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边,早些时候。

        莫爸莫妈在莫爷爷莫奶奶的鞭策下也不能跑,只能老实去下头卡车那,准备搬钢化玻璃。只是路过大柿子树,又一下被吸引住了眼光,脚下不肯继续迈步了,闹着要买柿子吃。

        这时节,大柿子树上的柿子已经开始变红了,一个个挂在枝头像一盏盏笑灯笼,很是诱人。

        放晴的这两天,阳光过分毒辣,外公已经帮着给玻璃房上了一层遮阳布,只给柿子树漏些阳光下去,叫柿子多长霜,凝结成甜丝丝红柿子,那才叫一个好吃呢。

        其实不止莫爸莫妈盯上了这柿子树,不少村民还有逃难而来的人也都时不时仰头瞧着看着。还有住在外村的逃难者,都会特意过来就是看一下这颗柿子树。

        毕竟这么大的柿子树不多见,加上柿子树又被一个巨大的玻璃温室笼罩着,就更是引人注目了。何况这些时日,村民忙着抢收,到处都是没抢回来的粮食,逃难来的又是见惯了外头人间惨剧的,这红彤彤挂果的柿子,可不就更惹人眼了。

        大柿子树下,莫爸仰头盯着柿子,忍不住喉头微动:“爸、妈,你们在村里也不少日子了,知道这柿子是谁家的吗?不然我们问人买一点吃吃怎么样?我看着长得很好了,可以吃了。”

        莫妈也嘴馋,闻言期期艾艾盯着莫爷爷莫奶奶,瞧着竟是被馋得有些可怜。

        莫爷爷和莫奶奶当初都见过莫朝夕跟唐秋还有外公签订的承包合同,所以知道认真说起来,这大柿子树其实算是莫朝夕的,但自己这儿子儿媳的秉性,他们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这会儿听着他们连活都没干就想着吃,更是不高兴。

        莫朝夕从省城回来,累成那个样子,身为父母不知道操心,只知道吃也就算了,让干点活这么推三阻四的。还没干呢,就惦记上吃了。要不是他们两个老的在,这莫朝夕迟早要被他们给霍霍得没有人样。

        莫爷爷越想越是生气,冷下脸来说:“你有钱吗,你就买?”

        莫爸想说这不是有莫朝夕嘛,实在不行爸妈就在跟前,还能让他掏钱不成。但看着自家老子的脸色实在不好看,边上老娘也没有要帮自己的意思,甚至看着自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讪讪闭了嘴。

        “行,我去干活总行了吧。”莫爸嘀咕了句,这才继续往下走。

        儿子都这样了,儿媳还能讨着好?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