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吾本贤良 > 第94章 第 94 章
    南宫瑾手里的茶杯碎了开来,柳娘心道:不好,这家伙又要出妖蛾子了。

    最近几日,他也不知怎么的了,总是时不时的打趣她,还没事拿起韩义阳的诗集什么的。

    若她说诗写的好,他就摔下书本,晚上不回来睡,大半夜的又将她拉起来给他穿衣服,说是要上朝。

    柳娘困的东倒西歪的,还得忍受着他的冷面。若说那东西她不明白,他就说她故意的,晚上使劲的抱着她,让她都喘不过来气。

    柳娘心道他最近可能事情太多,思绪繁杂,所以才这般。自在可忍受的范围内,便也由着他。

    但今天这般,她还是头次见到。忙上前拿着帕子,将南宫瑾手里的血擦着,道:

    “这靴子却然是贿赂你的,不过不是因为他。是怕你再把我的丫头都送走,才给你做的。再说最近我都不出门,外面的事我也不知道,哪里会未卜先知!”

    但看着柳娘细细的给他擦着血,生怕有一点弄疼他的样子。南宫瑾的脸色这才好点,伸出另一只手,将柳娘一把揽入怀中,将自己的脸贴着柳娘的脸,道:

    “韩义阳他纠结一些寒门学子,围着刑部的大门,举着孔夫子的牌位,口口声声要为姜夔主持公道,要朝庭给一个说法。由于人数太多,且都是学子。朝庭不知要如何,此事让父皇知道了,他自长平离世后,身体便一直不好。现下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昏迷不醒。朝野震怒,太子便让御林军将那些学子抓了起来。”

    听着南宫瑾的话,柳娘想也没想的道:

    “父皇昏迷,那你怎么还在府里,不去上书房等候!”

    听着柳娘不问韩义阳,却是关心他,南宫瑾的心好受了些,道:

    “你难道不想救韩义阳吗?”

    “想啊!”

    柳娘很实在的答道,而被沾满鲜血的手,此时已被手帕包扎着。柳娘不由得转过身来,对视着南宫瑾,道:

    “那也得把事情轻重缓急弄个明白才是,现下皇帝正昏迷不醒,主犯却要被放出去,那咱们都不用活了!”

    听着柳娘的话,南宫瑾没有说话,柳娘继续道:

    “姜夔此人太过激进,我以前就让韩义阳离他远些。但他与韩义阳出身相仿,又才华横溢,韩义阳从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现下惹出事了,却要找我们去平息。

    可是他可否想过,姜夔死在了刑部,刑部是安王的地盘,而且是非正常死亡。现下安王与太子正斗的你死我活,他还非得往枪口上撞。若我是韩义阳,此时就应该静下心来,好好看着事态的发展,待得风平之时,再为姜夔讨个说法。现下他什么也不管,他到是头脑一热,可怜了我的四姐姐!”

    听着柳娘很正派的言论,南宫瑾提起了他一直想知道的一个话题,道:

    “你难道不怨恨岳母吗,是你四姐姐抢了本来是你的夫君!”

    柳娘想也没想的道:

    “这个问题,我早就想明白了。命里有时终是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想来也是我与他无缘。”

    估计乔氏现在后悔的要死,若不是当初她做的局,李菁瑶还是会嫁给乔幕,虽说乔幕没什么本事,但乔家家大业大,也不会饿着她。总好过韩义阳这种虽名头听着响,却外强中干,什么都往上搭,最后还不顾家里人的安危,跑去围攻刑部。

    刑部,那可是最高院部,敢去那里。估计若然带头的不是他,那人早就被当场处死了。

    “你这人,太没良心!”

    南宫瑾不由得放开柳娘,边自顾自的倒茶,边道。

    柳娘一听这话,忙道:

    “你若是上有老母,下有老婆孩子,身后还是一个大家族的话,你会去围攻刑部?”

    “我不会去假设没有的事情,我只会做眼下的事情!”

    南宫瑾接着道:

    “他应该暂时不会有事,最近小心些。”

    说着,便朝着门外走去,到门口时,突的又转过身来,道:

    “鞋底多纳一层,穿着结实。还有,你担心的事,不会发生!”

    说完,便转身离开了。看着情绪一会儿一个变的南宫瑾,她很是无奈。

    不过想起他说她担心的事?难道是习秋与绿枝他不送走了,那挺好!

    至于韩义阳,既然太子出面,那此事就是南宫瑾在办了。因为御林军其实是在南宫瑾的手里,所以韩义阳一时半刻的也死不了。

    这二进班房的,也好让他好好想一想。都有老婆孩子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冲动。更何况此事明显有人作局,为的就是加深太子与安王的矛盾,可是是谁呢?

    是急功的太子,还是野心的安王,或是阴沉的陈王,至于明王,看着那个正与绿枝与习秋说话的明王,估计这么好玩的人,应该不会吧。

    不过,越是沉着的人,越会成为最后的赢家。

    看着出门的南宫瑾,本正与绿枝说笑的明王,立时走上去,与南宫瑾说了些什么,两人便一起离开。

    近些日子,南宫瑾都在晔城,是以柳娘对外面的情况,也有了了解。皇帝因着吐血的事情,身体越来越不好,太子已然监国,安王又加进爵位,他可是众皇子中第一个得爵位的人,也是唯一的一个。

    是以,虽然太子监国,但下面的大臣却是多面派。太子很是苦恼,安王也是野心勃勃。

    李紫瑶儿子的满月宴却是在这时举办了,南宫瑾因着宫中之事并没有前往,但却也将柳娘给扣了下来。

    理由是她生病了,摸摸自己额头上的摸额,柳娘苦笑着面对红露,道:

    “这也不知是怎么的了,晚上就着了凉,王爷生怕我传染给小侄子,就是不让我前去。我已备下满月礼,一会儿妈妈就一并带回去吧!”

    乔氏虽知会柳娘李紫瑶的儿子要办满月礼,但这李紫瑶生的毕竟是沈家的儿子,且柳娘现下身份是王妃,沈家自得亲自出面。是以,便让李紫瑶身边的红露前来。

    看着有些病焉焉的柳娘,面色虽白却露着红,红露很是识趣的道:

    “王妃不必介怀,三小姐也心知这王府事物繁杂,我们小公子的事,也是麻烦王妃娘娘了。”

    当初沈岩要娶柳娘的事,她是知道的。三小姐在这其中出了不少力,现下人家成了王妃,不追究就不错了。红露的双眼笑得都挤到一起了,道:

    “那老奴就告退了,还烦情娘娘以后多多照应我家小姐才是!”

    “妈妈说的哪里话,都是自家姐妹。待得我病体愈合,自会亲自前往沈府,看望小侄子!”

    红露妈妈自是一阵的跪地拜谢,便被习秋送出了王府。

    其实她也是不想去,要知道沈岩的事,她可是知晓的,估计这次,因着她的身份,李紫瑶怕有个什么才会让红露前来,要不然,来的怎么不是沈家的人。

    想到此处,柳娘忙拿下头上的摸额。看着那绣着大红牡丹的图样,这个是给南宫瑾做鞋后剩下的料子做的,本也没打算用上,是以只绣了个牡丹,想着练练手。没成想,还真用上了。

    “真是后备无患啊!”

    柳娘不由得低叹道。

    李紫瑶的满月宴如何,她不知道。但很快,她就知道,应该不用她上门,因为乔氏就又要登门了。

    因为沈岩死了,而且死在了家里,恰是满月宴的第二日晚上。

    </li>

    </ul>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