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灵魂相认 > 第53章 第 53 章
    “小妹妹昏睡的时候,我一直寄生在她的梦境里,只是梦里还有纸人的干涉,我不擅拳脚,肯定打不过它,就只能飞快地捡点边角料吃。”梦貘养得脑满肠肥,还丝毫不觉得,它委屈巴巴道,“那天因为小警官闯进来,打退了纸人,我才得以饱餐一顿。”

    莫勤俭虽然击退了纸人,但因为捕梦网的图腾仍在,所以张天宁的噩梦还在继续,她的意识被困在令人崩溃的幻境中这么久,身体却像个牢笼,动都不能动,换做其他人就算不疯,精神也肯定出现漏洞,得漫长的医疗药物干预,才能维持正常。

    然而就在张天宁醒来的那一刻,她的梦已经被貘吃干净了,条件反射可能有点怕她的弟弟,但记忆里却无半点残害身心的东西。

    张天宁是那批学生中最难□□控的,却唯有她成了杀人犯。

    莫勤俭原本以为是鬼胎的原因……在这种死物的影响下,一时心性异常,想要杀人也不奇怪。但现下看来,兴许从始至终都不是张天宁动的手,她不过是无数目击者推出来背锅的,毕竟谁也没有看见薛贤沉这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进了小区,又从小区里出来。

    梦貘继续道,“小妹妹刚被接回家的时候,是不对劲,沉默寡言自我封闭,跟鸵鸟埋头差不多,但她只是将房门一锁,自个儿在床上种蘑菇……等听见动静的时候,血案已经发生了。”

    红毛妖精虽然没有目睹现场,但因为胆小的个性,它一路跟着张天宁这个饲养员回家,一会儿装成钥匙扣,一会儿装成橡皮,从始至终没有被发现。

    它这样不伤人命的素食性小妖对血腥味却非常敏感,更何况房间外忽然有人撬门——张天宁房间的锁很老式,从外面用十字起拧开一点,锁舌松动就能轻易打开。

    张天宁因为听见动静忽然惊醒的一瞬间,就被纸人娃娃钻了空子,跟傀儡似得完成了一套主动背锅的流程。

    莫勤俭的职业习惯蠢蠢欲动,恨不得掏出纸笔将目击者的话都记下来。

    薛贤沉的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他之前正常的血气正在飞速地褪去,仿佛只是用粉底和腮红刷在表面上的一层东西,转眼之间就连皮肤的弹性都失去了,看起来像个皲裂的黄梨。

    梦貘将自己缩得更小,几乎只有裴昭的巴掌大,它吓坏了,头往后一撇,还想往裴昭的长袖衬衣里爬……

    裴昭眉心瞬间皱起,他本来就不喜欢跟任何活物有身体接触,莫勤俭以及莫勤俭扔过来的可以另当别论,但即便如此,超过手掌边缘以外的地方还是不行。

    梦貘短短的猪尾巴忽然被人拎了起来,莫勤俭放大的脸搁在它的面前,这小东西干脆两眼一翻,跟它热爱的饲主一样,选择装死。

    强烈且干燥的腐尸味在房间中逐渐聚集,薛贤沉所有暴露在衣服外的皮肤都已经完成了蜕化,几乎跟木乃伊似得,不仅发黄还发灰,手指干枯,连指甲都没继续存在的必要,跟头发一起,都脱落了。

    他本是个很注重外表的衣冠禽兽,但现在这个样子……活像煮了一天一夜的茶叶蛋,丑的有些惊天动地。

    莫勤俭的身形忽然晃动了一下,两个金笼子的边缘都出现散溢的情况,随即笼罩旧宅的结界轰然坍塌,画满符文的碎片像是砖瓦,在插入泥土之前化为乌有。

    笼子里的母女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开始往外钻,准备过去跟薛贤沉搂搂抱抱,庆祝大家都不是人。

    莫勤俭飞快地闭上左眼,将残存的结界全部汇聚起来加固在金丝笼上,确保它一时无碍……随即紧闭的眼皮子下渗出红色的血泪,呈两道,莫勤俭擦都没来的及擦,忽然冲向大门,以龙雀长刀格挡开一抹青蓝色的戾气。

    龙雀长刀刀刃蜂鸣,从头到脚震颤不已,莫勤俭往后退了三步,被裴昭往怀里一带,在他结结实实撞上水泥墙之前先泄了力。

    莫勤俭刚动了一下,试图不跟裴昭这么亲近,省的死灰里的余焰还没熄灭,又猝然烧上了一把大火,谁知这一挣却没挣得动,裴昭将他的手腕扣住,龙雀长刀还带着余震在胸前划出道弧,又是一股巨力袭来,莫勤俭老实巴交的提醒了一声,“小心。”

    裴昭大概是闲着无聊,学过一段时间的舞蹈,他搭着莫勤俭柔韧精瘦的腰,将人从左侧翻转过去,龙雀长刀易手,“噹”的一下将第三股外力削成两半,从耳边掠了过去。

    “嚯”莫勤俭在裴昭身后都感觉到了刮面的杀气,他紧张地咽了下口水,“你没事吧?”

    裴昭没说话,房间里其他人又做好了隐蔽,防止四散纵横的戾气伤及无辜,所以一时诡异的安静……莫勤俭有些着急,他左眼现在看不见,整个视野里都是盲区,刚刚结界碎裂时,右眼也受到了影响,看什么都朦朦胧胧发暗发黑,还有重影,所以裴昭是吉是凶他并不清楚。

    “裴昭!”莫勤俭踉跄地走了两步,一把抓住裴昭的袖子,力道重了点,差点将他整条袖子扯下来。

    裴昭还是没说话,他的目光安静的放在莫勤俭身上,等莫勤俭站稳了,他才嘶哑着嗓子开口道,“我受伤了。”

    “……”楚秋实是个灵体,不怕这些打在表面上的风刀霜刃,所以正抱臂站在门后面,静看裴昭这么个戏精作来作去。

    “伤哪儿了?”莫勤俭跟高度近视一样,将眼睛怼到了裴昭的脸上。

    “伤心里了。”裴昭话音刚落,楚秋实就给结结实实肉麻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世上比风流的人讲贱话更可怕的就是正经人调情。

    “……”莫勤俭愣了一会儿,心想着,“浪死你算了。”

    三道戾气过后,外面反而安静下来,雾气已经散了,透彻的阳光扯成丝丝缕缕落在院子里,已经坏了的门板别说防盗,随便什么人都能往里迎。

    从巷子口往里,转进来一个戴面具的男子,这面具打造得非常精致,还很良心,除了一双眼睛,连胡茬子都没露出来。

    他静静地站在阳光下,似乎也不打算往里走,屋里的一家三口除了薛贤沉,全部惶恐不安,只有薛贤沉大概是虚张声势习惯了,相反还往外走了两步。

    莫勤俭半瞎看不见,裴昭又是冷眼旁观大学毕业的,他手里拉着莫勤俭,目送着薛贤沉走到男子面前。

    “老师。”薛贤沉并不怕这个男人,他尚未独立之前,跟着“老师”走南闯北,家里那个名存实亡的父亲还比不上这个中途杀出来截胡的,薛贤沉成为行尸走肉后,对刘啸卿的感情削弱的一步到位,反倒是这个“老师”更像他爹。

    “老师”背着手,微微点了点头,他的身形颀长,背骨挺直,没有年老者都会有的腰腿骨毛病,但作风却也不年轻,背着手,跟老干部似得。

    薛贤沉又道,“您早就知道我不是人?”

    那老师有一双琉璃色的眼睛,边缘在阳光底下有些泛金,他身上还带着一股很淡的青草味,虽不令人讨厌,但上来就是一顿骚操作、下马威,反而很像……二百五。

    “不是蔡家的人。”裴昭斩钉截铁。

    也难怪,他跟蔡家作对这么多年,恐怕有专门一个图册,别说身高体型和模样,恐怕连头顶有几根毛都数过。

    缩在角落里的貘害怕的更加厉害,从头到脚抖成了一个手机的震动模式。

    薛贤沉斑驳的脸上有些怨愤,“老师,当年是不是刘啸卿让你把我做成这样的,人不人,鬼不鬼。”

    那男人的身高跟薛贤沉差不多,但总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他的眼睛透过面具落在薛贤沉的脸上。经过了这么多年,又被莫勤俭他们戳穿了生死,薛贤沉才明白那眼神里是什么意思——就像他看自己的妻女一样,是一种怜悯加嫌恶。

    薛贤沉瞬间意识到,他这个“老师”此时此刻出现,不是觉得自己需要帮助,更不是看莫勤俭和裴昭不爽,决定出头找人麻烦……他纯粹是有自己的目的。

    躲在床边一角的小枫慢慢探出头来,刚好看见背对着大门,独自优雅的梦貘,干脆一只手将它拎起来,两个人相依为命的又缩了回去。

    这梦貘实在害怕的太过反常,甚至还在哭眼角湿润,鼻子里跟猪似得哼哼着。

    “喂,”小枫戳了戳自己掌心的梦貘,“你不会刚好认识那个戴面具的吧?”

    梦貘抽抽搭搭的声音猛然一停,开始装聋作哑。

    小枫处事没那么温柔,她把梦貘倒吊,手指掐着尾巴尖,“说话。”

    梦貘委委屈屈,“他就是那个威胁我们的人。”</li>

    </ul>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