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起来很有道理,不过有点悲观。」小吉听完了枷锁理论後的感想。

        「你会说这句话,代表还没了解它的真谛,等你清楚後就会改变想法了。」

        「我才第一次听你说,怎麽可能那麽快了解。」小吉耸了耸肩。「话说你这几天在思考的就是这个?」

        「嗯是啊,怎麽了?」

        「你也太闲了吧。」

        「你可以去『前面』买糖果吃,就不会太咸了。」我指着不远处的超商,刻意在「前面」两个字加重音。

        「你安静……」

        小吉本名曾讨吉,听说是他父母为了讨吉利而取的,因为音似台语的「前面」,我常以此消遣他。

        我本身不常说台语,只是因为我阿嬷都是讲台语,而有次她请我帮忙到巷子「前面」的路口倒垃圾时,我才意识到这件事。

        从那次之後,我就开始这麽叫他了。

        「你相信改变命运这回事吗?」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