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们两两相视却也无语凝噎的时候,灰原雄口袋里面的手机突然‘噗呲噗呲~噗呲噗呲~’地震动了起来。

        “喂!是谁啊?......嗯嗯,知道了。”

        他对着电话那边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堆,然后扭头对着中岛敦道:“抱歉,我妹妹突然发烧要去医院一趟,我可能来不及......”

        还没有等灰原雄把话说完,就看到中岛敦动作利落的挥手制止了他接下来的话语。

        “我知道了,不介意带上我一起过去吧?正好现在也没个目的地,我记得医院应该是在市中心那块地。”白发少年定定地注视着灰原雄,瞳孔中是纯然的善意。

        再怎么说也是最接近所谓‘剧情’的成员,怎么可能让到嘴的鸭子就这样溜掉?

        也许是已经在心中对接下来的行动打好了腹稿的缘故,中岛敦面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完全看不出他是个什么腹黑玩意儿。

        本就有点神思不属的灰原雄自然没有了像平时那样的分辨能力,随便的点头同意了之后就一马当先地向着医院的方向跑去。

        父母开车将妹妹送往医院,现在的他也没有回家的必要。

        中岛敦慢悠悠的跟在灰原雄身后,看着青年那着急的背影。

        一个发热应该出不了什么事情,他们表现的这么着急,是因为对方年幼而且体弱多病的原因吗?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