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汤家七个O > 第169章 第 169 章
    汤七圆当即点了点头, 决定跟着盛岑去慈善拍卖会, 既然那里都是虚伪的人,想来应该很有意思。

    他快速的喝完营养粥,洗过澡,换上盛岑给他准备的衣服,耽误了一会儿时间。

    他跟盛岑下楼的时候,已经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 一点也不见了之前发烧时, 像蔫掉的小白菜一样的模样。

    他身上穿着黑色的小礼服, 衬得他双腿修长,黑发明眸,即使在生病, 面色也比一般人好看。

    夏皇后看到他下来, 不由笑了笑,声音温柔的问“小七, 已经退烧了吗?”

    “嗯。”汤七圆点头,抿唇笑了笑,“麻烦阿姨了, 让您担心了。”

    夏皇后拍了拍他的手, “你这孩子,别跟我这么客气。”

    汤七圆笑了笑, 低头看到坐在轮椅上, 穿着白色礼服的盛昔有些惊讶, “大哥, 你也过去吗?”

    “嗯。”盛昔含笑,看着汤七圆说“我今天也去凑个热闹。”

    “哥,你……”盛岑拧眉,蹲在盛昔面前欲言又止,眉眼间都是担忧之色。

    “没事。”盛昔知道他在担心什么,笑了笑,轻声叹道“我也该出去走一走了。”

    以前他总是躲在这一方天地里,以为积极的生活便好了,却不知他的妈妈和弟弟一直替他承担着流言蜚语,他也不能再软弱下去。

    “好。”盛岑看着他坚定的目光,轻轻的点了点头,站起身推着他往外走。

    夏皇后和汤七圆跟在他们身后,不约而同的笑了笑,眸子里都是柔和的波光。

    他们到的时候,宾客基本都已经到齐了。

    汤七圆站在金碧辉煌的大厅里,看着觥筹交错的人群,忍不住有些恍惚,这里人人的面上都带笑,但确实如盛岑所说,推杯换盏间都是虚伪的模样。

    他们一走进来,众人的目光便被吸引了过来,全都把目光集中到了他们的身上,行完礼之后,小声的窃窃私语起来。

    皇帝看到他们,微微皱眉,抬步走了过来,他的身后跟着盛连,盛连穿着一身西装,眉眼间的神色跟他有几分相像,但盛连五官长得更像蓁微夫人。

    这种场合蓁微夫人自然是不能出现的,即使陛下再宠爱她,也不敢为了她面对众人的悠悠之口,归根结底,这位陛下始终是自私的,他如若不自私,当年也不会为了权利,娶了夏皇后,更不会再娶了夏皇后一后,自私的出去拈花惹草,置两个儿子于不顾。

    盛连与他妈妈不同,他毕竟是皇帝的亲生儿子,所以大家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就全当不知道他的身份。

    这几年皇帝不断的打压夏家,敢为皇后鸣不平的人越来越少,所以皇帝领着盛连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次数也愈发的多了起来。

    皇帝面色不虞的走到近前,几人按照规矩给他见礼。

    盛连一步不落的跟在皇帝的身后,他嘴角勾着恶劣的笑容对夏皇后行了一礼,夏皇后举止端庄的轻点了一下头,并没有把盛连越矩的态度放在眼里。

    皇帝低头看着盛昔,眉头紧皱,语气不善的问“你怎么来了?”

    盛昔抬头微笑,“来给您庆祝生辰。”

    “不需要,你回去好好休息吧。”皇帝面色微沉,声音里隐含着训斥。

    “我休息的已经够多的了。”盛昔微笑,抬头看着皇帝,语气带着三分执着的问“我来给您庆祝生辰,您不开心吗?”

    皇帝眉头皱得更紧,他对盛昔反常的态度感到极度不悦,但这里有许多人正看着他,他自然不能在大家的面前亏待盛昔,因此他并不回答,而是转头看向汤七圆。

    他的目光沉了沉,像找到了发泄途径一样,冷冷的晲了夏皇后一眼,“他是谁,我让你们随便带人过来了吗?”

    夏皇后还未说话,汤七圆便上前一步,不卑不亢的恭敬道“陛下您好,我叫汤七圆,是大殿下的同学,今日正好在兰宫,得知是您的生辰,特代父亲前来祝贺。”

    “你父亲是……”皇帝看着他目光迟疑起来。

    “家父汤伯特。”

    “哦……原来你是汤将军的儿子。”皇帝霎时转变了态度,露出一个笑来,打量了汤七圆,夸奖道“你年纪轻轻,就一表人才,汤将军好福气。”

    军权问题一直是他的心头重患,他对汤伯特自然不敢轻视,因此对汤七圆也重看几分。

    汤七圆微笑,权当回答,皇帝知道汤七圆的身份之后,对汤七圆的态度竟然比盛昔还要好,汤七圆心里不由微哂,替盛昔感到一丝悲凉。

    皇帝站在原地又夸奖了汤七圆几句,然后才带着盛连离去。

    皇帝离开之后,盛岑忍不住冷冷的嗤笑了一声,端起一杯酒仰头喝了。

    夏皇后蹲下安抚的拍了拍盛昔的手。

    盛昔无所谓的笑了笑,低声说“没事,习惯了。”

    盛岑把酒杯放下,拿了杯果汁递给汤七圆,“我哥还没吃饭,你陪我哥去吃点东西去。”

    他和夏皇后要去应酬,他不想让汤七圆和盛昔为这些事烦心。

    汤七圆没有反对,点了点头,推着盛昔去了沙发的位置坐,周围很多人的目光都在偷偷的看着他们,也在打量着盛昔的腿。

    他们在看到轮椅的那一刻就猜到了盛昔的身份,自然对这位久不出门的大皇子及其好奇。

    汤七圆和盛昔全都只当没有看见他们的目光,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

    汤七圆按照盛昔的口味,给盛昔挑了许多吃食放到盛意面前,他自己刚发完烧,不敢乱吃东西,所以手里只端着盛岑刚才给他的果汁,不时低头喝一两口。

    他和盛昔两个脾气和性格都很投机,在一起说话十分轻松,因此坐在这里并不无聊。

    过了一会儿,一个年轻的少年oa走了过来,坐在他们对面,对盛昔悠悠一笑,“大殿下您好。”

    盛昔点点头,但笑不语,低头吃了一个樱桃,他本来就不喜欢应酬交际,更何况这位少年一看就来者不善。

    少年对汤七圆点了点头,看着盛昔假意笑了笑,开口道“大殿下,我听说你的腿……”

    他欲言又止的看了一眼盛昔的腿,夸张的‘啊’的一声,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嘴,“我是说……我听说您行动不方便,所以您很少来参加聚会,我过来是想跟您说,您千万不要拘谨,该吃就吃,该喝就喝,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

    盛昔捏着杯子的纤细手指紧了紧,抿着唇没有说话,背后谈论他的人很多,但是这样敢当着他的面,毫无顾忌的找事的人却很少。

    这个少年现在之所以敢这样,一是因为夏家失势,二是因为蓁微夫人愈发的得宠。

    汤七圆抬头看向这个少年的脸,皱着眉头,仔细想了想,半晌才想起来,他好像是蓁微夫人妹妹家的孩子。

    蓁微夫人的妹妹是个明星,经常出现在电视上,她的孩子和她长得很像,也在电视上出现过几次,如果汤七圆没有记错,好像叫丁欧,丁欧的父亲应该是帝国的某位官员,因此他才能来参加这次的聚会,不过他们一家最大的依靠还是蓁微夫人,所以丁欧才会故意来找茬,想要讨好盛连。

    汤七圆抬头,果然不出他所料,盛连正站在不远处,一脸看好戏的模样看着这边,在他身边还站着许多男男女女,他们的脸上都是跟盛连同样的表情,随着蓁微夫人的得势,讨好盛连的人也越来越多。

    汤七圆把面前放着的蛋糕端给盛昔,无辜的眨着眼睛问“这里是大殿下的家,大殿下在自己家吃东西怎么会拘谨?”

    帝国里能够把皇宫称做自己家的,只有那么几个人,这几个人里不包括盛连,自然也不包括他们面前这位丁欧。

    丁欧听到他的话,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盛昔无论腿伤如何,都是名正言顺的大皇子,他的身份毋庸置疑,这金碧辉煌的皇宫就是他的家。

    丁欧脸色难看的停顿了一会儿,才缓了面色,先是瞪了汤七圆一眼,然后看着盛昔,皮笑肉不笑的说“大殿下在自己家里确实不用拘谨,只是大殿下久留兰宫,不常见到陛下,也不能经常到这皇宫里来,在陛下面前和人前难免紧张,少了一些规矩。”

    他这是在暗指陛下宠幸蓁微夫人,不常去皇后的住处,也是在说盛昔甚少出门,所以不懂规矩。

    汤七圆听得一阵火起,蓁微夫人在陛下有妻子的情况下勾引陛下,丁欧竟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实在是让人不能认同。

    汤七圆还没来得及说话,一直默默停着的盛昔,抬头看着丁欧,忽然淡淡的开了口,“规矩?什么是规矩?在父皇的面前,他说的话自然就是规矩。”

    盛昔微微掀唇,话锋一转,“在你的面前,我说的话也是规矩。”他看着丁欧,一字一句道“现在我命令你,从我面前消失。”

    丁欧面色难看的白了白,看着盛昔差点气得说不出话来,“你……”

    偏偏他根本就无法反驳,‘你’了半天也无法继续说下去,盛昔是大皇子,在他的面前,盛昔说的话就是命令,以他的身份只能服从。

    汤七圆坐在一旁,假装仰头喝了一口果汁,唇边忍不住荡出笑意。

    他现在相信了‘逼急的兔子会咬人’这句话,盛昔不愧是盛岑的哥哥,发起脾气来真是跟盛岑如出一辙,光是他们身上的压迫感,就能让不熟悉他们的人感觉喘不过气来。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