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殿下每天都在恨嫁 > 第25章 第 25 章
    想来他运气是好的,摸到榻边,宣危静躺其中,华颜沉默看了半响,心里五味杂陈,这人怎么就长到他心坎里去,处处他都满意。

    有时候他怀疑自己只是贪图皮囊,可……天宫姿色傲人的仙子不是没有,丰神俊朗的仙君也多得是,他过去也没见这觉悟。

    “我呢,知道自己是个麻烦,你应该很是不待见我,但是没办法,都到这了你却不得不管我。方才那话,是我过分,不是指责你,但杀孽太多会反噬自己的,我查过数代冥主皆是早逝,你……我不想你受罪。错了即罚,你没有伤及宋僚,也没有致画灵于绝路,我便知你比我懂得这理,反正我方才是胡说八道。这些话我不敢在你醒来时说,便借着你沉睡之时悄悄说与。”

    乌羽此刻已经飞回来,似在提醒他。华颜撇撇嘴,往窗户那边走去,“我走了鸦兄,别告诉宣危我来过。”

    乌羽没有回应,待华颜离开过后,乌羽如同做错事般落在软榻旁的桌上,口中衔的珍珠放到跟前。

    “一颗珍珠便将你收买,你倒是挺争气的。”宣危不知何时睁开凌厉双目,逼得乌羽无法直视,此刻更是怂成一团儿不敢张望。

    ……

    翌日

    华颜昨夜只睡了一个时辰便醒来,原是他当真做恶梦,梦中一个白面书生背对着他独自对着铜镜梳头,想想那画面,华颜都惊出一身冷汗。

    然后困意消散,他便坐在门口边无神看着。

    直到邻着的屋子传来声响,他立刻精神抖擞的打开门,同宣危打个照面,扬出自以为得体的笑容,“这么巧,这是要走了吗?”他已经拿好画卷。

    宣危不语,绕过他径直往下走。华颜开口要再说什么便没机会,只好跟着他下去。

    独臂老人正在洒扫,书生已然束发,面上无任何脂粉,多了些清俊,这样才是正常的。

    华颜和他打招呼,哪知书生只是淡笑也无话,华颜只好作罢随着宣危离开客栈。

    当宣危看到宋僚时,那翠绿锦被着实显眼,华颜立刻从后跑出来过去把被子掀开,“我怕他冷,给他盖上的。”

    宣危扫袖转身间,宋僚就化成人身,依旧呆滞的跟着宣危缓步而去。华颜一直跟在宣危三步之外,不敢超越不敢落后。

    经过望乡台时,宋僚就被交代给孟女处置,至于他那最后一魂,也是由黑无常亲自送来,华颜只好站在望乡台远送宣危的背影而去。

    孟女将宋僚送走后,熬汤之际,发觉华颜依旧眼巴巴的坐在桥上,便携了碗汤过去,“喝些吧。”

    汤汁香喷喷的,诱得华颜动心,疑惑的望向孟女,“不是说不让喝迷魂汤吗?”

    孟女勾笑,“我添了一物,唯留迷魂汤的味道不留其用。”这么一说,华颜才放行大胆的捧着大碗咕噜噜的喝下去,一派满足。

    “话说,喝下迷魂汤当真会忘去前生,神仙也是这般?”华颜举着空碗不禁好奇。

    “凡人喝下一碗的确忘却前尘往事,神仙喝下一碗不过忘却几天的功夫,不作数的。”孟女雪白手肘撑着下颚道。

    “况且,若此物能让神仙忘却的话,还要那忘情水作何。”

    华颜点点头,也是……说到忘情水,他就联想到月下老人抠搜的模样,不过这东西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藏着掖着也好,免得拿出来祸害人。

    在望乡台坐了一二时辰,华颜才拍拍衣袍往阴律司走去,该去见见表哥,免得担心什么的。结果他才到门口,就得一消息,他表嫂不见了。

    或者说,他表嫂被掳走了。

    诶,他这就离开两三日,怎么都变天了。这还不算啥,待他问明情况,他表哥早就去寻,整个阴律司空空如也。

    原是不知他表嫂得罪何人,近日处处遭难,表哥似乎知晓其中却没有道明的意思。毕竟他对表哥和表嫂之间的事了解得并不多。

    知晓此事过后,华颜便联想到宣危,他应该知晓此事了吧,犹豫着要不要去找他,想想他俩才分开几个时辰,估计再见他就真的把自己赶出冥府了。

    怎么办怎么办啊?要他在此处坐等……是不可能的。

    待他瞎转悠碰到沈逐才知道,原来早在一个时辰前,宣危便下令派遣鬼差遍寻裴言。

    “所以说你也要去?”华颜望着沈逐,见他这身黑漆漆的行头好像是有这意思。

    沈逐颔首,“正是,冥主命令,自当遵从。”

    “那……你要去哪儿寻?”好歹得有个方向。沈逐沉默半响之后道:“宁晔仙君已然赶往妖界附近。”

    “妖界?”华颜恍惚,到底是什么人把表嫂掳那儿去,对于妖界一说华颜了解得还算可以,毕竟近来仙妖两界亲近不少,联姻之事不胜枚举,之前他八姐好像对妖界的一个将军倾心,之后不知什么缘由不了了之。

    说到底,他也没去过。

    沈逐也不成想自己偶遇华颜,最后到妖界寻人,竟也把华颜给带出来。妖界广阔,要说寻岂是这般容易寻来的。

    “所以你们只知道表哥去往妖界,并不知他去往妖界何地?”华颜手中攥着一根草和沈逐跟随一行鬼差末尾。

    “宁晔仙君走得急。”

    华颜掰扯着草,表哥一想处事得当,即使遇到危险眉毛都不会多皱一下,而今表嫂失踪,他便急切寻找想必是担忧至极,也是情深义重。

    鬼差们渐渐分散,开始各自寻找蛛丝马迹。华颜心里比他们急切,原本是要跟着沈逐一起的,结果走着走着就散了。

    然后绕着小路瞎走,“表嫂……表嫂……”他一路走一路喊,自己也不知道窜到何处。

    就这样走了小半天,在冥府呆那几日他都习惯暗黑,结果现在烈日炎炎倒刺得他眼睛睁不开,且精疲力尽口干舌燥的。

    抹了把汗,华颜总算看到小河流,小跑过去用小手舀起一手的水,冰凉惬意传递到全身,方才热意全然消失。

    捧起水喝了口,清凉解渴,又多喝了几口可算是缓解下来。

    </li>

    </ul>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