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道界天下 > 第两千四百六十章 人力有穷
    姜万里的这番话,就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在姜云的脑中轰然炸响,让他整个人完全的愣在了那里。

    不管是自己,还是其他人,甚至就连天古两族的族人都认定自己是寂灭一族,除了姬空凡之外,唯一的族人

    然而现在,爷爷竟然告诉自己,自己的寂灭之体,其实并非生而拥有,而是在出生之后被人改造出来的

    而这岂不也就意味着,自己其实并不是寂灭族人

    此刻的姜云,就如同发现了大荒五峰真面目之后的荒图一样,心中所坚信的一切,轰然崩塌。

    看到姜云这失魂落魄的样子,姜万里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心疼之色。

    他自然能够理解姜云此刻心里的痛苦,理解姜云对于身世真相的渴望。

    不过,在他的眼中,姜云就如同自己的亲生孙子一样。

    哪怕自己接下来的话很残酷,但是自己也必须要让姜云知道。

    因此,姜万里只能硬着心肠继续说道“你可能一时之间无法接受我告诉你的这些事情,但是爷爷不会骗你。”

    “我们虽然曾经是寂灭族的奴族,但是对于什么是寂灭之体,我们也是毫无所知。”

    “可是,在我见到你的时候,就知道你的身体极为特殊。”

    “具体哪里特殊,我说不上来,直到我发现了道尊留在你身上的九族道封之后,让我认为你应该是先天道体。”

    “于是,为了帮你掩饰你的身体,也为了帮你淬炼肉身,我开始将我自己的转世封印,逐渐的转移到你的身上”

    “也就是在这个过程当中,让我发现,你的骨骼,竟然是被人以大神通改造过的”

    “你的摸骨之术,是我教的,所以你也应该清楚,只有我能感受到你骨骼的不同。”

    ”因为你的确是道无名交到我手上的,所以我以为你的骨骼是道无名所为,但如果是他做的话,他肯定应该告诉我,而不是让我自己去发现。”

    “因此,我有个大胆的推测,在你被交到道无名手中之前,还有人曾经接触过你,并且为你改造了骨骼,让你拥有了寂灭之体。”

    顿了顿,姜万里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姜云道“在听了你说的经历之后,我想这个人,有很大的可能,就是寂灭族的族长,姬空凡”

    “只不过,应该不是你的义父,他或许是恢复了姬空凡的一些记忆,但是却没有恢复修为,无法去改造你的骨骼。”

    “这个人,只能是姬空凡的另一个转世,一个已经既恢复了记忆,而且实力还无比强大之人”

    “总之,这就是我所知道的你的全部的身世,也是我布置出这个幻境的目的之一。”

    说到这里,姜万里终于闭上了嘴巴,看着姜云,内心再次叹了口气。

    至于姜云,已经完全的呆立在了那里

    爷爷说的每一个字,都是清清楚楚的传入了他的耳中。

    虽然他真的很想认为爷爷是在骗自己,但是却也清楚,爷爷根本没有这么做的理由。

    更何况,爷爷也不是凭空推测,而是有着依据。

    抛开他的摸骨之术不谈,道无名也说过,自己是被莫名的放到了他的住处。

    而这也的确意味着,在道无名之前,还有人先一步接触过自己,并且改造了自己的骨骼,让自己拥有了寂灭之体。

    原来,自己不是寂灭族人

    原来,自己的寂灭之体是姬空凡的转世之一,帮助自己改造完成的

    原来,自己和九族根本没有任何的关系

    难怪,自己前往寂灭族的住地的时候,没有丝毫的感觉。

    因为那里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家

    姜云的理智,几乎都快要崩溃了。

    这些年来,他自以为弄清楚了自己的身世,也始终以寂灭族人自居。

    可是如今才知道,自己这个寂灭族人,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

    良久的沉默之后,姜云的口中终于传出了低低的自语之声“我明白了,其实,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孤儿。”

    “在我来到世间的时候,正好被姬空凡碰见,不知道他出于什么目的,让我具备了寂灭之体,并且将我交给了道无名”

    “然后,道无名又将我交给了爷爷”

    “姬空凡,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到底又是谁”

    听着姜云那如同梦呓般的呢喃之声,姜万里蓦然提高了声音,暴喝出声道“你是姜云,你的名字是我为你取的,你是我姜万里的孙子”

    这一句话,再次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将神智几乎都已经处在崩溃边缘的姜云,生生的拉了回来,也让他慢慢地抬起头来,看向了面前的爷爷。

    姜万里的脸上再次露出了慈祥的笑容,伸手放在了姜云的脑袋之上,一字一句的道“记住,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你都是我姜万里的孙子”

    呆呆的看着爷爷,姜云的脸上渐渐的同样露出了笑容,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是的,不管到了什么时候,我都是您的孙子,是月柔的哥哥,是姜村的一员”

    姜云的心志本就极为坚韧,虽然刚刚知晓的身世真相让他一时之间无法接受,但是姜万里及时的暴喝,如同醍醐灌顶一般,让他很快就清醒了过来。

    自己其实根本不需要再执着于自己的身世。

    只要自己的心中,有爷爷,有妹妹,有自己认定的亲人即可

    姜万里也接着道“好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身世固然重要,但是并不一定就非要弄清楚。”

    “而且,这些年来你所做的一切,其实也并不是为了寂灭族,而是为了帮助他人”

    “你帮助九族,是为了对抗道尊;”

    “你在灭域寻找寂灭第十族,是为了帮助那位月如火姑娘救回她的月灵族人”

    “即便你不是寂灭族人,我相信九族也依然愿意尊你为主。”

    姜万里看着姜云的目光变得更加的柔和,眼中的慈爱之色也是越来越浓。

    “云娃子,这些年来,你一直都在用你自己的方式,倾尽全力的去保护所有你在乎的人,在乎的一切”

    “可是你也要知道,人力有穷时”

    “你的实力就算再强大,你的修为就算再高深,你也不可能真的永远保护得了所有你在乎的一切”

    “花开花谢,月圆月缺,聚散离合,这都是亘古不变的定律。”

    “哪怕你能强行改变,但换来的,也并不一定就是适合其他人,不是每一个人想要的结果”

    “有时候,你必须学会放手,必须学会舍弃”

    “只有这样,你才能活的自在,你才能活出你自己的精彩,才能活出属于你姜云的人生”

    姜万里的这番话,开始的时候,姜云还边听边点头,但是渐渐地,他的心中却是升起了一丝不详的感觉,也让他缓缓抬头,看向了爷爷。

    就在他想要开口问出心中的疑惑的时候,姜万里却是根本不给他机会,接着道“好了,云娃子,刚才你不是说想要见见月柔,见见姜穆他们吗”

    “他们都在等着你,已经等了你很久了”

    随着姜万里话音的落下,姜云的身后陡然传来了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云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