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小镇 >
        有天他出门到镇外的另一个城市看病,顺便采购一些生活用品,由於没有自己的交通工具,加上路程遥远必须外宿,等到他回来时已时隔两日。

        没想到他才刚看到小镇前排几间房子的轮廓,连镇口都还没踏入,一GU浓厚的腥味已传入他的鼻腔。

        他看见住在镇口的老婆婆,脑袋扁平碎裂的趴在地上,如果不是她身上那特别的民族风衣着,他根本认不出她是谁。

        镇里的几个小孩像正在玩老鹰抓小J似的排成一行,却又像是做错事般被罚跪在地,但无论如何,被T罚过当的他们,全都身首异处,几个滚落在一旁的脑袋甚至还圆睁着眼,彷佛在控诉着自己的无辜。

        和他家隔着一条街的酗酒大叔则躺在地上,双手捂着遮掩不住的喉咙破口,他的老婆也倒在身旁,两人的嘴巴都张得老大,好像两条搁浅的鲤鱼。

        隔壁菜贩大叔的状况也差不了多少,只是他下身光溜,下T的根j也不知去向…喔!等等…原来是躲进了他张开的嘴里。

        而他喜欢的那个nV孩也倒在她父亲旁边,喉咙和脑袋同样被开了个洞,浑身ch11u0的她,脸上居然还带着微笑。

        其他镇民似乎也都Si状凄惨的倒在自家门前,老兵花了几个月才挖好的排水G0u里,全都是红褐sE的血迹。

        他壮了壮胆子,一边前进一边出声呼喊了几回,企图找出是否还有幸存者,但几次後便慌忙的闭上嘴巴,他不禁联想着,这一切说不定是他的父亲一手造成的。

        一想到这,他忍不住寒毛直竖,立刻放轻脚步,一边警戒一边缓慢的朝住所前进。

        等到确定屋内没有人以後,他便马上开始收拾行李,却在收拾的过程中,听见镇口传来一阵阵惊恐的尖叫声。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