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心坊紧临着东市,过了午时,一开市,便渐渐热闹起来。无论是南来的还是北往的,都聚集在此处,生怕错过什么新奇的货物。

        东市里嘈杂,因此很多商人都选择在同心坊落脚。商人不缺银钱,只图安心舒服,日子久了,同心坊倒成了京城中最富庶的地方,坊里茶楼酒肆、青楼楚馆应有尽有,换句话说,凡是能贪图享乐的地方,都盖的比别处讲究些。

        云羡一早便出了门,她一贯喜欢把事情做在前面,又在同心坊中百无聊赖的逛了几个时辰,约么着快到三点了,才缓缓走到富春茶楼门前。

        茶楼里人声鼎沸,云羡不觉皱了皱眉,她素来喜静,倒不大适应这种环境。

        云羡深吸了一口气,还没做完心理建设,便见站在柜台边招待的小厮跑了过来。

        他躬着身,殷勤道:“姑娘可是姓云?”

        云羡下意识的点头,又转而摇头,在这个世界里,她是姓刘的。

        那小厮恭敬道:“姑娘请随小的来。”

        云羡狐疑的看着他,来不及细想,那小厮便已朝前走去,云羡无奈,只得跟上前去,走一步看一步罢了。

        茶楼一楼虽吵,二楼却安静雅致的很,靠窗的位置都用隔间隔开,隔间的门上挂着一块木牌,上面写着包厢号。若是有客,便是红字,若是无客,便是黑字。

        云羡仔细瞧着,各个包厢都是空着的,想来约她来的那人已把整个二楼包下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