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低垂,丞相府西南角的一处院子却是一片灯火通明。

        丫鬟紫苏守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子,眼角不觉有些发酸。那女子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却已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她脸色煞白,没有半点血色,已然是气若游丝,半点汤水都喂不进去了。

        “不过是个凉州来的土包子,还真当自己是相府的大小姐呢。”

        “她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还想和二小姐争,当真是痴心妄想。要我说,她死了也好,没有这桩事,大家都落得清静。”

        “只怕老爷、夫人也是这么想的,若是真心疼她,又怎会放任她病成这样?”

        ……

        外面守夜的丫鬟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议论着,声音越来越大,显然是看准了那女子活不成了。

        躺在床上的女子似是觉得吵,微微的皱了皱眉,紫苏忙握紧了她的手,低声唤道:“小姐?”

        那女子没说话,只是五官紧紧的拧着,仿佛很痛苦似的。

        紫苏叹了口气,正要用帕子拂去她脸上的汗,便觉外面突然安静下来。来不及反应,房门被猛地推开,一个男子快步走了进来。他着了一身白衣,面亦如冠玉,只是剑眉紧蹙,一张薄唇紧紧抿着,仿佛是厌烦到了极点。

        紫苏看向他,眼眸骤然一亮,她用力拍着那床上女子的手,含泪带笑,道:“小姐,萧公子来了……小姐……”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