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皇宫乾清宫。

        朱由检从睡梦中醒来,推开了身上光滑如玉的袁贵妃。

        此时,宫外依旧是月明星稀。

        但五更的钟声已经回荡在宫墙里外的各个地方。

        朱由检不得不坐了起来,从成为大明皇帝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他不能再睡懒觉。

        尽管这个时代没有电话甚至也没有电报,但传送进京的消息依旧如雪片一般被送到了乾清宫。

        朱由检只要耽搁一个时辰,就只能继续熬到深夜才能处理完各项政事。

        陈圆圆窸窸窣窣地穿着衣裙从外间走了进来,替朱由检更衣穿鞋。

        朱由检眯着眼,任由陈圆圆的玉手在自己身上施为,且直到其他宫娥端着冷水进来时,他才起身捧起冷水一激,才醒了醒神。

        陈圆圆和宫娥们那饱满的胸脯让清醒后的朱由检有些心猿意马。

        但急促的钟声却又让他不得不克制住内心里的蠢蠢欲动,并起身来到乾清宫外阁,坐在黄绢铺就的书案上,准备继续写自己接下来要实施的新政纲领和计划,并等着值班的司礼监秉笔太监来奏报需要他这个皇帝御览的重要奏疏和公文。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