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雨连绵,中岛敦也在屋檐下呆了有半个小时了。

        不过因为沉浸于和“书”的交接沟通,时间的流逝在他的感受中并不是特别的明显。

        干燥的毛巾覆盖在自己头顶,眼前是一片米黄。

        从沟通中惊醒的中岛敦震惊的瞪大双眼——什么时候?我怎么可能会连被人摸到身后都无法发现!

        还是说我已经被那些无处不在的咒力影响到神志不清的地步了......

        他下意识的想要反击,切割一切的双爪已经蠢蠢欲动。但在爪子将将挥出的那一霎那,中岛敦强行停止了自己的动作。

        粗重的呼吸,剧烈的心跳,以及脚步的回音......这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了现在站在自己身后的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

        嗯,是那种有点肌肉的运动系少年。

        看到锅盖头少年圆鼓鼓的脸蛋和圆溜溜的大眼睛,中岛敦不禁暗自嘀咕:这种可爱的长相怎么就配在一个一米八的肌肉壮汉身上了?

        难道这就是那些女孩子天天嘀咕的所谓的反差萌???

        在灰原雄的眼中,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刚刚经历了一个什么样的危险场景,也不知道刚刚的自己差一点就要成为他们家第一个前往三途川旅游的成员。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