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我在三国当神豪 > 第二十九章 吴氏的下下策
    贾诩是个痛快人,做事不拖泥带水说干就干,得到纪复的同意当晚便收拾行装第二天就带着两个护卫快马上路了。

    爱因斯谭第二天也是从劳工中筛选出一万五千人,前往番禺北面开始修路,岭南沼泽之地想要修路,除了砍伐雨林以外还有许多困难,任重而道远,不过好在离黄巾起义还有很长时间,更别说以后的群雄逐鹿了。

    纪复这边悠然自在,可士燮在接到他的勒索书以后气的嘴都歪了,坐在主榻上哆哆嗦嗦的拿着那张帛书看了一遍又一遍,看一遍气焰就更胜一分。

    他伤口已经好利索了,除了走路有些跛脚以外并无大碍,络腮胡气的根根直立堪比仙人掌,估计刺猬见了都要自惭形秽。

    “纪复!纪复!你这个竖子小儿!不杀你我士燮誓不为人!”士燮不敢在继续看下去,他怕吐血,只是大骂着将帛书拍在面前铜案上。

    田芳已经死了,据说尸骨都没有找回来,士燮在后院给他立了一座碑,日日香火祭拜,因此也引得众爱妾不满,但谁也不敢说。

    此时面对如此羞辱人的帛书,他却连一个可以商量的人都没有。

    歌姬们见老大发火也不敢吭声,只是把舞姿停下,喏喏的站在中央,士燮挥挥手示意她们可以走了,他现在心烦的很,根本没工夫风花雪月。

    起身来到后面,发现一个小厮正在清扫田芳的石碑,淡淡看了一眼直奔房间内,一个雍容华贵的美妇人正坐在榻前补妆,他是士燮的正牌妻子,吴氏。

    这是一个十分美丽且有心机的女人。

    要不说,大人物身后的女人也不是等闲之辈呢。吴氏见士燮一脸怒意的进来,便咯咯娇笑,起身开始给丈夫捏着肩膀,“威彦,可是那南海小子又欺负你了?”

    士燮一听老婆说自己被人欺负,更是羞愧的没边。败军之将何敢言勇?冷哼一声,喝了口茶说道,“不过让他占一次便宜罢了,你又提这些作甚,偏得扰人心烦。”

    吴氏也算人精,可以说士燮的成功之路,军功章得有她的一半,笑道,“咯咯咯,威彦还真是小气,和臣妾说说,那浑小子说什么了?”

    “哼,他让我割地赔款,履行承诺,还还还还...”

    吴氏眉毛一挑,“还怎样?”

    “还要给他交州美女两百名!这天杀的人,气死我也!”士燮一拳头锤在榻上,精致的玉器茶杯跌落一地。

    吴氏听到纪复的要求更是笑的合不拢嘴,“咯咯咯,那小子果真这么说?咯咯咯,真是有意思,难不成你还没反应过来吗?”

    “反应什么?”士燮不解的看着自己这个多年爱妻,给自己生了三个儿子不说,还屡屡算敌于先。

    “他这是有意气你,想让你冲昏头脑再次与他决战,不过他毕竟年轻,办法终究浅显了一些,单凭一只帛书就想激怒你,未免太可笑了些。”

    吴氏可能机关算尽一辈子,但这次他真的错了,纪复只是单纯的想要点好处而已,毕竟他的城市才刚刚起步,经不起连番征战。

    不过,世事就是如此无常,吴氏聪明反被聪明误,以为自己天资聪颖,竟然又开始给士燮支招。

    “威彦,我们不妨将计就计,假意拍重兵出郁水,再派遣一支小队走山路,趁那小子没有防备,给予致命一击,我就不信他能将军队分成若干份,他如果把大部队都派出去,那城里定然空虚,只要城池一丢,他在岭南就没办法活下去了,到时候那些财务宝藏还不都是您的?”

    士燮大眼睛滴溜溜的转,好像在思考这个办法是否可行,过了一会儿还是摇摇头,“唉,办法是好办法,但我们现在根本没有多余的军队,廖晴在南边百越收拾残局呢,那些野人又有起义的征兆,邹康在西边防着羌人,我们龙编可以动用的兵力并不多。”

    吴氏没好气的白她一眼,十分妩媚,尤其那丹凤眼的眼梢,充满无限风情,士燮当场有些气血上涌,

    “威彦,你可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我们不需要那么多的兵力,把大部的兵力放在小路上,船上只需要扎草人冒充便可!那些北方来的探子是不会水的,在岸边也根本看不清船上有多少人,只要能蒙混过关便成!”

    士燮心里一动,吴氏说的很有道理,那些北方人不会水,观察的时候也就不会离河边太近,这些船的最大作用就是调虎离山!而走小路的这支军队则像一把刀子,慢慢的扎入纪复心里。

    咬咬牙道,“好!就听你的!一会儿我就去发令!让他们再把打造战船的事情传播出去!”

    “还什么一会儿啊,时不我待现在就去!”

    士燮坏坏一笑,“嘿嘿嘿,打仗也不急于一时,但有个事情是很急的!”这厮说罢直接饿虎扑食压在吴氏身上,双手其下没一会儿后者便气喘吁吁的道,

    “你别使坏!先把那一盘野猪肉吃了!”

    一提起野猪肉,士燮的脸色瞬间变绿,近日来让将士们去丛林里猎杀野猪,结果成车成车的野猪肉被拉了回来,整个州牧府上上下下连吃了一个月的野猪肉。

    现在想起野猪就反胃。

    士燮咂巴咂巴嘴,激情全无,只好起身走出去发号施令去了。

    而远在洛阳的皇城里,也正上演着一幕好戏。一个头裹黄巾的人正在跪在官府的公堂上,上面坐着一个臃肿的大官人。

    在这个年代里能胖成他这样,也算凤毛麟角了。可见得压榨了多少老百姓。

    “大人!大人!您别打我,我知道一个天大的秘密!”

    原来这小子与别人家的小妾私通,据说那小妾已经被家主浸猪笼了,然后他被绑了送到官府来。

    这大官人一听有瓜可吃,当即瞪着眼睛问道,“哦?你速速说来,如果真是大事,你死罪可免!”

    一说死罪可免,这个叫唐周的小子竟然全说了,

    “大人,现在的东城门城门令马元义是太平道的教徒,教主张角已经决定在三年后起义,此事千真万确!求求您别杀我!”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