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头号缠人精 > 51.第 51 章
    没有什么比当众围观二女一男的狗血戏码更刺激的了。

    一边是艳名远播的清纯系花林语芯,一边是刚进学校就让校草谢清宴俯首称臣的付洒洒, 白蔷薇对上红玫瑰, 势均力敌的美人, 叫吃瓜群众们大饱眼福。

    尤其是在男主角也在场的情况下,再配上蜡烛满地、火焰跳跃的浪漫场景, 更是如同置身电视剧狗血片场, 叫人整个胃口都被吊起来了。

    众目睽睽之下,付洒洒脸不红心不跳, 轻轻巧巧就说出了捉奸二字。古往今来, 这词基本都用在原配捉拿小三的原则性问题上,可此时此刻, 三人之间,就没有一条线是双向箭头的,要么是妾有情郎无意,要么是郎有情妾装傻。

    林语芯还挺会抓重点的,语气不善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前几天你在报告厅当面给学长难堪了吧。”

    那惊天动地的一吐,让多少人唏嘘, 替闻少爷鞠了一把同情泪。

    付洒洒耸耸肩:“那又怎样。”她转过头, 看向几米外的少年, 他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没讲话,单肩斜背着书包, 单手插兜, 潇潇洒洒, 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

    剧本和付小霸王想象的太不一样了。

    林语芯倒是很开心,大概是被无视的人不止自己一个,所以之前闻泱问她是哪位的羞耻感立马就烟消云散了。她拢了拢长发,朝少年走近一步:“学长,你没有女朋友吧?”

    周围一阵嘶嘶声,邱苗和钟露莹最起劲,躲在付洒洒背后一个劲拿手指戳她,输人不输阵,怎么可以给寝室丢脸?!

    万众瞩目下,闻少爷很随意地开口:“没啊。”

    付洒洒能感觉到他的视线一直在自己脸上打转,她知道这个人的黑化属性值又上升了一点,指不定正在给她下套呢。

    休想逼她就犯!

    忍住,绝对不能在今天低头。

    她不肯示弱地抬眸,和他的眼神对上,不知道是不是看错了,少年暗沉的眼底有隐约的期待,

    “你觉得我有吗?”他眯着眼笑的时候有点雅痞,长指拨了一下付洒洒的长发,他没费什么心思去在意旁人,只是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今天没吃多吧?”

    付洒洒咽了下口水,还没回答,眼前就挤进某个不识相的身影。不甘被忽视的林语芯强行秀存在感:“学长,我认为你今天可以有女友。”

    系花小姐半侧着脸看向心仪的对象,这个姿势她在镜子前面练了千百次了,楚楚动人之中还带了点妩媚,绝对是大杀器,相信没有任何男人能抗拒。

    有些围观的男生眼睛都直了,连秦毅都有点把持不住,在人群里替师弟捏了把汗。

    闻泱笑了笑:“是吗?”

    下一刻,他直接把付洒洒从碍眼的林语芯身后拉过来,半强势地揽住她的腰。

    夜色迷蒙,星空闪耀。

    良辰美景,还有“好心人”赠送的一片爱情蜡烛的海洋。

    “今天不会吐我一身吧?”他低低地笑。

    “什么?”

    闻泱抿了下唇:“女王殿下,给个名分?”

    付洒洒每个细胞都在努力抵抗这个人的诱惑,可他长得实在是太犯规,尤其靠近看更是想喊救命,她大脑还没怎么转呢,热心群众已经异口同声地喊起来——

    “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

    场面声势浩大,堪比求婚现场,林语芯气得泪眼朦胧,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当然,除了之前的她带来的两位跟班追过去,其余人压根就没在意她的去向。

    付洒洒下意识看向舍友,她们疯狂点头,只差没在脸上写【疯狂为闻男神打call】。

    她叹口气,心里已经举了白旗:“我……”

    一切都在往水到渠成的方向走。

    吃瓜群众们脸上不约而同地浮现出慈祥老母亲的微笑。

    只要付小霸王简简单单说完我答应你,就可以钦定佳偶天成这四个字了。

    闻泱心跳急剧加速,尽管面上不显山露水,手心的汗还是出卖了他的紧张,秦毅在旁边撅起嘴,给他比了个一吻定江山的猥琐姿势。

    真要这么做?人有点多啊。

    他有些犹豫。

    电光石火之间,粗嘎的中年大妈嗓非常煞风景地炸开:“谁又在破坏学校秩序?”

    伴随着话语,彪悍的生活指导员裘敏杀到,人群自动为她开路,她风风火火一脚踏灭半片蜡烛,一手拨开依偎的两人,怒道:“说了很多次,求爱去校外,上次扫玫瑰花瓣浪费了多少时间,你们知不知道!”

    Z大生活指导员裘敏,又兼校纪律组组长,平日最擅长的事情有三样,其一,深夜去小树林抓有辱斯文的情侣,其二,空降表白现场破坏气氛,其三,十一点雷打不动蹲校门口给晚归学生记过。

    大概是更年期快到了,她的脾气变得日渐暴躁,谁都不敢惹,众人瞬间就做鸟兽散了。

    付洒洒和闻泱没办法顶着对方的压力撤退,只能留下来。

    裘敏扫了他们一圈,别有用心地道:“谁和谁表白呢?主动表白的人留下来把这堆蜡烛扫干净了再走,不然明天广播台会让这位勇敢的同学声名远播。”

    闻泱头疼地看着地上密密麻麻的蜡烛,为了制造出惊人的效果,林语芯买了九百九十九根,摆放的范围也很广,要打扫的话没有一小时下不来。

    他想了想,总不能让她大半夜留下来打扫卫生,只能认命叹口气:“老师……”

    付洒洒很快接话,一手指着少年,斩钉截铁地卖队友:“是他!”

    闻泱:“……”

    付小霸王继续落井下石:“他对我死缠烂打,被我拒绝了。”

    闻泱:“……”

    付洒洒:“老师您的责罚真的很棒!相信他会改过自新的。”

    裘敏很欣慰,挥挥手:“那你早点回去休息吧,十点半了。”她转过头,瞬间变脸,阴恻恻地笑:“你去问你们宿管阿姨借一下扫把簸箕,我就在这等着你。”

    闻泱没接话,还看着毫无愧疚心的少女。

    付洒洒哈哈笑着跑走,跑到半路回头比了个手势:“临洲哥哥FIGHTING。”

    夜风中,徒留这个没心没肺的姑娘留下的一长串笑声。

    他听着听着也笑起来,摇摇头,蹲下身把蜡烛一一熄灭。

    ******

    付洒洒回了寝室,两个舍友正在吃榴莲,见她进门,赶紧拿了一块最肥的果肉塞到其嘴里,讨好之意不言而喻。

    付小霸王冷笑:“裘敏一来,跑得比谁都快,狗子们,爸爸不爱你们了。”

    “别介啊!”钟露莹佯装嘤嘤哭泣:“我是想留给你们二位一个在美好春季夜晚独处的机会,哪怕是打扫,画面也很美,对吗?”

    “对你个大西瓜!”付洒洒白她一眼:“幸好爸爸机智,舌灿烂花,才得以脱身。”

    邱苗咽下嘴里的果肉,一脸不可思议:“我擦,你把男神抛下了?你可真狠心。”

    付洒洒怔了一下,不爽道:“要比狠心,我怎么可能赢过他。”

    这话就颇引人深思了。

    邱苗和钟露莹对看一眼,自从闻泱降临后,她们对这一位的过去实在好奇到不得了,可怕舍友难受,又不敢多问。

    付洒洒有很久很久没有再做过那个被他抛下在餐厅的梦了,她恍恍惚惚地想,是不是真的好转了?是不是真的放下了?

    邱苗欲言又止:“洒洒,总觉得你们俩怪怪的。”

    钟露莹接话:“对呀,感觉早该在一起,但是你一直在抗拒些什么,是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吗?”

    付洒洒垂下眼,尝试着又回忆了一遍,发现没有想象的那么难受,她很轻地笑了下:“高二那年的九月十六日,我对他一见钟情。接着,我开始追他,追了整整一年半……”

    她很平淡地叙述着那一年的事情,语气波澜不惊,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

    邱苗在听到餐厅那一段的时候红了眼睛,钟露莹则一声不吭,唯有紧皱的眉头泄露了她挣扎的心情。

    时间线推进到闻少爷国外归来空降Z大时,邱苗忍不住狠狠捶了下桌子,怒道:“妈的,不能答应他!”

    钟露莹在寝室地板上跳来跳去:“渣,太渣了。”

    付洒洒两手往下按了按:“朋友们,冷静。”

    “你让我怎么冷静!”邱苗仰天长啸:“你必须要虐死他!”

    “对,虐他!”

    “狠狠践踏他的尊严!”

    “对,践踏!”

    两个人一唱一和,吼得付洒洒太阳穴隐隐作痛。

    “坦白说,我今天都快投降了。”她很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邱苗跪求:“让他下岗,让谢清宴上岗吧。”她双手抱胸,低叹了一番,又突然精分地咬牙切齿:“不,不行,还得虐他!”

    钟露莹打开电脑,开始搜索【如何狠狠践踏一个冷漠男人的自尊心】等到排名第一的答案跳出来后,她会心一笑,搂着付洒洒的脖子:“看看,校庆快到了,他们院不也要出节目吗?就这个吧,还挺有意思。”

    付小霸王凑近,惊讶地挑高眉:“这个太为难他了吧。”

    钟露莹恨铁不成钢:“如果他足够喜欢你,这点牺牲算什么,你告诉他,只要他做到,你就可以给他一周的男朋友试用期。”

    付洒洒将信将疑,只是扫了一眼网上的最优答案,她又觉得非常辣眼睛。在舍友的怂恿下,她还是给他发了一条消息。

    同一时刻,研究生公寓楼里,收到短信后,闻泱第一次在刷牙时呛到了泡沫,在浴室咳得撕心裂肺。

    秦毅凑进来:“师弟,怎么了?”

    闻泱冷着脸:“校庆我们院要出节目?”

    秦毅莫名其妙:“干嘛?你要参加啊?”

    “不知道。”他放下牙刷,又看了眼手机,表情难看到爆。

    第二天,因为太好奇,秦毅跟着闻泱去了院里的校庆动员大会,经济系的研究生们大多课业繁忙,遇到表演比赛什么的能避则避,各类活动一概推脱。可惜今年李院长强行给了一个指标,要求必须出一个节目,而且不可以是诗朗诵等可以浑水摸鱼的节目,一定要体现新颖度,否则格杀勿论。

    强行被推出来的临时组织部长很无奈:“大家说出什么节目?要不演话剧吧?”

    下面的人叽叽喳喳:“可以可以,爱情剧吧,小女生都爱看。”

    秦毅一拍脑袋:“罗密欧与朱丽叶?”

    部长扫了一圈,很坚定地看向风华绝代的闻少爷:“你演罗密欧怎么样?我们这也就你形象符合了。”

    闻泱很快拒绝:“不。”

    秦毅很激动:“我,我,我吧!”

    部长为难地看着他神似嫩牛五方的脸,选择无视:“那男主角等下再选,我们先选女主,哪位妹子愿意演朱丽叶?”

    学霸妹子们大多害羞,你推我我推你半天没人回应。

    良久,人堆里好不容易探出一只手。

    部长大喜过望,等看清那手的主人后,吓得站都站不稳了。

    闻少爷面无表情地道:“我演朱丽叶,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