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红楼]他的嘴巴开过光 > 82.第八十二章
    不出贾环的意料, 徒蘅鹭这次来是奉了圣旨,先赏了贾环这次的功劳,又点他与徒蘅鹭、徒蘅轩一干人前往边疆。

    待天使念完圣旨后,荣国府所有人都沉默了, 就连方才对贾环心有怨怒的贾母此时心里都熄了心思。

    王熙凤拿眼角的余光偷偷打量了贾环一番,心里暗自感慨不已,同样都是荣国府子孙,她那不成器的整日就算计她那点儿三瓜两枣, 而贾环呢, 原先府里个个都瞧不起他,现在人家深得圣心,恐怕这次去边疆回来后便是要大不同了。

    “贾大人接旨吧。”天使满脸带笑地对贾环说道。

    贾环伸开手, 接过圣旨,心里却不像王熙凤等人那么激动,他很清楚, 徒蘅鹭进宫没一会儿就带着天使来颁发圣旨, 边疆必然是出了问题。

    “劳烦公公了。”贾环收敛了心神, 熟稔地往天使手中塞了张银票。

    那天使慌忙推拒了, 谄笑着说道:“贾大人,走这一趟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咱家可不敢收您这重礼, 陛下还说了, 让您今晚好生休息, 明儿个就启程了。”

    王夫人的眼神收缩, 指甲陷入掌心中,她定定地看着那天使对贾环百般奉承,心里头顿时很不是滋味,因着元春的缘故,她没少和那些公公们打交道,这些阉人哪个不是贪得无厌,每次来都是高抬着下巴,一副瞧不起人的姿态,一张口就是千百两,塞了钱,她还得谢过人家肯收钱。

    可现在,这些阉人居然在讨好贾环?!

    王夫人顿时只觉得气血沸腾,脸一下子就黑了。

    贾赦等人也吃惊不已,贾赦和邢夫人对视了一眼,看来,这贾环还真出息了!

    贾赦朝贾政瞥去,见他阴沉着脸,瞬间心情大悦,贾政那宝贝儿子贾宝玉传得沸沸扬扬,什么衔玉而生,什么有大造化,现在,还不是一滩烂泥!

    贵人连瞧都不带瞧一眼。

    贾环怔了怔,有些诧异,他朝徒蘅鹭看去,徒蘅鹭朝他眨了眨眼。

    贾环心领神会,笑着道了谢。

    “贾大人真是客气,咱家还有事,就不叨扰贵府了。”天使笑了笑,说道。

    送走了贾环,徒蘅鹭却还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他嘴角轻轻勾起,一副温和的模样,对贾母说道:“老封君,本宫找承吉有些事,不知方不方便?”

    贾母眼神闪了闪,她犹豫了下,但很快就露出和蔼的笑容,“有什么不方便的,难得殿下看得起环儿,这是环儿的喜事,这样吧,环儿,你和宝玉一同随十六殿下去吧。”

    贾宝玉怔住了,他迟疑地看了徒蘅鹭一眼,正好对上徒蘅鹭冰冷无波的眼神,那眼神,就好像他在徒蘅鹭眼里根本不值一提一般。

    贾宝玉身子不由打了个寒颤,“十、十六殿下和三弟是有事相谈,我、我就不去了吧。”

    贾母愣住了,她没想到贾宝玉居然会拒绝她,这是多好的机会,现如今大殿下和七殿下、十六殿下中,十六殿下隐隐有后来居上之势,想巴结他的人多如牛毛,这样的好机会,就是傻子都知道不该拒绝。

    徒蘅鹭的嘴角不着痕迹地勾起,他的传言有些可不是假的,像贾宝玉这等人,他从没有打算要像他那七哥一样——“礼贤下士”!

    王熙凤见气氛变得如此尴尬,心里叫苦不已,这老太太也真是的,十六殿下看得上环兄弟,那是环兄弟有本事,宝玉有什么本事,这样巴巴地上赶,反倒叫人嫌恶。

    尽管心里抱怨不休,王熙凤还是不得不给贾母几分面子,她拿手肘捅了捅站在她前面的贾琏,嘴唇努了努。

    贾琏眼角肌肉跳了跳,硬着头皮说道:“宝兄弟说的也有道理,十六殿下找环兄弟必然是要紧的事,环兄弟还是早去早回,姨娘,我们会照顾周到的。”

    贾环瞥了赵姨娘一眼,见她点了头,才道:“那就麻烦二哥了。”

    “不麻烦,都是一家人。”贾琏眼角泛起了笑意,“说这话就见外了。”

    贾环微微笑了下,给了贾琏面子,毕竟人家当初也对他释放过善意,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他分得很清楚。

    贾环和徒蘅鹭一走,荣国府众人的神色就有些古怪了。

    贾母、王夫人板着一张脸,不知是给谁看脸色呢,贾琏正要和王夫人说事,却被王夫人冷冷地瞧了一眼,心顿时凉了大半。

    贾琏的心情顿时也不好了,他哪里不清楚,王夫人这是在怪罪他方才巴结贾环,但是他那么做还不是替贾宝玉收拾烂摊子!这倒好,没有功也就罢了,还怪上他了。

    都是多年的夫妻了,贾琏一抬屁股,王熙凤就能看出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王熙凤嗔了他一眼,但心里对王夫人也是抱有怨气,这荣国府的爵位还是她们大房的,荣禧堂住了这么些年,就真以为荣国府都是她们二房的了吗?!

    王熙凤没打算忍着气,她心思一转,便对赵姨娘露出了关切的笑容来了。

    “姨娘,这些日子没见,越发年轻了,……”

    身为王夫人侄女的王熙凤最知道该怎么戳王夫人心窝了,王夫人最恨的人就是贾环、其次是赵姨娘,她对赵姨娘态度越好,王夫人就越气。

    赵姨娘也是知情识趣的,当下就搭上王熙凤的话,笑着说道:“二奶奶嘴真甜,怪不得是咱们荣国府的长房长媳呢。”

    这两个深深了解王夫人的女人难得搭上了话,竟然越谈越投契,一边说笑着一边往荣禧堂探春住的地方去。

    且不说探春等人看到王熙凤和赵姨娘同时进来时受到了多大的惊吓,王夫人这厢却被王熙凤和赵姨娘联手气得脑门上都绷起青筋来了。

    偏偏她还说不得王熙凤,因为王熙凤这是在为贾宝玉惹出的麻烦擦屁股!

    王夫人从来没有这么讨厌过自己所住的这地方,这地方太小了,后头报厦的动静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她能清楚地听到后头,王熙凤、赵姨娘的说笑声,那声音其实并不大,只是此时王夫人屋子内众人都知道王夫人是带着怒气回来的,因此个个都屏息凝气,不敢出声,反倒显得后头的声音格外清晰了。

    “没良心的下贱东西!”王夫人从牙齿里挤出一句谩骂出来。

    屋子里所有人瞬间都顿了顿,心里头一紧,把头低得更低了,似乎这样子,就能装作不明白王夫人这话到底是在骂谁!

    徒蘅鹭说找贾环有事,并不是在说谎。

    正如贾环所猜测的一般,蛮子确实已经按耐不住了。

    边疆传来回报,蛮子出现异样,似乎打算南下入侵大安,有探子传来消息,蛮子的可汗已经点了大王子、三王子亲自上阵率兵。

    顾楚之摸着下巴,一副深思的表情,虽然徒蘅鹭等人都拒绝带他去边疆,但是他还是死缠烂打地加入讨论当中来,颇有小强精神。

    “咳咳,”顾楚之一脸正经的表情,事实上,他的确很正经,但不知为何,他脸上带着正经的表情时,反而更加有喜感,“我先说几句,大王子、三王子这两人我还是有些了解的……”

    顾老夫人虽然不准儿子顾楚之上战场,但也保不住顾楚之从小就对沙场充满了向往,在顾老夫人的拦截下,他还是通过不少方式得知了他爹和他哥哥们在沙场上的战绩。

    蛮子的大王子、三王子都是嫡子,但却有所不同,大王子是已逝去的可汗王后的独子,而三王子却是先王后亲妹妹的生下来的儿子,这两人关系比其他王子都来得亲密,但实际上却都互相不对付。

    这二人骑射都很高超,尤其是三王子,据说能拉开百石之弓,百步穿杨也不在话下,而大王子则自幼熟读大安书籍,尤其是兵书,此人据说心计过人,是那种走一步算三步的主儿,不可小觑。

    听着顾楚之的话,宋广文、徐图岫等人的神色都正了正,可想而知,如果由这二人压阵,这场战恐怕没那么好打。

    眼见众人神色严肃,顾楚之连忙说道:“不过,我相信,这二人再怎么厉害,也厉害不过我们的。”

    宋广文嘴角轻轻勾起,徐图岫眼里有了笑意,他拍了拍顾楚之的肩膀,调侃道:“难得你会说话。”

    “那是!”顾楚之得意地抬起下巴,片刻后感到有些不对头,“什么叫会说话!我一岁就能说话了,老徐,你这是在讽刺我啊!”

    徐图岫故意露出了诧异的神色,“唉呀,你听出来了。”

    顾楚之摩拳擦掌,扑向了徐图岫。

    二人闹成了一团。

    气氛缓和了下来,贾环不自觉地露出了笑意。

    徒蘅鹭看在眼里,不着痕迹地勾了勾唇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