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那*******真 > 9.不负如来不负卿(五、六、终)更完、

9.不负如来不负卿(五、六、终)更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五)

    零下五度的天气,泸沽湖结了一层薄冰,长生抱成一团抖得直哆嗦,手脚发僵,眼睛冻得红红的,像兔子。

    顿觉无趣,扯着停羁袖子哼哼,“咱们回去吧,这儿多没劲啊…就一冰冻湖……回吧回吧…”

    他任她拉着,星子般的眼眸亮晶晶的,闪着笑意:“别啊,连‘到此一游’都没留下呢,甭给我打退堂鼓啊。--走,找树去。”

    长生被拽着使不出力气,只得妥协,悻悻地问他,“找树干什么,钻木取火?”

    停羁大手一挥,“刻‘到此一游’。”

    长生笑容有点僵掉了,她觉得这厮有时候特别像小孩,爱较真。

    沿着湖边走,能看到远处稀零的湖心岛屿,和天边苍茫的墨青色融为一体,湖面浮着冰,倒像是另一处淡色岛屿,很美。

    两人都是静静的,不相言语,长生跟在停羁身后,只两三步距离,踮着脚尖步履悄然。有时偷偷探足划拉一下泛着冰的湖面,有点像跳芭蕾,很是享受。

    越发肆无忌惮地在冰面上划着圈,感觉足尖似点缀出朵朵冰花,长生正玩得欢快,却突然有一只手拽住她的胳膊。

    “危险,别闹。”停羁促着眉。

    长生乖乖任他拉紧握着自己的手小心翼翼,表情笑吟吟的,有点依赖。

    在他身边,她很安心。这样便足够。

    再走一阵,四周景物渐变,调上了一抹墨绿。

    停羁并不解释,长生便没有开口问他。

    直到面前出现一片残垣断瓦、藤树密布的模样,拐个弯往下走,竟看见了沙滩,仔细听,有海浪的声音。

    停羁停下脚步,对长生指指脚下,“这里,是土司岛。”

    又指指远处,“那边,是我要带你去的地方。你,同意么?”

    长生明白他的意思,他想要告诉她,若她再往前迈出一步,便需放下一切,心无芥蒂,象征某种契约就此缔结。从此,不论生老病死,洪荒百年,再不回首,陪他一同走向万劫不复。

    这是冒险的,却也安全的。

    长生轻轻点头,嘴角含笑,没有一丝一毫踌躇犹豫。

    她再清楚不过,自己有多需要他带给她的温暖与慰藉。

    #

    停羁:

    跟着一辆面包车,同去布达拉宫。

    路上那个藏族司机给同行的人讲喇嘛的传说,有人插嘴斥责□□,司机气得红了眼睛。

    他说:“你们不要因为现在□□十四世的政治问题而抵触整个西藏的佛教文化。□□喇嘛并不是个人,而是一种信仰,你们汉族人现在还有信仰吗?”

    我突然可笑地想到了我们。

    我们生活在一起时,你常常问我,你有在意过什么吗?那时候我总懒得回答,我在心里问你,你有相信过我么?

    当你坚持带我参加你的聚会,当你在我心不在焉时质问我对你的爱,当你开始发脾气,想要以此证明自己的存在感时。我觉得某种东西变质了,这种感觉,就像一尾鱼拥有了太多的氧气,拥挤而令人窒息。很疲惫。

    司机放了仓央嘉措的情歌,听不懂歌词,却感觉尘埃滤去、心灵被净化。

    同行的人中有一个带了仓央嘉措的诗集,每人读一页,传到我这里,是一首短诗:

    第一最好是不相见,

    如此便可不至相恋;

    第二最好是不相识,

    如此便可不用相思。

    传到后面有一人念出声来,“除非死后当分散,不遣生前有别离。”

    你常说我太没有感情,所以当时我没有哭。

    自与你别离,我从没有哭。

    长生

    (六)

    长生曾在网上看到,泸沽湖沿湖以北,隐居着至今延袭走婚母系社会制度的古老民族。这种“男不婚,女不嫁”的风俗虽然并不怎么被长生艳羡,但她的确是在当时产生了哪天来看一看的想法。

    而停羁实现了她的愿望。

    眼前,是八户木锷房傍湖而居,停羁说,这是摩梭族的居地。

    长生极想在这样美丽的地方留宿一晚,但她也明白,语言不通不讲,越是古老的民族,便越具有天生的排他性。

    于是当晚,长生缩在她的披肩里,身上覆着停羁的外套,枕沙而眠。

    头一次听着海风入睡,长生感到快乐,她的旁边正躺着停羁,安静而深邃的眉眼,那双惊心动魄的眸子悄然阖上,没有一点抗拒力。

    长生爬起身揉他的眉心,说不清楚原因,只是觉得有趣,一下一下轻轻揉捏,而他的手掌已拢住她的指尖。

    停羁微微笑起来,声音低沉得醉人,“小孩子心性。”他的手又移到她额前,拍了一下。

    长生也嗤地笑出声,又转身很认真地看他的眼睛,“我说,你原来认识我吧?”

    停羁又闭上眼,过一会儿睁开,沉默着颔首。

    “所以,你才会这么明白我这种人的感觉……就好像快要溺毙的人抓不到浮木…恩…或者是汪洋之中一座无援的孤城。”

    他仍然不语,只是点头。长生没有看他的表情,向他这边挪了挪,像是取暖。

    “就因为父母是受贿外逃的贪官,所以连他们的子女也活不痛快是么?……就因为我是坏人的女儿,所以要父罪子承,代他们受过么?”

    他突然翻身揽住她,脸埋在她胸前,声音已哑透:“长生,你只要记住……有我在便好。”

    夜晚的潮汐渐渐涨上来,又哀哀落下去,一声一声地,像歌唱,此起彼伏的。

    一如那个午夜,青石街铺就的长板路,冰凉的月光洒向尽头的政府大院,她是那么无助,只能无声看着胳膊上戴着章的人进进出出她的家。

    她仍然记得那时对门单元那个公鸭嗓的男生说会保护她,她信了。

    而现在,他正履行着,曾经小小的誓言。

    #

    停羁:

    我离开的那天,下雨了么?

    我忘记,那天是天色阴沉、乌云密布,还是一如既往得阳光明媚?

    你坐在沙发的那头,离我好远,你手里攥着一根烟,却没有点燃。你还顾忌着我不喜烟味。

    我说:“我要走了。”

    你看着我,你依然固执地问我:“长生,我最后确认一次,你爱我吗?”

    你明知我给不了你答案。

    你最终颓然点头,你像是终于放弃了一直想紧抓着不放的什么,你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嘶哑,像卡住得留声机,扯出断断续续破碎的残音。

    你说:“长生,你根本不爱我,你只是太缺乏安全感了……”

    我无从反驳。

    我们都是残缺的,彼此紧抱也无法咬合,还不如就此放手,天涯相隔。

    长香阵阵、靡颂漫耳。

    我叩首于那些三跪九叩、一路长拜的朝圣者中,虔心祈祷。

    转经筒在我耳边,转出那些喧嚣的过往,嘈杂不再,心中宁和。

    停羁,我终于找到栖身归宿,自此与你、与昨日尘世道别。

    长生

    (终)

    海声阵阵,她搂住他的脖子,紧紧的,有些不安的恐惧感。

    海水蔓延上沙滩,再落下,周而复始。

    潮汐之中,她问他,“我是找到停靠的岛了么?”

    他低笑,吻她:“欢迎到达终点站,女士。”

    “我们自此永不分离?”

    “好的,永不分离。”

    #

    停羁: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停羁,我负不了如来,只得负卿。

    长生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