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网王]爱丽丝与鸢尾 > 分卷阅读25
    我在想——我喜欢你!”

    被这突如而来的告白说得一懵的幸村精市:“……”

    满脸通红的椎叶有栖:“你练了这么久也累了吧,我去买点饮料回来!”她抛下了一句话就落荒而逃了。

    六、

    急匆匆跑到幸村精市视线之外的椎叶有栖捂着发烫的脸,想起前些天她去咨询椎叶千里时的经过——

    椎叶有栖沮丧地拿着笔在纸上画涂鸦,“千,你说我现在可以为精市做什么?”

    椎叶千里看了看所谓天才画家的作品,觉得很烦躁了。

    但他突然又灵机一动了,这难道不是一个恶整幸村精市的好机会吗?

    于是,他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有栖,现在你要做的就是让幸村维持一个良好的心态。”

    “那要怎么做?”椎叶有栖觉得椎叶千里说得挺有道理的。

    椎叶千里:“每天和他说一句我喜欢你,或者我爱你也可以,记住一定要在他放松警惕的时候。我保证效果拔群!”

    椎叶有栖一脸严肃地点点头:“我努力试试看。”

    椎叶千里此时的内心:哼哼哼,幸村,不要以为这世界上腹黑的只有你一个人……

    七、

    事实证明,椎叶千里同学可能还不知道什么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腹黑之所以可以成为腹黑,需要的不只是黑,还必须具备面对任何突发状况都能够从容不迫的胸襟。

    这一天,被幸村精市撒了一番娇之后,椎叶有栖正在相当无奈地给他一勺一勺地喂粥。

    终于喂完了最后一口,椎叶有栖觉得现在应该就是幸村精市放松警惕的最佳时机了。

    于是她做足了心理准备,像之前那样用尽全身的力气,清晰又响亮地对幸村精市说道:“我喜欢你!”

    昨天还没能做出任何反应的幸村精市:“我也喜欢你哦。”他一边动作从容地用纸巾擦了擦嘴,一边眉眼弯弯地看着她回应道。

    和昨天一样红透了脸的椎叶有栖:“……”精市,你变化得太快,我追不上……

    八、

    之后,椎叶有栖又尝试了几次,但都被幸村精市淡定地回击过去了。

    莫名其妙被点燃了好胜心的椎叶有栖:是时候来一发大的了。

    一天早上,做好了觉悟的椎叶有栖气势汹汹地打开了幸村精市的房门。

    幸村精市正坐在床的边缘……换衣服。

    被这画面冲击得大脑有些混乱的椎叶有栖努力在心里激励自己:

    椎叶有栖!一不做二不休,既然来了就不能退缩!

    总算是恢复了原来的意志,椎叶有栖迈着坚定而有力的步伐走到了幸村精市面前,接着,在幸村精市疑惑的眼神中……一把将他推倒在了床上。

    她的双手撑在幸村精市的头的两侧,眼睛紧紧盯着他的,终于把事先在心里翻滚了几千几万遍的那句话说了出来,“我爱你——”

    “……”

    他们相互注视了许久之后,幸村精市先微红着脸颊,移开了视线。

    ……她赢了!!!

    椎叶有栖的心头涌出了胜利后的狂喜。

    但等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事情之后,她就不是很好了……

    为什么衣衫半褪的幸村精市会被她压在身下啊啊啊啊啊!?

    一不小心就能瞥见他精致的锁骨还有漂亮的肩头,椎叶有栖慌慌张张地移开了目光,然后手忙脚乱地从他身上爬了起来。

    她站起来之后,幸村精市也拉着衣服慢慢从床上坐起来。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一时气氛僵硬得有些可怕。

    椎叶有栖觉得自己果然还是应该去外面找把刀,向幸村精市切腹谢罪。

    “等等。”椎叶有栖一动,幸村精市立刻就出声拦住她了,“有栖……”

    他的脸颊上依旧攀着一抹淡粉色,迟疑了好久,他总算注视了她的眼睛。

    “我也……爱你。”他用一只手遮着自己的下半张面孔,轻轻说道。

    九、

    心情非常愉悦的椎叶有栖为了感谢椎叶千里的出谋划策,特地给他做了一个豪华大蛋糕作为谢礼。

    椎叶千里一脸凝重:我该不会在无意识中做了什么助攻的行为吧……

    *

    一、

    几天后,幸村精市终于回到了球场上。

    网球部众人没来得及为他的回归而高兴多久,就被幸村精市回来之后更加强化的训练内容折磨得筋疲力尽了。

    已经从网球部经理的位置上退下来的椎叶有栖像从前一样,在球场外面看他们训练……

    她总觉得幸村精市的网球里有什么东西变了味道。

    那是她曾经就隐约察觉到的东西,而在最近这种感觉更强烈了。

    于是,在网球部的训练终于结束之后,回家的路上,椎叶有栖问了幸村精市一个问题:

    “精市,你有在好好看着网球吗?”

    二、

    那是光用语言说不清楚的东西。

    椎叶有栖觉得她有必要在全国大赛开始前做些什么。

    每天都持续着高强度训练的网球部众人终于察觉到椎叶有栖突然不见了的踪影。

    休息的时候,丸井文太用毛巾擦着汗,“有栖怎么不见了?该不会又和幸村吵架了吧?”

    “她虽然脾气不好,但也不是那么任性的人。”柳生比吕士摇了摇头。

    幸村精市听着他们的对话没有反应,他也在思考那天椎叶有栖对他提的问题,但他却得不出答案。

    这日训练结束的时候,几天都没出现的椎叶有栖拿着球拍来到了幸村精市的面前。

    “幸村桑,请你和我在网球上一决胜负!”她表情淡淡地拿着球拍指着幸村精市的鼻子。

    没有叫“精市”,而是恢复到了最初对他的称呼。

    ——这是椎叶有栖得出来的答案。

    但她却没有当年拿毛笔直指真田弦一郎的鼻子时那么有骨气,“事先说清楚,我是不擅长运动的文系少女,你给我放点水!”

    站在旁边的众人:这种事情你不要自己说出来啊!!

    幸村精市注意到她手臂上和膝盖上多出来的伤痕,最后答应了她的挑战。

    三、

    幸村精市表示他从来没有打过这么难打的网球比赛。

    网球部的众人也表示他们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不像话的网球比赛。

    如果幸村精市回球回得太刁钻,椎叶有栖就会立刻炸毛:“你给我放点水!”

    如果幸村精市把球软绵绵地回到她正好可以顺手拍过去的地方,椎叶有栖还是会炸毛:“你在小瞧我吗!?”

    旁观的众人:为什么你这么嚣张啊……

    这时候,椎叶千里出现在了观赛的人群中,“已经在打了啊。”

    仁王雅治看见了他,“不给我们解释一下吗?”

    椎叶千里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