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头号缠人精 > 第 3 章
    自从知道下周要去闻家赴宴后,从不在意身材的付洒洒也开始陷入了减肥的噩梦。

    此刻面对食堂打菜师傅的日常抖勺,她一脸心痛地说着违心话:“大姐,可以再少打点,我最近在节食。”

    王春花芳龄二十四,最烦被人叫大姐,白了她一眼,毫不留情地把辣子鸡块抖掉一半,只剩下一大堆用来作配料的干辣椒,罢了还不忘奚落:“那怎么不吃全素啊?”

    “你!”付洒洒气到炸裂。

    “下一个!”王春花不耐地拿勺敲敲乘菜的不锈钢大盆,等到付洒洒不情愿地挪开雄壮身躯后,她忽而抬手把耳边的碎发勾回去,笑得一脸羞涩:“来啦?”

    这语气,要说见情郎都有人信。付洒洒被这变脸功夫惊到了,赶紧扭身,看看是何方神圣。

    入目的先是一双端着餐盘的手,修长白皙,线条流畅得可以去做手模了。她目光上移,看到颠倒众生的那张脸后,彻底怒了——

    世道乱了,食堂大姐也要和老子抢男人!

    吃了雄心豹子胆的王春花无视杀人的眼光,继续掐着嗓子发嗲:“闻同学,今天吃点什么?”

    “辣子鸡,白菜,土豆丝。”

    王春花眼不眨心不跳,无视后边排队的催促,一直把不锈钢餐盘的三个格子塞到爆,才递给他。

    闻泱接过,礼貌道:“谢谢。”

    人比人,气死人。付洒洒站在一边,脸色很精彩,更让她受打击的是一直到走开,那人都没看自己一眼。

    “可以说是相当的憋屈了。”不远处的管甜咬着筷子,下了结论。

    “一会儿你可别提这茬了。”陆绛梅摆了个哑巴吃黄连的表情,赶紧冲付洒洒招招手:“洒哥,这里这里!”

    付洒洒就在周遭一片窃窃私语的尴尬中落座,气当然是气的,但是她想得很透彻,早晚是她的人,现在越冷淡,将来就越打脸不是吗?怀着这种振奋人心的阿Q精神,她又朝闻泱那边看了一眼。

    少年气质冷然,连吃饭的姿势都赏心悦目,实验班的同学围在他身边,挤眉弄眼地同他说话,他垂着眼,漫不经心地笑了笑。

    所以说嘛,为什么电视剧里的霸道总裁总是好像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到后期为女主死去活来的时候,就知道这种万千人群里我只在意你的特质有多迷人了。

    付洒洒自动代入了闻泱心里的女主角色,喜滋滋地喝了一口汤,就着美色下饭了。

    只是很快,她的好心情就戛然而止了。

    有超级正妹经过她身边,及膝的校服裙子被刻意改短过,配着长筒黑袜,露出莹白的一截大腿,她轻轻撩了下长发,享受着全场男生的注目礼,施施然走近闻泱。

    “这谁啊?都快入冬了,也不嫌冻得慌。”陆绛梅愤怒地把筷子插到豆腐里,使劲搅了搅。

    管甜适时地摆出一个害怕的表情:“这不是八班号称天下男人都在等我泡的甄薇吗?”语罢,她又伸长脖子嗅了嗅:“还喷了chris新出的香水——touch me,真够直接的。”

    付洒洒没说话,异常敏捷地搬起餐盘挪到了闻泱后面一桌。食堂喧嚣的氛围一下子就沉寂下来,所有人都在等着看戏呢。

    甜腻腻的女声不负众望地响起:“闻同学,周末一起去图书馆补习好吗?”

    此言一出,周遭一片抽气声。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甄薇现在已经被周围的妹子们凌迟好几百次了。付洒洒十分机智,分心观察了一下,用自带情敌扫描的大脑把此刻表情特别难看的女学生们归类入重点防备对象。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甄薇这种祸水级别的美人儿,又恰逢处于女孩和女人之间的美妙年龄,哪个男人会舍得拒绝呢?在座正位于青春期的男学生们都躁动起来,恨不能代替对方一口应下。

    只是众目睽睽下,偏偏有人不识抬举,闻泱微微往后仰,拉开距离:“抱歉,我对香水过敏。”说完这句话,他和左右同学点点头,就端起餐盘,起身往食堂的餐盘回收处走去。

    从打完饭到坐下,不过十来分钟,眼下突然离开,这就是显而易见的拒绝了。

    果然,杀手还是杀手,从不例外。众人如是想。

    管甜和陆绛梅也坐到了付洒洒那桌,看到她抱着肩膀笑到浑身发抖,颇为无语。

    “开心了不?他对所有妹子都一视同仁。”一视同仁的渣。

    付洒洒放下调羹,伸出食指:“不,即便他不承认,我也要证明我是特别的。”

    “洒哥,今天这么多人,万万不能犯病啊!”管甜眉心一跳,看着大佬也端起餐盘快步走向闻泱后,哀嚎一声,捂上了眼。

    于是,付洒洒就在几百双炽热的眼睛里,把自己的餐盘叠到了闻泱的餐盘上,然后把衬衫袖口卷了一点上去,指着手腕,甜甜地道:“昨天你超讨厌,把人家的手都捏疼了,罚你现在帮人家搬餐盘喔。”

    .

    .

    “就这点破事你就觉得自己在他心里是特别的了?”许柔刚从实验室回来,听完这个匪夷所思的插曲后,哐哐哐在心里给表妹的脑回路磕了三个响头。

    付洒洒举着电话,不甘地吠道:“至少他没拒绝啊。”

    “不然呢?”许柔鼻子里出气:“难道闻家少爷应该把你的餐盘狠狠摔在地上才能召显他对所有追求者们的公正?”

    “呵呵。”

    听到冷笑,许柔毫不留情地补刀:“他的家教不会允许他做这种事情。我想对于他来说,如果一秒钟的举手之劳可以让你闭嘴,他会毫不犹豫地去做。”

    “谢谢你的剖析,我们果然是塑料姐妹花。”付洒洒一把撕掉面膜,从浴缸里坐起身,动静大到漾出了半缸水。

    “哈,你不想咨询我如何变瘦了?”

    付洒洒翻了个白眼:“闭嘴吧,天仙都在他那里吃闭门羹。”

    “不管他爱不爱美人……”许柔停了一下,猥琐地笑起来:“我只是提醒你,在将来的某个时刻,你的体重将不太合适某些体位。”

    妈耶,污妖王转世!

    付洒洒干净利落地挂了电话,脑子里却不由自主脑补出成人不宜的画面来,眼下尽管她很想嗤之以鼻,心里又不得不承认许柔说得十分有道理。

    裹了浴巾到镜子前,她抹掉水汽看着自己,百思不得其解。明明小时候她也是万人迷,幼儿园有小男孩哭着喊着要娶她,小学有一整个班级的男生为她打架。为什么发胖后女主光环就离自己远去了呢?

    付洒洒凑近一些再看,眼睛被脸上的肉挤小了些,高挺的鼻梁都不明显了,记忆中的尖下巴变成了隐隐约约的双层,唯一可夸的只剩下白到可以媲美日光灯的皮肤了。

    还是看看这两天没吃夜宵的成果吧……

    这么想着,付洒洒神圣又庄严地解下身上那根可能会影响体重的浴巾,站到了秤上。指针开始左右晃动,最后绝望地停在了62KG的数字上。

    人生三大错觉——1他喜欢我2我能反杀3最近瘦了

    ……

    难受。

    很难受。

    很他妈的难受。

    更难受的是浴室外许曼尼的呼唤——

    “洒洒,莫妮卡快来了,你早点下楼,准备量一下礼服的尺寸。”

    .

    许曼尼非常大手笔,为了闻家的晚宴专门请了国际上拿奖的新锐设计师来家里给付洒洒定制礼服。

    付洒洒听到价格时吓一跳,悄悄和付烨咬耳朵:“放血了吧?”

    付烨正要出去应酬,笑得很勉强:“不说了,我搬砖去了,回聊。”

    莫妮卡留着短发,耳朵上一排耳钉,紧身皮裤复古靴,完全看不出是专出唯美范作品的那种艺术家。

    “付小姐有偏好的款式吗?”她叼着皮尺,笑起来的样子很洒脱。

    “我先补充两句啊。”许曼尼半躺在贵妃榻上,闲闲地道:“这条裙子是要作为秘密武器使用的,最好那天晚上能让对方一见倾心。”

    莫妮卡秒懂,暧昧地眨眨眼:“那就性感风?还是小仙女风?”

    “我这一身肉还能性感起来吗?”付洒洒使劲收腹,挣扎地看向替她量着腰围的设计师。

    莫妮卡是个假洋鬼子,从小在国外长大的,洋妞大多都是那种膀大腰圆的身材,在她看来,付洒洒虽然壮,但胜在胸大,也有腰身,身材实在算不得差。

    “有专门给礼服配的内衣。”她哈哈一笑,双手摆了个抽紧缎带的动作:“勒紧,大力出奇迹。”

    “……”付洒洒现在就觉得快窒息了。

    莫妮卡蹲下身,继续道:“裙子就做A摆及地的吧,你穿多高的鞋?”语罢,她又补充道:“他多高?”

    付洒洒回忆:“目测比我高小半个头,183左右吧。”

    莫妮卡很干脆:“ok,那你穿7公分的鞋,鞋子那天我会一起搭配好,让助理送过来。”

    付洒洒震惊:“那我不是快180了?”

    “对啊,kiss比较方便。”这句话没让许曼尼听到,莫妮卡坏笑。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轻飘飘一句话就捏住了付洒洒的七寸,她连反驳的勇气都没有,乖乖低头束手就擒。

    最后许曼尼同莫妮卡一起定了领口开到多低,要不要镶水钻,手工蕾丝还是简约风,这些付洒洒都没吱过声,专注地盯着手机屏保里闻泱的嘴唇,遐想连篇。

    可惜下一秒,群消息就接连不断地弹出——

    洒哥在不在?

    洒哥十万火急……

    三中那个梁修睿已经出院,听说明天要来我们学校堵你。

    付洒洒挑眉,点开聊天界面,发现某个被她删掉的人发来了好友请求,留言:我儿近来可好?爸爸回来找你算账了。

    大写的杠精,她啧了一声,这次干净利落地将此人拖入了万劫不复的黑名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