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东都来人了!”老太监王德见到左右无人,他悄悄地趴在天子刘协耳朵上说道。

        汉献帝刘协现在已经是一个中年男人,他觉得自己的出生就是悲剧的开始,什么帝王贵胄什么皇室宗亲,他刘协生下来便是二皇子还是庶出的皇子,若非汉灵帝只是荒淫无度没有子嗣,还轮不上他这个庶子,说实话他能够成为天子还得感谢董卓,只是董卓夜宿龙床将后宫当作自己的宫殿,他这个天子不过是傀儡而已。只是大汉的天下已经落寞,什么狗屁皇亲国戚,自己有难得时候没有救,就出来自己的王允、曹操哪一个不是想要借着自己的大汉天子的名声雄霸天下。刘协不是没有想过反抗,可是被社会和现实毒打的刘协,已经想要醉生梦死了此苍生。他的皇后是曹操的长女,如今也是被曹操软禁不能出宫半步。

        “东都?定北候周瑜的人?”刘协显然提不起兴趣,皇宫左右内外几乎都是曹操的眼线,自己想要找一个信任的人都难,这王德跟随自己最久,只是他是不是曹操的眼线他也说不来,很多次的反抗都被放在地上狠命的摩擦,刘协真的是不敢了。

        “陛下——定北候周瑜现在势力如日中天,冀州袁绍、荆州刘表、长安在这半年期间已经全部被他拿下,就算是曹丞相也会惨败陈留,天下能够与周瑜争锋的就剩下曹操、刘备、刘璋三处势力。咱们也该考虑一下,定北候一直以来都没有逾越皇权的举动,以后的天下也可能是他的天下,如今他需要一个正名机会,这就是陛下能够给的——”王德满脸的褶子,看不出来他到底是为了谁!

        “大汉的天下已经是诸侯的天下,孤只想安逸活几年!至于定北候是否能够一统天下还是未知数,他与孤没有任何香火之情,孤能够给他的只有封王,祖训不准异性分王,其它的职位定北候不会看到眼里。曹丞相每日也是殚精竭虑,一切还是交给丞相处理吧!孤累了——”刘协现在谁也不敢相信,也不想给任何人留下对付自己的口舌。

        “奴婢告退——”

        对于刘协消沉的心思王德心中十分的不屑,不过他还想趁着自己有口气搏一把,他稳了稳神转身退出宫殿,不管是董卓还是曹操,他们都是想将天下握在自己的手中,王德能够保住一条老命侍奉在刘协身边,他有他自己的手段,老太监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曹操兵败陈留之后,许都内外开始宠宠欲动,他们现在又开始觉得周瑜是大汉能臣,而且细数周瑜的功绩,这位定北候一直再奋力的维护大汉。剿灭匈奴算得上大功一件,但是周瑜的封赏只是定北候而已,现在大势所趋大汉天子已经是摆设一般,也逐渐成为争夺天下的绊脚石。

        许昌城内曹操兵败开始休养生息,但是他麾下的谋士、将军们纷纷建言曹操进九锡,曹操也想要通过一些列的举动镇压许昌不安分的势力,曹操虽然知道时机不成熟但是架不住文武的建言,敕封魏王的爵位提上日程。

        “高祖留下祖训异性不得封王,你们是在逼孤——尔等皆是乱臣贼子!”刘协面色惨白的看着曹丕、许褚、徐庶等曹操的嫡系,就算是刀光剑影刘协也想要保留大汉朝的最后一丝尊严,只是他的反抗是那么的惨白无力。

        “陛下——自从董卓、王允等人霍乱大汉以来,我主多次保护陛下功绩卓著,封王乃是大势所趋,陛下莫要自误!殊不知陈留王乎——请陛下三思!”曹丕没有将曹操的雄才大略学到,但是将曹操的奸诈学的一点不差,只要曹操晋升魏王那么他便是魏王世子,对于这个不中用的天子,他觉得就是他们曹家称霸天下的绊脚石,李儒自从献计曹操失败之后便将目光转向了曹操的二公子曹丕,逼宫便是他额拿手好戏。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