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头号缠人精 > 第 4 章
    付洒洒第二天到学校的时候,曾青正在讲台上拿着黑板刷手舞足蹈地模仿百家讲坛——

    “各位听众,上次我们说到付家恶女当街强抢民男,闻家小儿被逼无奈,假意归顺与她,这些日子生生瘦了一圈,哇呀呀呀,这可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他把板刷狠狠往讲台上一拍,刹那间粉笔沫子弥漫,他吃了个满嘴灰。

    “妈的智障。”付洒洒笑到眼泪都出来,上手就揪着他耳朵:“你是不是欠收拾啊?”

    曾青从小被他妈揍大的,见风使舵的本领那是一等一的:“洒哥,怎么来了也不说一声,兄弟们去校门口接你!”

    付洒洒皮笑肉不笑:“我这一拳下去你可能会死。”

    “洒哥一大早快别说死不死的了。”曾青嬉皮笑脸,一溜烟跑到管甜身边:“小甜甜救救我吧。”

    “洒哥打死他!”管甜毫不留情地落井下石,而后收起名为《总裁禁脔》的小台言,和同桌抱怨:“你借给我的书怎么都这么十八禁啊?”

    陆绛梅伸手夺过书,哼道:“龌龊的人看什么都是龌龊的。”她推了推眼镜,冲付洒洒一笑:“洒哥要看吗?”

    “谢谢,现在只看禁欲系的了,方便代入。”付洒洒一本正经地从课桌里抽出英语课本:“大家安静,我要预习了。”

    崭新的课本,封皮光亮如新,从发下来就备受冷落,如今突然重见天日,震惊了一干群众。

    “别介啊!”曾青很惶恐:“我的英语成绩全靠洒哥您帮忙殿后了。”

    付洒洒悠悠叹口气:“以后我老公肯定要拿国外的全额奖学金出去的,我得早点适应起来。”

    神经病啊!

    这话根本没法接,管甜僵硬地转了话题:“洒哥,昨晚给你发的消息看了吗?”她拿出手机,打开某个论坛,上面赫然置顶了一个热帖:惊!三中睿哥惨遭暗算,太岁头上动土,到底何人活得不耐烦?

    付洒洒随意往下滑了滑屏幕,最下面是三中某位学生回的帖:“睿哥已经出院回学校,一如既往地迷人。”附带一张少年埋在一堆书后睡觉的侧颜照片。

    曾青凑过来:“哇,我感觉我都要弯了。怪不得这厮天天打架斗殴,换女朋友却能比我换内裤还勤。”

    陆绛梅一阵恶寒,而后点头表示认可:“典型的霸道总裁长相嘛,薄唇桃花眼,又薄情又轻佻,怪不得三中妹子们都在传,一见睿郎误终生。”

    付洒洒没说话,沉吟很久后认真道:“你们什么时候瞎的?”语罢她就不再开口,一心一意看那本英语教材,一大堆abcd分开都认识,组合在一起却像是无字天书,她看着看着瞌睡就上来了,打了个哈欠就趴到桌上:“我先睡会,老师来了叫我。”

    很遗憾,纵然有天大的学习动力,学渣的本质还是无所遁形。这一睡,直接睡到了三四节课间操的时间,付洒洒很无奈,对着左右护法抱怨:“你们怎么不叫我啊?”

    陆绛梅很委屈:“叫不醒啊。”

    管甜缩了缩脖子,表示大佬起床气太严重,不敢随意尝试。

    付洒洒从包里拿出纸巾,有些心疼地擦掉英语书上的口水印记,而后给表姐发了个消息:小仙女姐姐周末帮我补补课吧?

    许柔回的消息冷冰冰:“你太蠢,我教不了。”

    付洒洒冷笑,手指按键的声音噼里啪啦,“我妈刚送我一套Chris的口红,有好几支绝版……”

    话没说完,许柔电话就来了,声音很激动:“周、周日三点,我去你家,把我的唇膏准备好。”

    付洒洒满意地挂了电话,想得很简单,觉得今后有变态学神悉心辅导,下学期摸底考试重新分班后还是有希望和闻泱做同学的。

    这个念头刚起,就听轰隆的雷声炸开在耳边,付洒洒吓了一跳,眼睛往窗外撇去,刚才还晴空万里的天一下子就乌云密布了,暴雨不期而至,窗户被风吹得吱呀响。

    曾青趴在走廊栏杆上往操场看,大笑:“淋死这帮书呆子。”

    陆绛梅又掏出一本《风流王爷俏丫鬟》,庆幸道:“还好我们机智,没下去受罪,洒哥你说是不是?”没等到回应,她不解地回过头:“洒哥?”

    角落处的座位空荡荡,哪里还有付洒洒的影子。

    管甜有气无力地摆摆手:“别问我,今天我不想下去看千里送温暖的戏码了。”

    .

    这场雨实在太意外,几百号学生都被淋到了,反映稍微慢点的人直接浇了个透心凉。此时已经是十月下旬,秋季的温度可想而知,有些抵抗力差点的已经喷嚏连天了,赶紧奔回家换身衣服。

    当然,这些回去的人里肯定不包括一班的绩优生了,第三节是数学随堂测验,他们只能边抱怨边上楼。

    “泱神,昨晚你复习了吗?”周墨烦躁地抓了抓耳朵,他昨晚偷偷打游戏打到半夜,连书没顾得上翻,家里管得严,要是这次成绩不理想又要被混合双打了了。

    闻泱抬眸:“和你双排的人难道是不是我?”

    “我就不该问你,你复不复习结果都一样。”周墨苦笑:“神烦灭绝师太,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你说我要不要干脆借口回去换个衣服溜了算了。”

    说话间,就到了教室门口,前排桌子边有几个女生凑在一起拿纸巾互相帮对方擦着头发,其中有个妹子长相特别清纯,看到两人进来后压低了声音指了指。

    周墨悄悄瞄一眼,有些面红心跳:“薛凝她们在讨论什么呢?”

    闻泱已经坐下,长指耙过湿漉漉的头发,有些不耐:“你管那么多。”

    这会儿已经很快要上课了,教室里大半人都回来了。不少男生做课间操嫌累赘没穿外套,此刻这些干燥的衣服都拿出来借给班上女生御寒了。

    周墨还在现场直播:“哎哎哎,班花走过来了,是不是要问泱神你借衣服啊。”他拿手肘顶了顶同桌。

    果然,薛凝在几个妹子怂恿下终于开了口:“闻泱,你的衣服……”她的话没来得及说完,就看到对方很自然地拿过身后椅背上的黑色卫衣擦起了头发,语气一如既往的冷淡:“有事?”

    薛凝有些难堪:“没事了。”

    付洒洒在后门处窥视,手里捧着温热的饮料,看得那叫一个过瘾。她觉得她的男人丝毫不受外界诱惑,真是特别值得嘉许一下,一点都不枉费她冒雨去校门口买网红咖啡。

    于是她推开后门直奔目标任务,才刚走了一步就和一班数学老师打了个照面。

    陈芬芳楞了一下,惊道:“付洒洒,你在这里干嘛?”

    这动静就大了,一班五十双眼睛立马看了过来,连闻泱都转过了头。

    付洒洒看到他把湿发全部往后捋的样子,眼神漆黑,似乎较平日多了几分邪气。

    妈耶,太诱人犯罪了。

    她简直要抑制不住自己的爱意了,扬手举了举粉色包装袋:“报告,我来给闻同学送温暖。”语罢,她相当迅速地把饮料放到他桌上:“热摩卡,半糖。”

    陈芬芳加大嗓音:“付洒洒!”

    “马上走马上走!晚上放学等你一起哈!”她相当自来熟地冲闻泱抛了个媚眼,顺便好心替一班的学生们关上了门。

    周墨风中凌乱:“是你女朋友?”

    闻泱嗤笑:“你觉得呢?”

    周墨怎么看都觉得这笑容有点讽刺意味,他有些尴尬,明白自己这是问了蠢话了,只是眼角余光还是忍不住瞟了那杯看起来就很好喝的摩卡一眼。

    又冷又渴,泱神不喝可以给他喝吗?

    结果一直到下午最后一节课响起,周墨都没好意思问出这句话。闻泱已经整理好书包离开,桌上那杯咖啡像是被主人遗忘了,还孤零零立在那里。

    幸而付洒洒并未目睹全过程,否则又要狠狠演一番郎心似铁的戏码了。说起来她这戏精性格也和母亲脱不了关系,许曼尼20岁之前是个颇有名气的演员,后来嫁给付烨才息影。刚开始在家做阔太太时很不适应,就逗着当时连话都说不太清楚的女儿对戏解闷,后来付洒洒越长越大,这跳脱的性子却是怎么都改不回来了。

    无厘头女王这会儿正和跟班们发微信:“今天不和你们一起走了,我要去打野。”

    管甜发了个问号。

    陆绛梅自从被逼着下载农药游戏后,已经很适应了:“闻泱什么时候刷新?”

    付洒洒躲在树后,探头看了眼不远处的人影,打下最后一行字:“已经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