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他又狂又专 >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落君雅是个执拗的性子,她认定的事情,一般很难有回旋的余地。

    落沉雁最终还是没能说服妈妈为爸爸申请保外就医,更不能把爸爸接到外面的医院治疗和照顾。

    她郁郁寡欢,夜里想到小时候爸爸对自己的好,又想到现在的爸爸在监狱里生了重病,便难过得无以复加。

    第二天,落沉雁眼睛肿肿的,上课也是心不在焉。

    陈果发现了她的异样,关心地问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落沉雁摇摇头,没有说。

    她心情很糟糕,她意识到自己的力量是多么的弱小和无助,以她现在的能力,根本没有办法帮助到爸爸。

    自习课的时候,落沉雁无心做作业,也看不进课本,她索性翘了课,一个人跑到林荫小道的石凳上坐着,看着被风吹落的黄叶发呆。

    韩放正在上数学课,他斜斜地坐着,两只脚伸得老长,搁在前面同学的凳子上,有时候还会抖两下,前桌同学不敢说他什么,只能默默忍受偶尔如小型地震一般的震动。

    他转着笔,看上去好像很悠闲,其实注意力还是在老师的习题讲解上。

    等到老师讲完了一道题,要求大家用同样的解题思路再做一道类似的题,他收起笔,仔细地把题目看了一遍,一偏头,却发现远处石凳子上一个小小的绿色的身影。

    他转回头,在题目的下方空白处写下两行字,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又转头去看窗外。

    那个绿色的小小的身影还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眯起眼睛,看着那个身影,那身影微微抬了抬脑袋,又低了下去。

    韩放忽然站起来:“老师,我去上个厕所。”

    老师点点头。

    韩放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教室,他走得很快,三四级台阶直接跳下去,就跟一阵风似的。

    落沉雁看着掉落地上的黄叶被风卷着打转,一会儿被吹到这里,一会儿又被吹到那里。

    她不知过了多久,眼前地面忽然出现一片阴影,她缓缓抬头,看到韩放。

    韩放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微微皱着眉。

    落沉雁吸吸鼻子,也不说话。

    韩放弯下腰,探究地看向她的眼睛:“你……哭了?”

    落沉雁推开他,站起身,往别处走。

    韩放快走了两步,挡在她的前面。

    落沉雁低声说:“韩放,我今天心情不是很好,你别过来。”

    韩放依然挡着她的去路,纹丝不动,他不咸不淡地问:“怎么?考试没考好?”

    落沉雁想绕过他走,韩放大手一伸,把她拦住。

    落沉雁不悦地看着他,眼里带着警告的意味。

    韩放勾了勾嘴角,轻笑:“干嘛这么一副表情,就好像我欠了你两百万似的。”

    落沉雁不看他,忍着难受的心情,低低地说:“对不起,我不是针对你,只是心情不好,想一个人静静。”

    韩放耍无赖似的就是不肯动。

    落沉雁有些气了,提高了音量叫他的名字:“韩放。”

    韩放痞里痞气地看着他,还抖起了腿:“翘课还声音这么响,不怕把教导主任引来吗?”

    落沉雁看着他坏坏的笑,心里莫名一阵委屈和难过,眼泪也随着啪嗒啪嗒掉下来。韩放吓住了,结巴起来:“我,我就开个玩玩笑啊,放心,教导主任不会来的。”

    韩放此言一出,落沉雁从掉眼泪直接变成了啜泣。

    白白的小脸上挂着两行源源不断的眼泪,看上去特别楚楚可怜的样子。

    韩放手足无措,身边也没带纸巾,索性就笨拙地用自己的袖子去帮她擦眼泪。

    落沉雁拍开了他的手,瞪着他:“你干嘛啊?”

    韩放结巴:“擦,擦,给你擦眼泪啊。”

    落沉雁背过身去:“不需要。”

    喜欢的女生在他面前可怜兮兮地哭,这种情况韩放生平第一次碰到,毫无经验又大乱阵脚,心里干着急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韩放伸在空中的犹豫了好几秒,才在她后背好似安抚地拍了几下:“到底怎么了?要是有人欺负你我就替你去揍他。”

    “韩放,我爸病了……”落沉雁哽咽着说。

    韩放一愣,问:“什么病?严重吗?”

    “肺癌,已经扩散了。”她的眼泪簌簌地往下落。

    韩放拧着眉头,心里也不是滋味儿起来。

    他不知该怎么安慰,只能说:“你别担心,现在医疗这么发达,也不是全无希望的。”

    “可是他在监狱里,只要一想到他一个人在监狱里忍受着肺癌的折磨,我甚至都没法去看他一眼,我就很难受,我觉得自己很没用,我不是一个好女儿。”她低低地说。

    韩放冲动地拉住她的手:“我带你去找他。”

    落沉雁望着他真挚的目光,心里动摇又不安:“怎么去?”

    韩放道:“你要是着急,我们立刻就去买机票。”

    落沉雁低下头思索,过了会儿道:“如果我妈妈知道,一定会很生气很生气,我不能惹她生气。”

    韩放想到之前落沉雁说过她的妈妈有抑郁症一事,便也开始犯难了。

    一边是爸爸,一边是妈妈,这该如何是好呢。

    落沉雁忽然说:“我之前听妈妈说她要去外地参加学术会议,或许可以趁那个时候再去。”

    韩放点头:“好,那你提前告诉我,我去买机票。”

    ——

    回到家后,落沉雁装作不经意地问起妈妈关于她出差的事,落君雅也没多想,和她说她周五去周一才回来,还叮嘱她晚饭不要去外面那些卫生不达标的小店吃,要她在学校里面吃,更叮嘱她一个人在家的时候要注意安全。

    落沉雁乖乖地点头:“放心吧妈妈,我都知道,你出差在外也要注意安全。”

    落君雅周五一大早就提着行李箱走了,走之前又叮嘱了自家女儿几句,落沉雁应得很乖巧,笑眯眯地目送妈妈离开。

    等妈妈一走,落沉雁把自己准备好的一小袋生活用品塞进了书包里,急匆匆地往学校去,一路上心情都有点忐忑。

    上午的最后一节课下课,韩放十分准时地出现在她教室门口。

    陈果看到是韩放,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痴笑,推着落沉雁的胳膊说:“哇,韩放怎么来了,今天头发梳起来了,好帅啊。”

    落沉雁心跳如擂鼓,急急地把书本往书包里面塞进去。

    “你看一下啊,他今天真的特别帅。”陈果一边和落沉雁说,一边一个劲地看着韩放。

    落沉雁和陈果都是坐在靠窗的位置,陈果看着韩放朝自己的方向看过来,顿时更激动了,抓着落沉雁的手臂说:“不是吧,他好像在看我们啊。”

    落沉雁已经把书包都理好了,抬头看向窗外,韩放正在给她做手势,两根手指做出了一个“走人”的手势,吸引了不少教室里同学的目光。

    落沉雁恨恨地想这个家伙怎么如此明目张胆,这样一来,岂不是大家都知道自己跟着韩放一起逃课了。

    她冲他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你先走,我待会儿出来。

    韩放见落沉雁对他眨眼睛,笑了笑,直接走进了她的班里。

    陈果震惊:“天呐,他进来了,不会真的是来找我的吧。”

    落沉雁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韩放走到她的边上,接过了她手中沉甸甸的书包,小声嘟囔了一句:“怎么这么重啊。”

    说完,他把她的书包往肩上一放,大摇大摆地走了,走到门口还不忘对落沉雁说一句:“快点儿。”

    陈果已经陷入了无法言喻的震惊之中:“他他他他,你你你你,你们……”

    落沉雁郑重其事地对陈果道:“小果果,我有点事情要处理,下午也不来了,你一定替我保密,好吗?”

    “可可可可可是……”

    落沉雁握了握她的手:“拜托了。”

    陈果木讷地点点头,回不过神来。

    落沉雁随着韩放出了校门,看门的大爷已经跟韩放混得很熟了,二话不说就让韩放离开了。

    落沉雁诧异,没想到就这样轻轻松松地逃了一次学。

    韩放在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开了门,让落沉雁先坐进去,自己再进去。

    落沉雁坐在车里,一脸心事重重。

    韩放宽慰她:“别担心了,马上就可以见到你爸爸了,你开心一点。”

    落沉雁摇摇头:“我不是担心这个。”

    韩放纳闷:“那你愁眉不展的干啥?”

    落沉雁叹了口气,一本正经地说:“你刚才实在是太明目张胆了,我认为我们既然是逃学了,就应该有逃学的样子,接头应该打个暗号,接头处应该放在没人看到的偏僻地带,离开学校应该用翻墙的方式,并且还不能让任何一个同学和老师发现异样,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大摇大摆地两个人一起走出学校……”

    韩放听了一半已经开始发笑,等落沉雁陈述完她所认为的“逃学应有的样子”后,就笑得更大声了。

    落沉雁鼓着腮帮子看着笑个不停的韩放,道:“我说的很好笑吗?”

    韩放终于屏住笑,一脸认同地点着头说:“不不不,我认为你说得很有道理,看上去经验很丰富。”

    落沉雁无奈:“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吗?我说的本来就有道理啊,我们现在这样出来实在是太莽撞了,万一被同学打了小报告,我们俩都完了……”

    韩放轻笑:“放心吧,学校里还没有人敢打我小报告。”

    落沉雁望着韩放大佬式的自信,弱弱地说:“你确定?”

    韩放耸耸肩:“是的,之前有过一个,被我知道后,吓得转学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敢做那样的事情。”

    落沉雁:“……”</li>

    </ul>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