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盛世娇宠:这个娘娘有点懒 > 第1314章 勉强答应
    ,

    第1314章 勉强答应

    第1314章 勉强答应

    “走开,不要动它”

    将士训练场靠边儿得地方,一架铁笼放在那里,来来往往得士兵纷纷看过去,将笼中得红衣女子看得一阵掉脸面。

    见是自己得主人驱赶那人,雪豹也跟是替她发怒一般,冲着那人就是一顿大吼。血盆大口张开直是将人吼的震耳欲聋,那两只手指粗得利牙也是将人吓得跌坐在地。

    一旁得小士兵见了连忙是将他扶起来道“太医、太医您没事儿吧”

    那老太医这才缓过了神,哆哆嗦嗦朝后退去,一脸惊慌得起身,而后拍打了身上灰尘,满脸怒气“你、你、你这丫头简直不知好歹老夫我还不治了”

    夜离一脸不屑,直是哼哼道“胆小如鼠,我还不让你治呢”

    “你你你你你你你怎么说话得你、哼”老太医被她气得吹胡子瞪眼,随后跺起满地灰尘,浑身怒气得拂袖而去。

    他本就是治人得主,今日叫他来治兽已经是不乐意了,要不是白言亲自来请他还真就不来了。谁知道这般为难之下,那丫头竟是还不领情竟敢这样对他说话,着实是过分了

    他发誓坚决不会再去给那只豹治病就是罕见的雪豹也不行那知这毒誓刚发,白言当晚就给赵一阳请去了。

    等是进了军医的住所,他正倚在榻上看着医术,见是白言来了连忙就是下榻请礼“请将军好,将军如何来了竟也不通报一声,见微臣竟是来不及请礼的,有失远迎了。”

    他笑了笑,连忙就是将他扶了起来说道“老太医客气了,您跟随军队已有好些年,当是我们敬重您,而不是你朝我们请礼的分。”

    老太医哈哈大笑,二人寒暄了一阵坐下,他才是切入了正题道,“今日请您去给那雪豹治治腿,不知情况如何了,故此才来问问。”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老太医听了便也是没摆臭脸,只不过笑意明显收敛了许多照旧是恭恭敬敬道“将军还能如此关照敌军是她的福分啊”

    他听罢,不过是谦虚笑了笑道“老太医抬举我了,实不相瞒,牢中的那位乃是前几日在军中丧命的夜将军之女,听闻在苏南也颇有名望。我待夜将军还算敬重,因此他的独女我亦是想多照顾些。”

    他又是转了转眼珠子说道,“还有缘故是齐将军将她父打下了马,因此一直心怀愧疚便是托我多照顾她。那姑娘又不知道听了谁的唆使,总说是我们害死了齐将军因此态度稍差些,不过倒算不上坏。”

    老太医一听,最开始还有些诧异。他总跟随军队前往战场,对沙场之上的细碎事儿还算了然,对苏南国的战神夜将军那也颇有耳闻。

    前几日有幸一见,不料他已是命不久矣,听闻膝下只一个千金,倒是不知竟是那不知礼数的混丫头,只是看着却是有些冷然高傲的气质。

    不过白言既然是说到这个,他便是心中稍稍明白过来了,不由一个眼神瞅向了一旁不怎么说话的赵一阳,捋捋胡子想了片刻。

    随后才是说道“想必今日军中所发之事儿,赵小哥已是告知了将军,因此将军才是深夜拜访老臣吧”

    见他是笑眯眯的模样,看起来不像是气恼,想必是白言方才所说的话听进去了,因此白言便也是报以一笑不置可否,看向了赵一阳,后者则是憨憨得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他才是说道“既然太医是知道了,我便是不打哑谜了,本次来确实是因为今日所发生得事情,怕是那丫头不懂事,得罪了您。”

    他啜了口茶润润嗓子,又是缓慢说道,“那丫头张扬不知礼数,我也是略知一二,不过今日在场上她与我所知的夜将军一般,倒是重情重义。也是冲她这么一点,见她实在宝贝那雪豹,才来替她向您请罪来了。”

    说罢,他还起身专门朝着老太医深深一拜,可见其真挚之心。

    老太医见了吓了一大跳,连忙是上前将他扶起来拜了个更深的礼道“不敢不敢,按品阶老臣还未有将军高,何况您是当今驸马爷怎可朝老臣行礼这是折煞哦”

    “沙场之上,哪有什么品阶与身份依照历履,您是我的长辈。”白言义正言辞的模样,险些就是叫他哭笑不得了。随后又是听他说道,“身份的事儿就不必再说了,如今重要的还是请太医为那雪豹治一治。”

    听到这话,老太医还是露出了些微为难的表情,犹豫了好一会儿直接了当得说道“将军,请恕老臣无能,实在不是老臣不愿意,是那姑娘倔强一下也不许老臣碰那雪豹。”

    “那就更得治了”听到这话,赵一阳连忙就是接过去了,在另外二人的疑惑之间缓缓说出理由来。

    “既然不是老太医您不乐意就好说了,那丫头如此不知礼数,若是您将那雪豹治好,她不得对您刮目相看何况那可是罕见得雪豹,若是给治好回去一说,众人定是夸赞您得医术了”

    “世人夸不夸赞倒是无所谓”其实这话说进他得心窝了,他的确给那丫头气着了,可那是雪豹能将它治好不仅是世人夸赞,连同他自己也是倍感荣幸啊

    等是有朝一日还能回京中得意一番,他可是见过雪豹得人

    因此赵一阳这么一说他倒是给犹豫起来了,过了好片刻,到底抵不过那雪豹的诱惑勉勉强强点了点头。

    白言心中一喜立马是问道“那太医是今晚去瞅瞅还是明日再看看”

    “自然是明日了”他满是不在乎道,“将军您也不必担心,行医讲究望闻问切,今日一看那伤是旧伤,拖延一日也不碍事儿。如今这个时辰,真叫老臣给它看看,老臣着实是不乐意。”

    他倒是说真真的真话,今早他才说是不去给它治病,晚上突然自个儿跑去了,还不知道那丫头会如何嘲讽他,因此还是明早去稍稍舒心些。

    白言自然是了解他的,既然说是没事儿便是不必着急,因此寒暄一阵早些休息他便是与赵一阳离开了。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