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拯救少年的失控人生 > 第31章 那个被出卖到风月之地的少爷(9)

第31章 那个被出卖到风月之地的少爷(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深山有老村。

    在远离京城数千里的深山脚下,藏着一个与世隔绝的村庄。

    “进了村子以后,我就是你姐姐,我们娘死后爹娶了新妇,我们不堪忍受后娘的磋磨,便从家里逃了出来。”

    这个村子许久没有外人进入,两人的出现引起整个村子的注意,特别是两人的组合如此怪异,一个面丑如鬼一个面似仙人。这个时节农活并不繁重,无聊而又热心的村民把两人团团围住,打听的东西绕不开两人的身世、来到这里的原因。

    陈福栀编的故事狗血离奇,捏造的后娘形象狠毒无知、目光短浅,平日动辄打骂他们,后来更是想杀害他们以自己的孩子继承家业,有些描述夸张到变形,所幸她脸上的疤长得太过触目惊心,村民便轻易地相信了。

    村子民风淳朴,男人是顶天立地的汉子,女人是立地顶天的女子,听到他们的遭遇,个个恨不得抄起农具替他们出头。几番谈话下来,他们就成了村子里的“自己人”。村长是个鰥居了十几年的男人,亡妻并无所出,言语间满满有收李承弼为义子的打算。

    他们初到抱山村时,村子里的人借给了他们一方旧宅,门前青苔尚幼嫩,两月过去,青苔已长出了绿芽。

    娇生惯养的小少爷李承弼已然变成个农活小能手,砍柴、割草、烧火、喂鸡、煮饭等不在话下,近些日子他还跟隔壁的张大叔打猎,带着那把三石弓满山跑,每次回来肩上、腰上都会绑着许多小动物。他还无师自通的,点亮了捅猪的技能点,村子里的人也因此吃了好几天的野猪肉。

    云层舒卷,阳光懒散。抱山村的老树下坐满了人,女人和小孩总是自发地聚在那里。陈福栀低着头,在树荫下绣下一双水鸭,耳边是些女人们的声音,热闹而不吵闹。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的画风从灵异鬼怪变成了种田文,很多时候她都会忘记自己现在是具尸体,就比如现在。热心的大姐看了眼她绣的鸳鸯,重重打了下她的手臂,指着某处告诉她针法不对,让她拆了重来。

    那些奔波流亡的日子像水般逝去了,平凡琐碎的日子又像水般涌来。

    陈福栀强忍着将针线扔掉的冲动,向大姐回了个温柔恬静的微笑,那道将她的脸劈成两半的疤随着笑容动了动,似有蜈蚣在脸上爬动。

    大姐看到陈福栀的笑容,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哪怕她已经从心里接受了陈福栀的人,在某些时候还是有种白日见鬼的惊吓感。不免在心里默默叹息,好好一个姑娘被后娘害成这样,真是可惜了。

    “姐,我回来了。”

    远远的,少年清澈嘹亮的声音传到她耳边。

    陈福栀顿时眉开眼笑,将多余的东西都丢开,站起身去找他。

    少年一身粗布麻衣,头发利落地固定在后脑,迈着轻快的步子朝她走近。

    “姐,我们回家吧。”李承弼定定地看着她道,嘴角勾出了个温柔的弧度。

    “那么大个人了还那么缠你姐,以后你姐嫁人了可咋办啊?”旁边看热闹的大姐忍不住戏谑道。

    李承弼像是没听到旁人的话,仍一瞬不移地看着她,眼神里住了一只小猫,不停地冲她招了招手。

    陈福栀自然没有任何抵抗能力,收拾下东西,背上箩筐就跟大家告别。

    背着弓箭和猎物的李承弼,很自然地从她肩上取下箩筐,拎在手上。

    两人转身离去,他们走远了后,村子里的女人忍不住嘴碎了几句,讨论起陈福栀的年龄和渺茫的婚事。

    关起门来过的日子,门外的人永远无法想象。

    李承弼放下一地的猎物,蹲在地上,抬起头看她,“阿栀,你看。”

    又来了……

    这种无声求表扬的可爱最让人无法抵抗,更别说那人还长得如此赏心悦目。蹲在地上的少年,抬着头看她,阳光洒落了一身,浅褐色的眼瞳荡着很温柔的波光,他嘴角的笑意让她不自觉也跟着微笑。

    日晒雨淋的日子非但没让他变得粗糙,还把他打磨得越发耀眼,眉眼还是那般精致,内里却有什么不同了,当初那个苍白脆弱的美少年,汲取着大山里天生地养的生命力后,竟生出了肆意张扬的生机感。

    “真棒!”她抬起手,轻轻摸了摸他的头,他眼睛瞪大了些,却没有说什么。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种摸头求表扬的场景会在生活中一次次上演。

    他学会了砍柴,她表扬;他学会了割草,她表扬;他学会了烧火,她表扬……在他迅猛成长的日子里,她也迅速成长,学会了三百六十种表扬方式,虽说大多停留在逗猫逗狗的水平。

    她给予了打猎的任务奖励后,就提着几只野兔朝厨房走去。而被摸了头的李承弼眨了眨眼睛,保持着会昂着头的姿势,才慢慢地低下头,任由着红顺着脸爬上耳朵。

    她是故意的吗?那只手收回时,分明碰到了他的嘴唇。蹲到腿都麻了,他才从地上站起来,跺了跺脚,等到脚下和心上的麻劲都散去后,故作无事朝厨房走去。

    厨房门口堆起的柴火堆分外惹眼,他加快了脚步,还没走进厨房,就忍不住发问:“那家伙是不是又来给你送柴了?他说的人是张向,自他把张尚从山中野兽嘴下救下后,那小子隔三差五就给他们送东西。

    正在生火的陈福栀被烟熏得整张脸都皱了起来,听到他的话也只是随意应了声,连忙将手里的木屑塞进火里。

    “我来。”李承弼看到蹲在灶台前的人,嘴角上翘了下,把人从地上拉了起来,轻轻地推到了一旁道“你看着就好。”语罢,撩起下裳蹲在地上,熟练地生起火。

    她在一旁站了会,欣赏了下美人生火图,在厨房里转了几圈,自觉找不到能帮忙的地方,又站回了原地,继续欣赏美人。

    “你不要拿他的柴火了,我能自己砍。”蹲在地上的人瓦声瓦气道。

    “啊?什么柴火?”陈福栀一脸不解。

    “张向。”李承弼自觉底气不足,声音低了下去,头也慢慢低了下去,这时,他的头被人打了下。

    陈福栀收回了手,转了转手腕,又气又好笑道:“那堆柴是我辛辛苦苦砍来的,你居然把我的柴火说成是别人的,气死我了!”说完还很戏精地捂着胸口,作出气急的样子。

    “别气了,气坏身子。阿栀最棒啦”李承弼站起来,扯了扯她的袖子,轻轻晃了晃,见她表情松动了些,他又接着说:“不过,以后砍柴还是让我来吧。”

    听到后半句话,她刚提起的嘴角又垂了点,扯回了自己的袖子,转过头看他,“你砍柴啊?那我做饭。”说完她就蹲下身子要烧火。

    “别,烟火太熏人。”李承弼拉住了她胳膊。

    “做饭你也喜欢呀?那我去处理你那些猎物。”她转过身子向院子走去。

    “血会污了你裙子的。”这次李承弼没有直接出言阻止,而是换了种说法。

    “砍柴你来?”陈福栀转过头,朝他走近。

    “嗯。”

    她继续走近,“烧火你来?”两人只有半臂的距离。

    “嗯。”

    她又走近了两步,两人之间约摸只有半尺的距离。

    李承弼面上不显,而心里已经是乱成一团了,眼睛不敢看她,发愣地盯着虚空处。

    “你什么都抢着来做,不累么?你是神仙还是妖怪啊?”她开着玩笑说,在他的脸上掐了下,手感极好。

    他那片肌肤迅速红了起来,嘴张了张,什么都没有说。

    面对这闷葫芦似的人,陈福栀很无奈地叹了口气,半晌,才认真地说:“我是你姐。”

    “你不是我姐。”他说,声音极小。

    她听到了他的话,恍惚间似掉进一片寒潭,凉极了,“那我是你什么?”

    李承弼低着头,眼中明明灭灭,最后还是吞下一个词,说出了另一个词,“恩人。”又掩饰地添上了一笔,“再造之恩。”

    陈福栀被他的话噎住了,深呼吸了几下,还是气不过,随手拿起根菜砸他,骂他没良心。</li>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求求了 这一章从30号一直红锁到现在 </li>                    </ul>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