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快穿之空间记事 > 22.逐鹿天下之有个空间(六)
    清晨,天光还未大亮,太阳还没有露出头来,外院藏书楼中一个瘦小的身影正在忙碌着。

    她先是将藏书楼中书本上的灰尘掸去,然后仔细的将藏书楼的书架、台柱、桌椅等用抹布擦了一遍又一遍。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但好在她手脚麻利、懂得吃苦耐劳。

    等到日头约有一丈高的时候,她已经将藏书楼最上面的两层里里外外的打扫了一遍。

    整个藏书楼是三层木质结构,斗角飞檐,雕梁画栋,是这个时代少有的高层建筑,也只有传承百年以上的世家大族才有这样的财力和技术修建得起。

    逆着日光迎面走来一位老人,他身着一身靛青色细棉布布衣,腰间只用一根腰带固定住,坠着一成年男子巴掌大小的酒葫芦,随着他走路的姿势一晃一晃的。

    这老人约莫五十岁上下,在古代来说已经是少有的长寿之人。

    头发花白,仅用一根木簪挽起,面庞红润眉目深邃,嘴上留有三寸美髯须。

    气质温和疏朗,身材是他这个年纪少有的高大挺拔。步伐从容稳健,转眼间一来到了藏书楼前。

    “哈哈,小玲珑啊,又在打扫呀!好好好,今天还是这么的勤快,管事大人我一定忘不了你的功劳。自从你来这藏书楼,所有的活计都被你干了,可算是让我这把老骨头松快了不少啊!”

    听到来人的声音,那正在埋头苦干的小姑娘抬起头来,只见她眉间有一颗鲜红的胭脂痣,脸庞白净、眉眼弯弯,小小年纪已初现姝色。

    然她气质温婉可亲,美的没有攻击力,让人生不起半点嫉恨不平的心思,只觉得这人长得实在是好,让人舒服极了。

    这九岁女童不是别人,正是半年前被人设计离开厨房来到此处的二妮。

    至于这“玲珑”二字,是这位老人觉得土气名字配不上藏书楼的高大威严,怕拉低了藏书楼的整体格调,随口取的。

    二妮,奥不,是玲珑,笑笑没说话,而是迅速低下头去继续跟地面较劲儿。

    半年的时间足够她了解这位管事的脾性了,如果是刚来长孙府的时候,她也许会愤愤不平,为自己受到的不公正待遇而委屈。但是经历了被人排挤、陷害的一系列事情,二妮早就不是那个浑身是刺、桀骜不驯的小乞丐了。

    她成长了很多,开始尝试着收敛锋芒、隐而不发,然后伺机而动一招制敌;学会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待问题,分析处在不同位置上的人的心理;能够静下心来专心的做一件事并从中发现其中的乐趣。

    万物皆可为师,观察、积累、沉淀,然后厚积薄发,一时的沉寂是为了更好的飞翔。

    专心擦拭地面的玲珑没有看到,往常在她眼里落拓不羁的老者眼里放出精光,在这一瞬间充满了上位者的气势,然后又收放自如,仿佛是错觉,没有出现一般,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老管事的眼里充满了对良才美玉的热切,那是能工巧匠见到璞玉忍不住动手雕琢的技痒难捱;是高明的画师见到纯白的难得画纸时忍不住泼墨挥毫的迫不及待。

    不错不错,天资聪颖、心性上佳、行事决绝,是个好苗子,更重要的是这脾性对路,合了老头子的眼缘。

    唉,可惜是个女子,这世间对女子的限制何其大,自古以来以女子之身成事的又有几人?

    世人皆认为女子就该待在后宅相夫教子,抛头露面最是要不得,简直就是迂腐,焉知女子有着世间男儿都比不上的优势?!

    哼!我纵横家可没儒家这么多的臭规矩!

    想起师父师兄惨遭屠戮,煊赫一时,被六国尊为上宾的纵横家如今就剩下自己,老者心中一痛,咬牙切齿,哼,儒家,这笔账到了该清算的时候了,我一定要让你们血债血偿!

    也罢,天道既不与我纵横家活路,从今往后,我秦苏偏偏反其道而行,就让我看看你能走的多远!

    天予不取,反受其戮。这样的好苗子,就是老头子我不收,还不知道要便宜谁呢!

    ———————————分界线————————

    公元436年,乾文十六年,声势浩大号称两百万大军的黄巾乱党被各路北上的地方势力剿灭,只有匪首卓章被一阵怪风刮走,不知所踪。其余各大小头目均皆或被生擒或被剿杀,仅留下小股残兵败勇流窜各处,不成气候。

    帝大喜,宣各路势力头领中和殿觐见,并在太极殿设宴宴请群雄。

    本是一番好心,谁知确是招来了祸事,一场滔天大祸就此蔓延中原国土。

    当日晚间,帝与群臣大乐,开怀畅饮、欢饮达旦、好不快活。

    及至天明,帝熏熏然,召来内室宫人扶至偏殿休憩。中途帝悠悠转醒,起身如厕。宫人欲上前服侍,熟料兴致颇高的乾文帝挣脱下人,独身一人往后宫行去。

    后宫之所自古乃是帝王安置妃嫔之所,因着前头大殿宴请群臣,大批宫人奴仆被调走帮忙,又因时值玉兔西沉、黎明破晓之前,往常人声喧闹的偌大后宫颇有几分寂寥之意。

    乾文帝兴致正好,行至皇后椒房殿,本是欲与发妻互诉衷肠、及时行乐,哪成想却看到了让其目呲欲裂的一幕!

    他的好皇后正与人纠缠在一起,两人战况激烈,那白花花的大腿刺痛了乾文帝的眼睛。

    乾文帝只觉一股怒气直冲头顶,胸口刺痛,喉咙处一股腥甜涌出,他刚要发作,却不料后背一阵剧痛传来,眼前一黑,接着什么就不知道了。

    史书有云:

    公元436年,乾文帝司马懿文薨逝,时年四十五周岁。他在位期间勤勉政事,整顿吏治,欲扶大厦于将倾。

    然西乾没落之大势不可逆转,中有黄巾内乱,外有突厥、瓦剌等异族虎视眈眈,终是耗尽了乾王朝最后的气数。

    .......

    因乾文帝死时未立储君,宫中皇后嫡出二皇子出身高贵,是储君的不二人选,然皇后与人私通气死帝王一事东窗事发,一时间群臣激愤剑指皇后,责她私德有亏不堪为后。最终皇后许氏被剥夺凤印,押入冷宫等候新帝处置,二皇子就此退出皇位之争。

    其余皇子为帝位大打出手,以大皇子为首的和以三皇子四皇子为首的两方人马争得不可开交,双方互有损伤,一时间国都长安风云变幻,动荡不已。

    就在双方人马打生打死之际,宫闱发生哗变,内侍张信等人控制了太后、妃嫔等一干人等,又放出流言称手中掌握了先帝遗诏,引几人上钩,分别将大皇子、三四皇子秘密毒死。又扶持先帝最小的皇子七皇子司马珩上位,妄图挟天子以令天下。

    而以左司马韦烈为首的一干大臣不甘心朝堂后宫落入阉人之手,发出群雄令,召集天下有识之士共同讨伐张信等阉党。史称阉党之乱。

    又两年,内侍张信等宦官伏诛,本该还政与司马皇族之手,却不想有一人不答应了。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左司马韦烈。

    左司马韦烈,表字长风,岷北大族出身,为人心机深沉、胸有丘壑,素有威名。

    他不甘心世家大族一直被皇族压制,加之岷北之地民风彪悍、兵强马壮,韦氏家族磨刀霍霍、筹谋已久,反观司马皇族大厦将倾、乱象已现、气数已尽,

    深觉时机来临,韦氏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动政变,废司马珩皇帝位,改立先帝第六子司马璜为皇,史称乾桓帝。

    左司马光韦烈强逼新帝封自己为丞相,朝堂之上大小之事必先报丞相再奏请圣裁。

    从此,乾王朝名存实亡,军政大权旁落丞相之手。丞相韦烈挟天子以令诸侯,占据天下大义,一时间大有席卷天下之势。

    自此之后,风起云涌,天下大乱,各地诸侯不听号令,各自为政,互相攻伐,兵戈不断。

    天下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民怨沸腾,十室不存其一。

    乾失其鼎,而天下共逐之,就此,长达百年的乾东大陆内战就此拉开了帷幕,更是由此牵扯出远古时代惊天动地的大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