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听了霜天那番话之后,楚沐泽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了惊吓,夜里做了好几个很长很长的梦。

        直到悠悠转醒之前,他又置身于一片海域前,湿咸的海风吹了过来,楚沐泽看着这有些熟悉的场景,忽然想起来,这不是在泺州吗?

        面前是影影绰绰的行人,又有一片看不真切的白茫茫,好半天他才意识到这是魂幡,自己居然梦见了江谨的葬礼。

        随即耳边又响起来石头撞击的声音,他心想,上次江家祭祀的时候,自己好像确实也听到这声音了,可能是因为参加葬礼的人太多,不小心踩到地上的礁石了吧。

        传进耳朵的撞击声越发地大了起来,他只觉得耳廓刺痛,有些不舒服地摸了摸耳朵。

        又放下来的时候,楚沐泽发现自己抬起来的是左手,摸得也是左边的耳朵,刚才那声音,是自己左耳听到的!

        楚沐泽震惊之余,便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他从床上坐起来,回忆起上次去泺州江家的时候,确实在江家墓地的那片海域,听见了跟梦里同样的石头撞击声。

        当时他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现在才意识到,正是左耳听到的,自己竟然没有发觉。

        意识这个真相之后,他立马跳下了床,鞋还没穿利索,就赶紧朝着餐厅过去,告诉了宋小夭这个消息。

        “真的吗,你真的在江家听见了这个声音?”

        楚沐泽点点头,他十分确信。

        宋小夭手里的筷子都险些没拿稳,这么说,江家靠着的那片东海底下,很大可能性有着一条灵脉存在了。

        有了灵脉,那就意味着会有很多能用的灵石,到时候很多现在无法完成的事情都不再是难题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