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您有点傲娇,得治 > 第30章 他的好
    听他这么说,颜之翎急忙摆手开口道:“公子,我突然不饿了。”她现在是真不想下厨,宁愿挨饿。

    “可以。”骆久年轻颔首。

    正当颜之翎诧异地送口气时,这家伙却浅笑一声,转向车帘,对外面的车夫吩咐道:“去拢香悦。”

    颜之翎听到这三个字瞬间一激灵,这是要下馆子的节奏吗?骆久年可以啊,还是很会体贴人呢!

    可是真到了拢香悦的门口,骆久年却一把按住欲起身的颜之翎。

    颜之翎困惑地看向他,结果人家也无辜地与她对视。

    “既然你说不饿,那在马车上等本公子。”骆久年撂下这句话,掀衣摆下车。

    “诶!”颜之翎见着落下的车帘,暗腹骆久年太狡猾,她说饿就要做饭,她若说不饿那就没得她吃的,真是无良啊无良。

    她要空腹坐在这里等多久呢?想象一下骆久年那记仇的坏脾气,定是慢悠悠地品茶,然后慢悠悠地吃点心,最后欣赏个舞曲……

    我去,等等,他走了,这不就意味着她现在可以溜了吗?

    想想心跳得就好快,颜之翎揪紧了衣领子,只要找个借口下车,然后就卯足了劲跑。

    “那个……”

    “姑娘有何吩咐?”车夫听到颜之翎的声音,客客气气地问道。

    “我不习惯坐马车,有点犯难受,想下车缓缓。”颜之翎掀开帘子故作难受的模样。

    “啊?可是年公子说让你在车上等他。”车夫是老实人,挠了挠后脑勺说道。

    “不行了不行了。”颜之翎手指使劲扣着框,“胃里犯恶心,要吐了。”

    “啊!别,姑娘赶紧下车休息一下吧。”车夫见状连忙起身让开空地让颜之翎下车。

    颜之翎也不客气,立马窜出来跳下马车。

    “姑娘好些了吗?”车夫皱眉小心问道。

    “哈哈哈,好一点了。”颜之翎尴尬地回道,因为要准备做坏事了,所以有点心虚。

    “诶!”

    “怎么了?”

    颜之翎指着车底下,“那边的木轮子好像要裂开了,待会儿走的时候会不会很危险?”

    车夫听了呀然,将车轴上挂着的小灯笼取下,“哪里,我去看看。”

    “就是另一半的前轮。”颜之翎还弯腰指向车底的轮子。

    “不该啊。”车夫念念碎地绕了过去。

    颜之翎见知道他现在看不到自己,小心翼翼地后退几步。

    “姑娘,我没发现哪里不对啊?”

    “不是最表面那一层,是对面才能看到的轮子那一面。”颜之翎退远了稍稍大点声说道。

    “哦,那我再看看。”

    见退的够远,车夫注意力也彻底转移,颜之翎撒腿就跑,也不敢回头看,瞅到巷子口就转过去找个拐角的地方先藏起来。

    对不起啦小哥,但她是真想逃的,不能放过这最后的机会。

    骆久年含着笑容从拢香悦出来,手里还拎着刚打包好的食盒,走近见车夫蹲在地上,不解,“做什么?”

    “啊,公子这么快回来的吗?”车夫连忙起身行礼,“方才与公子一起的姑娘说车轮裂了,我就去查看查看。”

    话落,车夫见骆久年的笑容收住,暗叫糟糕,他是做错什么事了吗?

    “她下车了?”

    “是的……姑娘说她不舒服……”

    “那人呢!”骆久年几乎是吼出来的,眼里的急躁难掩。

    “啊……”车夫吓得浑身发抖,瞅了瞅颜之翎方才站的位置,哪还有人影,一瞬间腿软跪在地上,“请公子恕罪。”

    骆久年握了握拳,试探地将车帘掀开,希望她也是逗自己玩故意而为,可是看到空无一人的座位时,他几乎有把车拆了的念头。

    你果然是想逃的。

    你个骗子!

    “公子……”车夫见骆久年身影有些发颤,知道他气的不轻,本想劝慰一下但瞬间被丢来的食盒吓得退后一步。

    盛着满满糕点的盒子炸裂在地上,精致的点心滚落出来。车夫见了心一酸,凤梨酥,玫瑰膏,还有海鲜做的咸酥饼……年公子生平最讨厌水里的东西了,他这是给姑娘去买食的啊。

    骆久年想都没想向车后的方向跑去,他能找到她的,她一定没跑多远,他能感觉到她的方向的。

    ●

    颜之翎觉得自己也不笨,知道骆久年那家伙发现自己跑了肯定要找。依她看,那个娇惯的小公子定是要先回去再派人来寻,到时候会推断她跑远了,派人远处搜索,但其实想不到她就在附近,哈哈哈,好绝一女的。

    现在只要乖乖蹲在这,等骆久年吃完饭回去再溜。

    颜之翎将袍子拢住,美滋滋蹲在地上傻笑,突然一片阴影落了下来,颜之翎下意识抬头去看。

    “妈,妈啊——”

    骆久年阴冷的脸吓得颜之翎滚地上连忙爬起来要窜,可是手臂被扭住了,接着后背砰得一声撞上了墙。颜之翎吃痛,试着挣扎,结果肩膀被他一手按贴在墙上,她的双手被锁握在后腰处。

    “你想逃?”这惊恐的模样对骆久年来说十分受用,他不自觉也笑了起来,只是这笑透露出一股阴狠。

    这人怎这么快发现她逃了呢?颜之翎别开目光不去与骆久年对视,面对现在的骆久年,她是打心眼里畏惧的。

    “你害怕我?”骆久年不按她的肩头了,转而捏住她的下巴逼着她看向自己,“说!为什么骗我!为什么要跑!”

    颜之翎将眼睛闭上,忍着下巴的痛楚艰难开口,“给我个理由……”

    “什么?”

    “给我个理由,你为什么非要我待在国公府呢?”颜之翎想不明白。

    这个问题让骆久年一愣,为什么?需要理由吗?他喜欢留着她,就不给她跑,有什么可解释的吗?

    “我没想逃。”颜之翎皱眉,心想好死不如赖活着,既然逃不了就再骗骗他。

    这话换来骆久年的冷笑,颜之翎觉得有点尴尬。

    “我以为你会吃很晚,所以就想找个安静的地方……拜,拜月老。”颜之翎抬眼看向空中高高挂起的圆月,扭着身子想挣脱骆久年的禁锢。

    “颜之翎,你现在当本公子是傻子吗?”骆久年信她的鬼话,这么拙劣的谎言都敢说出口。

    “诶,谁骗你呢,你看我跑的也不远吧,我就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待着不行吗?”颜之翎皱着眉,感觉下巴松了点接着说道:“我的好姐妹可是常常拜月老才寻得心上人的。我也要为自己以后寻个好姻缘。”

    “颜之翎!”骆久年不想听她胡话,不想被她带偏。

    “嗯嗯,公子,在呢在呢,你想想啊我怎么可能会舍得离开您的,您这么优秀招女孩子喜爱,对不对。”颜之翎讨好式求饶,见有点戏,连忙可怜兮兮道:“公子就绕过我这一次吧。我发誓若下次还有类似事情发生,我天打五雷轰永世不得超生,死无全尸魂飞魄散。”

    骆久年听了蹙眉,虽然知道她这些鬼话是瞎编说着玩玩的,但还是不希望她乱发毒誓,即便她以后还想逃。

    颜之翎看骆久年收回手,连忙活动自己的双手,摸了摸捏疼的下巴。

    “跟本公子回去。”骆久年拽着颜之翎的衣领向路口走去。

    颜之翎被强制性拖走,心里极度不高兴,偷偷骂骂咧咧几句。

    可是回到马车旁的时候,满地的糕点吸引了她的目光。

    车夫颤颤巍巍地站在一边,“公子,是否还有再买一份?”

    骆久年回头看向身后的颜之翎,还是多多少少有些生气的,可话到嘴边就变成了“嗯”。

    见车夫转身去拢香悦,颜之翎这才诧异地看向骆久年,“你没吃?”

    “……”骆久年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欣慰,她终于察觉他对她好了?

    “你居然打包……哦!我明白了,你想在路上急死我,看得到吃不到。”颜之翎发现这骆久年还挺坏心眼的,就喜欢在小地方欺负她。

    骆久年要气笑了。

    车夫没过多久就回来了,发现二人已经在车上等他,便端着热气腾腾的食盒递到骆久年手里,骆久年接过,搁放在一旁的小桌子上,令车夫驱马后就在颜之翎面前打开盒盖。

    “你喜欢吃鱼类的东西吗?”骆久年看向颜之翎,“本公子不喜欢吃这些。”

    颜之翎仔细望着盒子里有一半的鱼虾类酥饼,皱了皱眉,“还可以吧,你的车夫不知道你的喜好吗?虽然糕点很精致,可有好多是你不喜欢吃的。”

    “他是依着方才的种类重新购买的。”骆久年淡淡地说完,随后两指捏了一块凤梨酥塞到颜之翎的嘴里。

    颜之翎咦了一声,被骆久年这个举动吓到,嘴里嚼了几下才感觉真实。

    “那你为什么买自己不喜欢的,不浪费吗?”颜之翎觉得这个酥真的好好吃啊。

    “这不有一头可以投食的猪吗?”

    颜之翎愣了一下,对上骆久年狡黠的目光,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这个是买给自己吃的,他没有想故意急她。

    不知道为什么,想起方才打碎在地上的食盒,颜之翎就觉得口中的糕点难以下咽……他当时兴高采烈过来却发现她逃的时候该是怎样一心情?

    </li>

    </ul>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