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高中三年是地狱,风里来雨里去的好不容易才撑过了两年,只需要再努力一年就可以解放了。

        是有多么想不开才会在临门一脚的时候放弃先前所有的奋斗,换个地方重新开始,再次挑战高中三年的炼狱时光?

        看着灰原雄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不管你怎么说我都坚持不干的模样,夜蛾正道也少见的语塞了。

        其实他本来不是什么擅长说话的类型,只是这个年纪的年轻人嘛,听到自己拥有特殊能力之后又得知世界上有一个专门用来培养这类能力者的学校,中二病一上头就进来了。

        至于说那些做父母的,他们到底是爱自己的孩子的,听说如果没有接受专门的教导可能会让孩子被反噬,关切心上头自然就直接同意了。

        毕竟未来再重要也比不上健康和生命,而且他们再怎么说也是高专,毕业之后也并不妨碍孩子们考大学,顶多就是多花些心思来弥补这段时间落下的那些知识。

        现在出现一个不走套路的青少年,夜蛾正道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劝解了。

        “可是......”

        刺啦——

        正当夜蛾正道打算再接再厉地继续劝说几句的时候,突兀的刺激声响从后方传来。

        扭头望去的时候就看到夏油杰,不知什么时候偷溜出去的他回到了天台。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