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夜格外平静,月光粼粼地落在水面之上。船上多数船员都休息了,只留一部分人还在值岗,维持着大船的行进。但还有一些人,趁着夜色的掩护,开始纵酒放歌。

        楚宁决心要加入这一群人,越是安稳地窝在船舱,越是一无所知。不如先将水搅浑了,再伺机而动。

        出门前,特意好好打扮了一番,对着镜子,将长发捋了又捋。

        歪过头正要仔细照一照,突然从镜中撇见,陆之道正一脸不痛快地站在身后。见她双手抱着剑,悄无声息地倚在船舱门上,不知这样站了多久。

        “有事?”楚宁将镜子歪了歪,正对着陆之道。

        “没必要吧?”

        “什么?”

        “这么精心打扮……”想干嘛?陆之道语气复杂地念叨了一句。

        “这叫什么打扮?”楚宁指了指桌面,上面压根没有多余的脂粉盒子。

        陆之道默默挪了过去,“大晚上的涂脂抹粉,真要与梅佑辛喝酒去?”

        楚宁只是在唇上涂了淡淡的颜色,陆之道看不大懂,只觉得她看起来气色很好,像精心化了妆的样子。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