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女帅难撩最新章节列表

女帅难撩

作    者:九寒连江

分类标签  都市小说

动    作: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直达底部

最后更新:2021/11/29 19:53:26

下    载:( TXT,CHM,UMD,JAR,APK,HTML )

女帅难撩笔趣阁,女帅难撩sodu,女帅难撩小说,女帅难撩顶点,女帅难撩九寒连江,

《女帅难撩》最新章节(提示:已启用缓存技术,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即可实时查看。)
夺帅 萧禹没有想到,自己竟在这此生从未有过的危难时刻,明白了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滋味
攻城 您对他这么好,他对您动心了怎么办?
对垒 她发问突然,就是想趁他不防备看他反应,不想萧泓却是一派坦然
忠奸 你以为你还能安安心心做你的忠臣吗?
固守 京师所有的人此番所坚守的,不只是一战一城,而是大周的国运。
求医 冷倾城从没见过自家姐姐发这么大火儿,裴旷更没见过有人敢这样训斥自家大哥,俩人一时都愣了,不约而同地往后退了半步。
身世 老太妃蒙了白翳的眼中,竟像是放出了光芒……
国事家事 梅郁城明白了,元德帝是在通过试探自己的心思,来确认萧泓到底是不是花冷云,他已经起了疑心!
请战 郡主大概不知,我们三殿下也要随大军一起出征。
《女帅难撩》正文
暗香还 梅大帅回府,并未失却一丝威风
客来 那我就不客气了,花某想向侯府提亲
雌伏 整个宣政殿内,大多都在等着看梅大帅的好戏
折花 梅郡主为那花公子打招呼是因为那是她的心上人?
明路 不成想花冷云却是眸光一亮,两颊绯红。
白衣 难得花公子对你一见钟情,郡主为何不考虑一下?
筹谋 贤良淑德……妻为夫纲?
内外 梅郁城有点儿害怕,而白风展在惊叹的同时,也觉得有点……好玩儿。
才俊 梅郁城并不奇怪这个时节玉峰山里会有老虎,但这三百兵士运气着实有点差
麾下 有个公子能叫主帅小字还被侯夫人赏识会不会主帅好事将近……
兵匪 她话音未落,花冷云的面色就沉下来了,室内一时安静得呼吸可闻
惜才 梅郁城于门外羊角风灯昏黄光影下再看到花冷云时,心中突然生出一丝与前几日不同的感觉
入营 少年人,想做什么便如细柴烧火,热得快极了。
争锋 这么心术不正的人,你可不能嫁。
冤情 放心,本帅会为你周全。
倾慕 凭借一厢情愿纠缠多日的花家冷云,第一次省得什么叫“身份门第”什么叫“高攀不上”。
离别 白风展看他模样吓了一跳,心说个大男人总不能大庭广众之下委屈到哭出来
圣心 皇命,她不嫁也得嫁了
秘密 眼睁睁看着前一刻还谈笑风生的梅郁城突然倒在自己怀里,白风展的心跳仿佛都停了一瞬
决断 你可不可以留在营里陪着我?
相随 自承明十七年那一战起,她的心里属于儿女情长的那方天地就已经死了,再无转圜。
鸿门宴 这般以下犯上,该当多少军棍?!
山匪 试探了一下,却被他攥得更紧
诡事 别犹豫了,快走吧。
疑点 你是说……你要上回雁峰?
初探 你们跟那些山匪脑子差不多,不跟着主帅,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情愫 仅仅一句话,就像是在花冷云黯然的眸子里点了两盏灯,笑意从眉梢到眼角,也似是侵入了梅郁城心里。
山寨 今日看他待你,便知姑娘在他心中分量不轻。
求医 “立时离开回雁峰。”
勉强 可我偏要勉强。
夜探 接下来又是连环三刀,刀式狠戾,招招都是要命的路数
有所思 我怕他狗胆包天摸去梅郡主的帐子。
戎机 我们公子哭了,你去他面上挂不住。
诡秘 脑海里突然横亘上了一个“死”字,连日来因军务国事而压下的对未知的恐慌,第一次浮上心头。
京师 人家小姑娘都盼着嫁人,你怎么跟要挨板子一样。
边镇 大家都心照不宣地守护着自家主帅心底不能触碰的那道伤痕,却不料今日被花冷云生生撕扯开。
将帅 世间最厉害的蛊,是人
练兵 步军营仿佛中邪一般的挥舞手中兵刃,无数箭矢空落四散在草丛里
来去 世间怕是再没人比花冷云更懂梅郁城的心思了
危机 “我不喜欢你了。”花冷云突然冒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备战 新兵经过一段时间的历练,也有些老成的味道了
长生 若真有妖人潜伏,无论对府内安定,还是主帅的大事都是威胁,必须铲除。
细作 花冷云还没反应过来,梅郁城先是勃然大怒
旧事 就是要成亲也肯定是招赘,嫁给主帅就等于嫁给宣同铁骑
就计 “哦,主帅是怕真有逆党,伤了怀岫。”白风展说完,赶快端起杯子遮掩,梅郁城转头看着他,面无表情:“是又如何?你很无聊。”
死士 这些人不仅是杀手,还曾经是军中好手,因为杀手可能会被棍棒拳脚刀剑所伤,但唯有军人才会才会有这么多枪伤。”
烽火 北梁王拓跋飞龙,领十一万大军称十七万,浩浩荡荡直逼宣府城下。
决战 一时涌出许多鲜血,花冷云顿时头重脚轻,眼看就要命丧敌手。
左右 对,我就是这样的无赖,我是山匪啊,你跟山匪讲信义?
情之所钟 此役如果打得好,或可使北梁暂时无力犯我大周,若天不遂人愿,也能保三五年安稳。
战前 梅郁城经过这段时间心中纠结取舍,已经想通了许多事情,再看花冷云,倒没有了往日许多顾虑
罗网 这城里任何一人都拦不住我,除非你们放箭。
漏网 裴将军显灵了!
蹊跷 若苍天见怜,我能逃得活命,我或许会接受他的深情,并报以相应的情意
军法 她慢慢走近人群,一步一步踩在军棍劈风而下的动静上,心中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只觉得越揪越紧。
回京 梅郁城一指外间青竹榻:“你睡这儿吧。”
夜袭 他只觉得哪怕就这样一辈子作为下属跟在她身边也心甘情愿。
京华 梅郁城在门里就听见了王敬宽揶揄花冷云的话,一时厌恨憎恶压都压不住
慈恩 父帅希望我承继的,从来都只有为国的忠心和尽忠职守
恩义 去给本王查查那个花校尉什么来历
情思 喜欢一个人可以嘴上不承认,眼神却是藏不住的
还恩 人生在世有许多不能放下,也放不下的,而那些能放下,应该放下的,若也一直背着,终会不堪重负
医治 若能度过此劫保全性命,大不了不嫁了便是
上巳节【壹】 从来只见官与民争,还没见过这样的。
上巳节【贰】 只觉得若能这么一直看着她,十里春色又算得了什么
上巳节【叁】 花冷云肃立在梅郁城身后,行走江湖练就的敏锐让他警觉到有人在看着自己
上巳节【肆】 她抬眼看向那个自幼玩在一起,学在一起的人,满脸都是“你也太欺负人了。”
麟台愿 内忧未平,外患未消,麟台之愿便永远深埋在几人心中。
内卫 明日一早我就要在指挥使司看见她。
阎王 你知不知道,笑面阎王更可怕的道理?
羽翼 恶鬼会被阎王收,但小鬼儿会被阎王护着
明察 你替我摸摸她的底细
恩赏 将来这紫宸殿或是宣政殿上,是不是也该多些女官,天下贤才,总不能尽是男子。
梁子 他这一言出口,温律心便是一沉,明白此番事情怕是要闹大了
怒火 违令者立诛!
叮嘱 她所不知道的是,走出延政门时,自己身后还缀了一个人……
启程 承明帝正式下了委派梅郁城持节出使塔靼牙帐白石城,商议重开边市事宜的圣旨
白石城 你怎么成这样了,那女子就这么好吗?值得你像个小媳妇儿一样处处为她周全?
小江湖 自己若是男子,怕是也会对这种女子动心了……
凝光 可我也动心了,怎生是好?
会盟 勇士相见是要亮一亮兵刃的
伏丝 常朝上出了个新鲜事——兵科给事中卫清风把后军都督府佥事齐谌给参了
诡谋 以小博大,先拔掉那株‘梅花’
诡城 黑暗中随着石板慢慢传到阴冷石室内的,是她最担心听到的那种声音……
生天 当心,是百殺骑。
魔鬼城 这魔鬼城很邪门,细沙飞石皆可殺人
合纵连横 一向信奉车到山前必有路,没路也要撞开路的花冷云,第一次领悟到古人所言“车迹所穷,辄怮哭而反”的心情……
隐瞒 决不能让怀岫从此记恨上自己的父亲。
惊澜 圆月骑总帅诺尔达这个时候出现在飞沙渡,可以说是毫无道理。
狼烟 “你要好好的……无论是这一次,还是这一生。”梅郁城将那帕子凑到唇边轻轻一吻
无巧不成书 这应该是个翰林啊……
失利 拼上此生最后的几日,她要为大周换一个重振边事的契机。
残贼 白风展从军多年,什么样的战场都见过,此时竟不敢上前
交锋 梅郁城收起心思,高扬手中令旗,战鼓擂响,刀剑出鞘
固守 我要你亲口告诉我,你会为大周守好宣府镇
两难 你为什么要瞒着我,宁肯一步步走上死路也不信我!
别时容易 一声轻笑过后,梅郁城仿佛听到了二人初见时那个鲜衣怒马的少年
见时难 喜欢一个人,若是一定要回报,那跟买卖货物有什么区别
于归 你去给我问,是谁在宣威堂停灵
荣归 承明二十四年仲秋,宣同都司、安国郡主梅郁城终于奉皇命领宣府卫部分将领回京述职
故人故梦 挂在赢剑楼三层四角的十二串银铃和回廊中挂着的数十串小风铃一齐响起,此起彼伏的清脆叮当声仿佛一阙歌诗。
知遇 温律看她这样就知道是有事儿,赶快跟着她回了赢剑楼的书房
岁月如流 “我二弟……还活着!”裴暄不敢置信地抬眼看着承明帝
因缘错 第一件事就是履行咱们的婚约,还要求陛下赐婚,三书六礼,三媒六聘将你迎娶回来
过节 如此盛景,若不能与心中那个人共赏,又有什么意义
闲话 阿薰不嫁进裴家,或许反而倒是件好事……
灯火阑珊【上】 温律一抬头,差点吓死
灯火阑珊【下】 白盏月心中却是一抽抽,暗道裴昭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思念 两年了,我还是很想他
暗流 周已经不需要摄政王了,也希望今后再不会有摄政王
诡案 就在众人打算告辞分别时,一旁幽黑巷陌里突然传来一声男人的惨叫
罗网 在京师东市巷陌里杀人还能逃之夭夭,京城里这是混进了什么江洋悍匪了吗?
案情 去求证了,不就是起了疑心吗?
启程 各路朝臣和暗中的势力都在等,等年轻的君王离开京师
猜心 陛下那么多年不立后,不纳妃,却总是将你笼在身边,你真的不知外面风言风语吗?!
黑幕 几人回到北镇抚司,一进门却闻到浓浓的血腥气
内鬼 卫明月明白,此时即便自己喊叫起来也无济于事,江忱有一百种办法可以把自己的喊叫和自己一起掐死在当场……
变数 一向沉稳的白风展,却在短短半个时辰内,三次将手放在了门环上
泰山 承明帝带领安国郡主梅郁城为首的数百臣工自岱庙祭拜后,过岱宗坊浩浩荡荡亲登泰山
暗影 心中唯存一念,便是哪怕孤身一人也要杀到梅郁城身边去
夜杀 这不是零星刺客刺王杀驾,是有人反了
国难 数日来,边关急报一封接着一封
战祸 于是乱糟糟一团的京师防务,终于在两个谁都没想到的人手下开始铺展开来
转战 不过微微响动,他马上就睁开了眼睛,一直握在手里的刀也扬了起来
节外生枝 李怀抬头看着自己亲手养大的这匹中山狼,气急反笑
惊变 北镇抚司正堂中,江忱一件一件检视着沈璃带来的证物,其中任何一件都可说是谋反的铁证,卫明月在旁边誊抄名录的手都在哆嗦
西南 朕是要往彩云之南
越王府 听到这个声音,梅郁城便是心中一动,抬头看向王座上身着大红团龙袍的越王萧让,好容易才稳住目光没有着相
闲事 不过三分怜惜一番闲话
与君初相识 这个音色和语气,实在是太像一个人了,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甚至不该出现在人间的人。
犹如故人归 告诉我,你的主子是不是他……
随云 他的声音入耳,仿佛春日最早破土的那几点草芽,或是清澈河底柔嫩招摇的青荇,拂着心弦。
兵燹 大言炎炎又如何,真能像口口声声的那样拔慧剑斩情丝吗?
比武 他突然改了主意——到底还是想让她为自己也笑一次。
动摇 这一路必然还有很多机会相处,有些事你不必着急一时就看清楚。
请战 郡主大概不知,我们三殿下也要随大军一起出征。
国事家事 梅郁城明白了,元德帝是在通过试探自己的心思,来确认萧泓到底是不是花冷云,他已经起了疑心!
身世 老太妃蒙了白翳的眼中,竟像是放出了光芒……
求医 冷倾城从没见过自家姐姐发这么大火儿,裴旷更没见过有人敢这样训斥自家大哥,俩人一时都愣了,不约而同地往后退了半步。
固守 京师所有的人此番所坚守的,不只是一战一城,而是大周的国运。
忠奸 你以为你还能安安心心做你的忠臣吗?
对垒 她发问突然,就是想趁他不防备看他反应,不想萧泓却是一派坦然
攻城 您对他这么好,他对您动心了怎么办?
夺帅 萧禹没有想到,自己竟在这此生从未有过的危难时刻,明白了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