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由检一提及要实行新式教育和建立新式学堂,甚至还要为此召开廷议,宋应星与方以智等热衷于发展圣学即自然科学的官员不由得大为激动,他们恍惚看见一个新的时代即将要到来一般。

        而在这个新的时代里,人们所谈论不再仅仅是之乎者也的圣贤之道,还有事关天地日月的格物之学。

        朱由检还先在军工基地同大明这个时代的科研前沿人员先做了一些讨论,甚至还果断暂停了一些浪费人力物力财力的课题,决心以此为代价来夯实大明的基础教育与基础研究。

        一直到夜幕降临,朱由检才离开军工基地,回到了紫禁城。

        朱由检步着月色来到了景仁宫。

        诸嫔妃中,祁贵人是让他最为魂牵梦萦的女子,他一直都想吃了她,但就是一直不得空。

        今日和一干军工基地的官员讨论了许久,让他似乎看见了大明更加明朗的未来,使得他的心情很不错,便想着趁着此时把祁贵人给直接拿下。

        “爱妃,还不把好茶沏了来吃?”

        斥退了随行内官,朱由检没让她们呼喊陛下驾到,而是自己一边解着外衣一边往里面走,却看见徐昭华、祁德茞、朱媺娖三女正在嬉戏打闹。

        朱媺娖不知因何事和徐昭华动起了手抓住徐昭华的衣襟往外扯,却把一水晶坠扯了出来:

        “昭华姐姐,这是谁送给你的,好漂亮的水晶坠,你藏得这么紧,难道是心上人的?”

        “瞎说什么!”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