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我在大唐当咸鱼的日子 > 第六十五章 诱人的条件
    “赞普,城上火势太大,大军几乎被隔断了!”

    某刻,忽然一将领着急前来汇报。随即松赞猛然醒悟,面色瞬间变得潮红。抬头望向城头方向。大火蔓延,除了关城两边各有数十米还没有被引燃,整个城墙到都是火光。

    火光远远映照,松赞的面色似乎更加潮红。

    “快!登上城头,传令入城的将士,打开城门!快!”

    松赞紧张的看着士兵登上城头吹响号角,吸引城内将士注意的同时,不停挥舞两色令旗打出旗语令。

    “杀!”

    “杀光吐蕃狗!”

    只是城内忽然爆发出的声音让松赞的面色瞬间变白,身子都不由的哆嗦了一下:“大相,入城将士有多少?”

    “至少应有五千人···”

    禄东赞的声音低沉而颤抖,他也明白松赞的担心。大火阻隔,城外后续兵力进不去,入城的将士就成为了孤军。

    噗!

    松赞一口血喷出。

    “赞普···”禄东赞面色大变,连忙扶住松赞。

    吐血后,松赞的面色渐变正常,他摆手道:“大相,我没事。”

    “传令大军,想办法灭火。同时想办法打开城门,快!”

    “将军,吴王可真狠!”要塞上,刘仁轨的心腹望着蔓延城头的大火,眼中闪烁着惊惧之色。

    无数的尸体燃起的大火,相隔较远,都能闻到那股焚烧散发出来的特殊香味。令人恶心之时,灼热气浪却不能驱散心中生出的寒气。

    刘仁轨没有说话,只是拳头捏的更紧了几分。

    他甚至在想,如果他现在在城内的话,或许会生出配合松赞灭了李恪的想法。李恪这种人活着,他今后没有一日能够睡得了安稳觉!

    火光遮住了城内的情况。只有喊杀声传来。大约持续了半天时间。

    日落时分,城内的呼喊声才渐渐止息。

    城头上的火却反而越烧越旺了。这一刻不知有多少人盯着被熊熊火光笼罩中的关城。

    松赞在土城站了整整一天,当城内陷入平静后,他的面色白的极为恐怖。

    “赞普,我方以及吐谷浑入城的将士多达七八千,李恪就算早有算计,经此一战他的兵力也消耗殆尽了。”

    “等大火熄灭后,我们就可入城活捉李格!”

    这话虽是宽慰松赞,可说到最后禄东赞自己都不由咬紧了牙齿。

    火光笼罩,城内城外一片通明。

    “快!快将靠近城墙的房舍推倒!”

    “阻止火势向城内蔓延!”

    城内,程处默等人行走在烟熏火烤的城墙附近,指挥着幸存的兄弟抓紧时间推倒靠近城墙的房舍。与城内其他房舍形成一个隔离带。

    也幸亏在战争之初,李恪就准许土门关在内,普通的赫连部百姓撤出。

    当初他的想法很简单,这些人留在土门关内是不安定因素。百姓害怕战争,想要出城躲避,他便顺水推舟。

    “大哥,长孙冲、牛禄、程处弼等兄弟伤的有些严重,其中牛禄最为严重,已经昏迷了。”帅府外,李恪面无表情的盯着一片狼藉的城内景象之际。魏叔玉悄悄来到他身边低声说道。

    李恪的手明显抖了抖。

    他的右臂也包扎着白布,挂在胸前

    ,一根箭矢穿透了他的右臂。幸亏没伤到骨头。

    “让军中郎中竭尽全力救治。”平淡的一句话,看似无情,魏叔玉却能听到沙哑声和竭力控制的颤音。

    “大哥,伤亡统计已经出来了。”这时秦怀玉从远处大步流星的走来。

    “什么情况?”

    “城内能够再战的兄弟大约还有五千人,另外还有五千伤兵,恐怕···即便能够幸存,也无法再在军中效力了。”

    李恪的眼皮剧烈抖动。

    秦怀玉才发现,数日守城,大哥的眼眶深陷,就连颧骨都十分明显。

    蓬头垢面,瘦的十分厉害,只有一双眼睛却格外犀利。

    “六万左右武卫兄弟···”李恪望着城头的火光,喃喃自语,他仿佛看到了军营训练的一幕幕:“一战之下,幸存者竟只有一万···”

    李恪的唇角渗出鲜血。

    秦怀玉发现李恪的面色瞬间诡异的潮红,他担忧道:“大哥···”

    “我没事。”李恪摆了摆手,将悲怒交加涌上来的血咽下去。

    土门关一役,让李恪领略了前世令生都从未感受过的战争的残酷。

    “大哥,我们损失惨重,吐蕃和吐谷浑损失更惨。他们双方最少损失七万!他们能有多少个七万?能够承受如此巨大的损失!伤亡是战争不可避免的,兄弟们心里都清楚。换作任何人,都不可能比大哥你做的更好了。”

    “不用安慰我,不用安慰我···”李恪摆了摆手。

    “趁着今夜难得的安静,让兄弟们抓紧时间体息,我们辛苦点,今夜带领部分兄弟将城内的障碍重新弄好。”

    “是!”

    翌日清晨。

    松赞登上不时冒着白烟的城头。厚厚的鞋底依然能够感受到传来的灼热。

    烧焦的城头,用脚尖轻轻一踩,砖石酥的就像是沙子一般。

    部分吐蕃将士已经下到城内,开始移开封堵城门的石头。

    顺着铺满尸体的街面看去。远处,相隔十几步一道鹿角横亘在街面上。

    他隐约能看到李恪的帅旗。

    “大相,派出使者去见李恪,希望他能够投降。告诉他,他不需要交出兵器,我松赞以吐蕃国格保证。礼送他带领着他的将士离开土门关!”

    城内布置的像个刺猬,松赞不想再打下去了。他损失不起了!

    城外满营伤兵,十万大军战至现在,只剩下四万多还能战。

    他能清晰的看到,吐蕃的勇士们,眼中时不时闪过的惊惧之色。

    军心快要瓦解了。

    将士们已经生出厌战之心了。

    禄东赞无疑十分明白松赞改变主意的原因。

    “是!”

    帅府中。

    李恪终于收到了大非川传来的信报。他看后,笑也不是,特么哭也不是。他现在只想指着老头子的脸,骂一声无耻!

    信报之中,信誓旦旦的保证三天之内能够抵达土门关。

    可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

    “皇兄,父皇说了什么?”李泰听闻有信报传来,匆忙找来询问

    李恪一眼瞪去,李泰下意识的缩了缩脑袋。

    “问什么问,你现在就是个小卒,滚回你的岗位去!”面对李恪的怒斥,李泰没敢反驳,嘟囔一声之后,穿着不合身的小号盔甲灰溜溜的离开。

    李恪将信报扔在桌上,嘀咕骂了一句:“连一张厕纸都不如!”

    坐在这里的兄弟都面面相觑,不敢说话。毕竟这可是皇命!

    “报!吐蕃信使求见!”

    “松赞的信使?”

    “小蛮子想要干什么?难道来耀武扬威了?”

    “大哥,不要见了,直接杀了得了!”

    李恪压了压手,安静下来后,说道:“见还是要见的,且听听松赞怎么说。”

    同一时间。

    大非川。

    李世民在帅帐中急躁转动,不停询道:“有没有土门关方向的消息?”

    “陛下,已经三天没有收到土门关的消息了。”

    “会不会土门···”

    “不可能!”

    长孙无忌看着李世民脸色渐渐变的漆黑,摆了摆手,让其他人出去。帅帐内只有李世民、李靖、长孙无忌三人。

    秦叔宝等武将正在领兵,逐个山头的清扫慕容孝隽残余。

    “陛下,和亲吧!和亲是唯一能够缓解土门关的办法。”长孙无忌旧事重提。

    这一次,李世民罕见没有发怒。

    李靖暗暗扫了眼长孙无忌。

    重提和亲,这对于李恪来说就如同毒药一般。虽救命,却也彻底毁了李恪。世人皆知李恪是第一个提出大唐永不和亲的人。现在若是让世人知道了,李恪为了活命让大唐重新采取和亲政策。李恪的名声就会彻底臭了。

    长孙无忌在救李恪的命,同样也在断绝李恪未来争夺皇位的路。

    他并没有说什么。

    李恪没了争夺皇储的资格,正好可以继承兵家衣钵。他只是替李恪有些寒心罢了。

    吐谷浑西北边境。

    一支大军攻破吐谷浑为数不多的边军,浩浩荡荡入内。

    李承乾骑马行走于这支肤色有别于中原人的大军旁边,唇角泛着笑容,对身边的侯君集轻松说道:“候将军,听说土门关战事正激烈,父皇也久攻不克大非川,此时我们说动高昌出兵帮忙。”

    “这定鼎吐谷浑大局之人,还是本太子!”

    “你说本太子现在应该去哪边,大非川还是土门关?”

    “殿下去大非川,恪殿下英明神武,一定能守住土门关的。”候君集唇角泛起阴冷笑容。

    李承乾正有这个想法。

    土门关的援兵应该再迟点,最好是李恪战死,松赞拿下土门关。借松赞之手,解决掉两个威胁到太子之位的竞争者。

    三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