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头号缠人精 > 57.第 57 章
    深夜的雨越下愈大, 水珠绵延不断敲击沥青马路, 偶有修路形成的不平低坑,被雨水倒灌,在路灯下反射着光晕。

    付洒洒光顾着说话, 根本没注意脚底下的状况,一脚踩到了水坑里。她还穿着那条女仆装连衣裙,膝盖以下都光着, 泥水四溅,脚上的小白鞋立马就毁了。

    这是双新鞋……

    说不心疼是假的,右鞋里湿漉漉,全是水, 付洒洒不得已单脚站立, 把重心靠到右侧的少年身上, 弯腰想把鞋脱下来把水倒一倒。

    “笨死了。”闻少爷毫不客气地吐槽, 他把伞大半都撑在她头顶, 左边身子全打湿了。伞面滑下的水滴肆虐着T恤领口, 薄薄的布料黏在他白皙的颈部皮肤上, 他不舒服地侧了侧头。

    付洒洒扶着他的手臂稳住自己,抬眼的时候也注意到了他发丝上的湿润, 她重新穿上鞋,把伞柄朝他那里推了推:“你别淋雨。”

    伞就这么点大,雨势又那么凶猛, 两个人就算靠得再近, 都有一个人注意要被打湿。

    “我没事, 淋点雨无所谓。”闻泱淡淡道。

    “可是两年前的某一天,你好像因为淋雨住院了呢。”

    “……”

    那个深秋的夜晚,逞强离去的少年,医院的VIP病房,现在回忆起来,没有苦涩,只有莫名的喜感。

    付洒洒尝试着忍了一下,没忍住,终于笑出声来。她眯着眼,长睫毛微颤,很是快活的样子。就是这得意没办法维持三秒,就被拽到了他怀里。

    他低下头,鼻尖轻抵着她,语气阴恻恻:“你还好意思?是谁给肺炎病人拿了盐炖雪梨,恩?”最后一个字的尾音是从压低了发出的,跟润了调和油一样,诱惑得要命。

    美色当前,怎可屈居人下。

    “那我现在补偿你。”付洒洒在未黑化的闻少爷面前,还是能站得住脚跟的,此刻她选择遵从本心,微微仰高头去触碰了他的唇。

    他五官之中,除了眼睛外,就属嘴巴最出彩。唇形优美,尽管唇薄略显负心,可唇珠饱满,一看就很适合接吻。

    好像从来没有主动亲过他,付洒洒闭着眼,去勾他的脖子。

    夜幕当做布景,雨声成了BGM,闪电和路灯都化为专属灯光,她全速沦陷,感受到他迷人又灼热的呼吸,心都酥了大半。

    印象中的唇齿相接并没有出现,她舔了下他的唇,侬软地抱怨:“松口呀……”

    “别在大马路上。”闻泱深吸了口气,眼底火苗乱窜。

    远处的汽车远光灯晃得人眼睛疼,也难为他这个时候还能理智下来,明明已经口干舌燥,还能拉着她到巷口的拐角处。

    路边一整排的店铺早就关门,只有广告灯牌一闪一闪,屋檐恰到好处挡住了雨,他连收伞的间隙时间都没有,随意朝旁边一丢,而后重重压上她的唇。

    他的动作有点粗鲁,搂着她腰的手臂克制不住力道,见她乖巧柔顺的样子,更加控制不住地去品尝她口中那甜蜜的滋味。

    付洒洒被他亲到唇舌发麻,整个人晕晕乎乎,半睁着眼睛去描摹他近在咫尺的眉眼。没了半点刚才的主动权,只能含含糊糊喊他的名字:“闻泱……”

    他顿了顿,稍稍退开一些,呼吸还在起伏:“不是这个。”惩罚性地咬了她的耳垂一下,他又道:“喊我什么?”

    喊他什么?这个时候已经没办法思考了,感觉他的手指冰凉,褪掉了自己半边的毛衣外套,然后弹琴一般在锁骨处萦绕,她哆嗦了一下,轻呼:“临洲哥哥。”

    不喊还好,一喊就彻底失控了。

    闻泱根本没办法把视线挪开,她的裙子领口有点低,胸前风光一览无余。血液开始发烫,属于男人天性的某部分掠夺欲.望蠢蠢欲动,他的喉结滚了一下,手绕到背后去拉她的裙子拉链。

    背后突然的凉意让她清醒,付洒洒看到他隐忍的神色,面红耳赤地去推他:“不……不要。”

    衣领已经滑落下来,要死不死地挂在关键部位,少女雪肤红唇,眼睛朦胧带着些许水光,无一不在挑战他的自制力。

    真要命。

    闻泱几乎是用尽所有的力气才能停下来,等到停下来之后,他立刻把外套披到她身上,继而转过身,撑着墙不再看她。

    付洒洒摸索着拉上拉链,脸上还火辣辣的,真是疯了,黑暗真是罪恶的源头,差点就要擦枪走火,还在大街上……

    等了良久,他还保持着同样的姿势一动不动。

    她稍稍走近一步,试探道:“呃……你还好吗?”

    能好吗?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事情硬生生戛然而止,而且不止一次了,闻少爷面无表情地想,再多几次,估计就影响下半身幸福了。

    付洒洒起了个馊主意:“要不找个旅馆你冲下冷水澡?”

    “你确定去旅馆?”他慢慢站直身子,扭过头看他,眼睛里还有点没退下去的温度。

    “……”

    他又冷静了会,把可怜的伞捡起来,叹道:“走吧,送你回去。”

    看得见摸得到吃不着,呜呼哀哉。

    ******

    Z大门禁挺严,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付洒洒有闻泱助纣为虐,踩着他的肩头翻墙,很快顺利潜行回了寝室。

    她附耳在门上,先听了会动静,而后悄悄用钥匙拧开锁,蹑手蹑脚进门后,秉着呼吸来到了床边,刚脱了外套准备去浴室洗漱一下。

    两道手电筒的强光,遂不及防分别从左右床铺的上方袭来,几乎闪瞎了她的眼。

    付洒洒不得不拿手遮挡了一下,嗔道:“要死啊,大半夜不睡觉,想吓死爹啊!”

    邱苗疯狂拿着手电摇晃:“说,夜不归宿,和哪个野男人滚混去了!”说完,她动作敏捷地爬下床,先取了废弃床单塞到门缝里阻挡光源,随即拿出应急灯点亮。

    明黄色的光源很快把室内的黑暗驱散。

    钟露莹坐在床上,手电都忘了关,表情带着莫名的兴奋:“我操,你丢一血了?”

    付洒洒白她一眼:“少给老子放屁。”

    “哇,你穿着情趣制服,脖子肩膀全是红痕,还敢说我放屁?”钟露莹拍了下床,指着她道:“还不速速招来!”

    邱苗跟个苍蝇似的在她身边转来转去,不时嗅嗅鼻子,被她嫌弃地推开后故作深沉:“施主,我在你身上已经闻不到了少女的芬芳。”

    付洒洒:“……”

    邱苗叹息:“只剩下少妇的沧桑。”

    钟露莹哈哈大笑,付洒洒也忍俊不禁,作势要去打她。两个人在寝室里绕着桌子跑,一个追一个逃,直到门外纪律组的脚步声响起,才同时停下动作,安安分分关了灯,大气不敢出一声。

    风声过后,三个人围在桌边,开了场深夜研讨会。

    邱苗先发制人:“我没想到泱神居然这么猴急,看来再清冷的男人也抵抗不了骨子里的劣根性。”

    “我觉得还好吧,他们都交往两个月了,这才二垒,进度条表示捉急。”钟露莹摊摊手,继续用手电筒给自己打光:“我认为,泱神这样的,睡到就是赚到,加油,我的洒!”

    付洒洒很无语:“服了,这年头谈恋爱都直奔主题的?”

    其实付小霸王还算比较保守的,尽管阅片无数理论知识丰富,可总是处于一种有贼心没贼胆的状态,年纪小的时候被鸡汤文字荼毒了不少,她甚至还有种想留到婚后的冲动。

    邱苗惊恐万分:“你想憋死他?婚后?你在搞笑?”

    付洒洒小声:“那也不能现在啊,这才在一起多久啊。不是有句话嘛,男人上完床之后连约会都省了,每次都是HOTEL见,从此再也别想有什么花前月下了。”

    此话说完,两位舍友都陷入了沉思。

    付洒洒狐疑:“你们经历过?这话是真的?”

    钟露莹尴尬地笑了一声:“你别管那么多,都什么年代了,女性也要解放身体解放思想!”

    “解放你个头。”付洒洒鄙夷道:“一血还是很珍贵的,不能轻易交出去,再看看吧。”

    邱苗还在暧昧地盯着她脖子上的草莓,手电筒凑近,她啧啧有声:“啃得那么用力,还有齿痕,你老公吸血鬼啊?”

    “我去洗澡!”付洒洒耳根子发烫,不能再去回忆雨中屋檐下的那一幕,匆匆忙忙跑到浴室逃难,无视室友们的讨伐和控诉。

    花洒的水温热,冲刷着身体。

    她不受控制地想到了少年黑沉沉的眼,禁不住浮想联翩,不知道那样的人到达巅峰点的时候,会是怎样的表情……

    沐浴露被水冲掉,地板一片泡沫,她脚下一滑,差点摔跤。

    妈的,不能再想了。

    付洒洒用力晃了晃脑袋,把乱七八糟的画面从脑子里驱赶掉。

    因为洗澡耽误了很久,裹着浴巾出来时,刚才两位生龙活虎的大将已经睡着了。她轻手轻脚爬上床,手机在枕头边震了一下,上面两条消息。

    第一条是许曼尼发来的,时间是半小时之前:【洒洒,家里事情解决了,闻家和你爸爸又续约了。睡了,勿回。】

    她开心地笑起来,隐隐约约猜到了是谁的手笔。

    满怀着期待点开了第二条消息,少年的话言简意赅,又充满着警告性:【下次见面别穿裙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