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道界天下 > 第一千七百八十五章 赌我的命
    就在姜云进入了域外战场的同时,在灭域皇刑司大殿的正中央,跪着两个人。

    一个一身白衣,一个一身黑衣,正是平日里负责接收犯人的那两位男子。

    此时此刻,这两个男子再没有了往日的趾高气昂,而是跪在地上,脑袋低垂,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在大殿上方那看不见的黑暗之中,忽然传出了一个冷漠的声音道“人是怎么没的”

    白衣男子小心翼翼的答道“我们也不清楚,我们发现他消失之后,立刻就将整个监牢仔细的搜查了好几遍,但始终没有找到他的下落。”

    “他的印记也是没有了丝毫的反应,据我们猜测,他现在应该是已经离开了监牢”

    片刻的死寂之后,大殿上方那冷漠的声音才再次响起道“有趣,自从我皇刑司创立至今,这还是第一个莫名消失的犯人。”

    “当时他进来的时候,验明了身份和罪行吗”

    这次不等白衣男子开口,同样在黑暗之中传出了一个苍老的声音道“回禀司主,我等三人同时查过他的魂。”

    “此子乃是月灵族族人,因为偷盗族内圣火被族长发现之后,亲自将其送来皇刑司。”

    “身份,罪名,全部确认无疑。”

    随着这个苍老之声的落下,黑暗之中再次恢复了死寂。

    直至足足一刻钟过去之后,司主的声音才又一次响起道“知道了,你们退下吧,此事到此为止,下不为例”

    “是”

    白衣和黑衣男子连忙答应一声,暗中长出一口气。

    虽然他们心中也有些疑惑,向来严厉的司主竟然如此轻易的就放弃追查此事,但是这对自己二人来说却是天大的好事,所以哪里还敢多问,站起身来,倒退着离开了大殿。

    紧接着,又有几道风声响起,这座大殿也重新恢复了安静。

    这个时候,才有一个老者缓缓从黑暗深处走出,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的道“寂灭族地所在的这个世界,我们基本都已经探明,根本不会有离开的路径,除了,那个黑洞”

    “只是,那个黑洞,连我等都无法进入,但是一个月灵族的族人却能进入,这是为什么”

    “而且,我皇刑司留下的印记,就算离开监牢,也仍然可以知晓印记主人的大概动向,如今既然失去了他的踪迹,那他只能是离开了灭域,前往了域外战场。”

    “有意思,有意思”

    老者脸上的竟然渐渐的露出了笑容道“安逸了这么久,总算是能够找点有意思的事情做做了。”

    “此事,就先从月灵族开始查起吧”

    话音落下,老者的身形已经消失。

    域外战场,公平之界

    虽然姜云此刻还未曾真正踏上这公平之界,但是他的神识何其强大,所以他早就已经将整个公平之界的情形几乎看了个清清楚楚。

    公平界内有几个地方都存在着强大的禁制,虽然姜云的神识如果全部散发出来也可强行破开,但是他倒也没有这么做。

    因为,他已经看到了钱空

    而在看到钱空的瞬间,他就明白过来,为什么先前那女子说钱空的情况更加的凄惨,甚至都不忍心往下说的原因

    在公平界那唯一的一座破烂的城池中心,此时此刻正围聚着一群人。

    而在人群的中心,坐着一个中年男子,他的手中牵着一根铁链,铁链的另一端,则是栓着一个人。

    看上去,就像是在耍猴戏一样

    被铁链栓着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钱空

    钱空的脖子之上拴着那条铁链,站在一动不动,双眼空洞,神情麻木,如同失了魂一般。

    在他的脸上赫然用鲜血写着两个大字小偷

    坐在地上的中年男子正在冲着四周围观的人群大声的吆喝着:“诸位,有没有人敢赌的,一赔十啊,这可是发财的好机会啊”

    “只要你们能够察觉出被他偷走了身上的东西,那不管你们押多少东西,在下全部十倍奉上。”

    “更何况,这里可是公平界,只要你们敢押,我就敢赔,童叟无欺,要赌的赶紧出手了啊,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虽然男子吆喝的十分起劲,但是围观的人群却是不为所动,因为有人正在小声的议论着。

    “诸位千万别上当,这个小偷的手段十分高明,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人能堵赢的,这段时间,这毕东升靠着他,早就赚的盆满钵满了。”

    “是啊,这毕东升也不知道从哪里抓来了这么一个小偷,看他偷东西的手段就知道他也不是常人,可没想到竟然会被毕东升给当成了赚钱的工具。”

    “这小偷当然不是普通人了,据说是灭域不久之前刚刚送入这里的犯人之一,而且好像是什么小偷族群的族人。”

    “不归天的成员之中有不少人都曾被这个族群给光顾过,所以如今将气全部发泄到了这个小偷的身上。”

    这些议论之人的声音虽轻,但是那牵着钱空,名为毕东升的男子却听得清清楚楚。

    不过,他也不去解释,只是坐在那里自顾自的继续吆喝着“怎么,诸位好歹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难道连这点信心都没有”

    “还是说,嫌我开出的赔率太低那我再翻一倍,一赔二十,怎么样”

    “灵石,源石,妖丹,道果,你们什么都可以押,只要赢了,我就赔二十倍,这样总可以了吧”

    终于,在毕东升的鼓动之下,有一名修士忍不住走上前去,赌了一颗妖丹,然后便走到了钱空的身旁三尺之处,目光炯炯的盯着钱空。

    然而,随着他身形刚刚站定,毕东升已经大笑着伸手抓起了那颗妖丹道“多谢多谢”

    这名修士眉头一皱道“你偷我什么东西了”

    钱空摊开手掌,掌心之中赫然出现了一块令牌,顿时让这修士的面色陡然一变,急忙摸向了自己的身体。

    紧接着,他伸手抢过了钱空掌心的令牌,对着毕东升一拱手道“果然好本事”

    说完之后,摇了摇头,他便转身大步离去。

    整个过程,钱空的脸上都是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宛如一具行尸走肉一般。

    “哈哈,朋友,下次再来啊”

    毕东升冲着对方的背影喊了一嗓子,接着又看向四周众人道“这位朋友运气有点差,不过我相信在场的其他朋友肯定有运气比他好的,还有没有人来赌”

    本来还有些人不相信钱空的偷盗手段有多高明,但是刚刚那名修士被偷的过程,他们所有人都是瞪大了眼睛,放出来神识。

    可结果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看出丝毫的端倪,自然让他们心服口服,哪里还会有人上去白白送东西给毕东升。

    毕东升倒也不着急,坐在那里故意掏出一把妖丹数了起来,显然是为了刺激众人。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陡然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我来赌”

    毕东升都来不及去看说话之人的长相,连忙兴高采烈的将手中的妖丹收起道“欢迎欢迎,不知道这位朋友准备赌点什么”

    “赌我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