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家有二姑娘 > 第42章 第五章 一入天权深似海

第42章 第五章 一入天权深似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慕深是谁?是大楚晋王。慕白蔹是谁?是大楚执掌隐八部的慕家之女,卯字部名义上的执事。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亦或将来,慕深都是她的主子。

    他是在提醒她注意身份?应当听他的命令吗?慕白蔹从迦叶果的喜悦中回神,意识到自己在面对慕深之时,有些过分随意了。

    当慕白蔹以为,慕深会强硬地带走她时。他却松开了手,眼中尽是看不懂的神色:“你要留在这里,便留着吧。注意安全,天权宫猛兽众多,莫要独处,跟紧言姑娘些。言姑娘不在——”他顿了顿,良久从牙缝里挤出最后一句:“那便呆在师叔身侧。”

    叮嘱完,慕深超容瑾拱了拱手:“师侄告退。”即使再不愿,起码的礼节,他还是有得。

    诶?怎么突然同意了?慕白蔹不解地抓抓后脑勺,变化来得太快,她有点反应不过来。

    等她反应过来,慕深已长袖一拂,走出很远。

    “啊呀,慕深,你等等。东西还没给你!”慕白蔹想把慕深叫回来,可哪里还有他的身影。她只得赶紧从自己散落的包裹里挖出一个木盒子,零嘴撒了一地,也来不及心疼,便急急追了出去。

    容瑾没有多做阻拦,只是又懒洋洋躺在竹榻上,望着蔚蓝的天空,无声地笑了。

    慕白蔹和慕深一离开,两只雪獒和白虎就蹿了出来,围着剩下的零嘴,很不客气地吃了起来。

    言疏桐随后从远处宫殿的转角处走出,她其实未曾走远,一直留意着三人的动静。她弯腰拾起慕白蔹的包裹,发现除了两三件衣服之外,再无其他的东西。那偌大一个包裹,竟然都是吃食。

    怪不得两枚迦叶果,那丫头就选择留了下来。言疏桐失笑。

    许是没有外人,她同容瑾说话也不像方才那般恭敬,反而更像朋友间闲话家常:“两枚迦叶果。雍和从秦国回来的第一件事,恐怕就是上山砍了你。”

    迦叶果远在海外,来回一趟要费多少人力物力。这一送竟然送了两枚,不,算上之前送的,是三枚。这让姚雍和损失了多少银子,不抓狂那是不可能的。

    容瑾不甚在意:“他打不过我,也说不过我。”

    “……”

    慕白蔹回答的话,徘徊在耳边,久久不肯散去。

    主子?慕深嘴角牵起一抹讥讽的笑容,他这个主子何曾对哪个下属,有对她那般宽容?他只是她的主子吗?

    越想,慕深就越觉得胸口憋着一股怒火,脚下动作不由也加快了许多。所以当慕白蔹追出来时,根本就看不到他的身影。

    甫一踏进风雪台,高若兮迎面走来。她瞧了瞧慕深身后,并未见到慕白蔹,不由问道:“咦?慕公子不是去接阿蔹了吗?阿蔹人呢?”

    她早就打听过,天权宫长老脾性难以捉摸,慕白蔹既入了天权宫,不管长老喜欢不喜欢,他人绝不可能轻易把她带出来。

    慕深脸色阴沉,连虚伪的谦和都不再出现在脸上。他目光盯着高若兮,眼底波涛汹涌,似要将她吞没:“天权宫这份活,清闲、自由,确实是百里挑一。高姑娘,有心了。”

    知道慕白蔹要来钟毓山庄的,只有他和高若兮。他看了信,便出了山庄去寻慕白蔹。可到的时候,却被管事告知派去了天权峰。这中间,有动机有时间作安排的,只有高若兮。

    高若兮脸色微微一白,佯装花容失色:“慕公子,你说什么?若兮听不懂。你方才说了天权宫,是说阿蔹在天权宫?这……我听说那边很是危险!那些飞禽走兽都极是凶猛,随时都会要人性命。阿蔹功夫弱,想想就——”

    她捂住嘴,似是极为忧心,一把拉过慕深的衣袖便朝外走:“慕公子,我们去求容师叔放人。”

    慕深没有动,只是面无表情地抽回袖子:“姑娘不必去了,阿蔹说了要留在那里。”

    “为何?”高若兮更为焦急,盈盈美目似是要急出眼泪,“公子没同她说那边是怎样的危险吗?她不能呆在那,实在不行,我们敲晕了把她带回来。”

    慕深淡淡看着高若兮:“高姑娘大可自己去试一试。”

    “你俩谁都不用去,是我把那丫头丢过去的。”傅青阳迈着稳健的步伐走来,白色轻烟缭绕,随着他的移动,在其身后留下一片白雾。

    慕深神色一怔:“师尊?”他误会了高若兮?

    傅青阳吸了口烟:“那小丫头目无尊长,肆意妄为,就该丢去容瑾那磨砺磨砺。”说话间,他瞥了眼高若兮,这一眼,颇有深意,似乎是一眼看穿了她的小心思。

    高若兮心下一紧,垂眸默默抿了抿嘴。

    “傅老头,原来是你安排的。”

    傅青阳话音方落,他口中“目无尊长”的慕白蔹就冒了出来。她抱着木盒,气喘吁吁,跑得满头大汗。

    起初,小五一番话,让她误以为是慕深按照自己要求安排的。一见到落英楼主,她就有点怀疑了。那妖孽向来不按牌理出牌,给他干活决定是不可能清闲的。再见到慕深要带她走,她就能确定,这个活不是慕深安排给他的了。

    只是,万万没想到,竟然是傅青阳。

    “傅老头,你是公报私仇吗?”当日拒绝得那般果断,估摸着驳了他面子。

    傅青阳狠狠瞪了眼,手腕一转,烟杆不偏不倚敲了下慕白蔹额头:“没有规矩!”

    慕白蔹吃痛,一手捂着脑袋,一手将手里的木盒递给了慕深,话却是对着傅青阳说的:“我既不是你弟子,也不是你下属,更不是你风雪台的仆役,要什么规矩?”

    傅青阳额前青筋跳了两根,重重地吸了一口烟。他本想再训几句慕白蔹,目光却被那木盒上的机关锁吸引了注意力:“机关锁?小姑娘会些机关术?”

    他一眼就发现,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盒子。外面看似平平无奇,没有落锁之地,实则整个盒子就是一个精巧的锁。

    “略略会些。”此时,慕白蔹倒是谦虚了起来。

    “可否给傅某看看?”傅青阳难得露出一个感兴趣的表情。

    慕白蔹为难。

    “师尊,盒中之物乃弟子与阿蔹的秘密,不便拿予外人看。”慕深接过话,“若是师尊想看,不妨让阿蔹再做一个。阿蔹于机关之道,天赋极好。若能得师尊指点,那是再好不过了。”

    “再做一个,那多累。”慕白蔹撇撇嘴,有些不乐意。

    “……”他这是被这丫头彻彻底底嫌弃了吗?

    这世上诸学子,谁不天天盼着得他青睐,得他指点,可偏偏慕白蔹不买账,还连番两次被拒。

    你不稀罕,我还不愿指点呢!傅青阳冷哼一声,随即扭头看向高若兮:“若兮,你随我来。”说完,朝里走去。

    高若兮恭敬地跟上去。

    一路上,师徒俩并没有说话,直到走到后院一处池塘边。

    池内莲花盛开,亭亭玉立。莲叶下,锦鲤嬉戏,相互追逐,好不悠闲自得。

    高若兮却很紧张,完全无心欣赏这一池风景。

    “若兮,国师授你血玉箫,是希望你能慧眼识英雄。你若轻易被嫉妒所蒙蔽,拘泥儿女情长,又怎堪重任。”傅青阳抖了抖烟杆,话语间也严厉起来,“今日,我担下了你这桩事。一是觉得,那丫头确实该磨磨性子,容瑾那儿是个好去处。二是不想看到你与慕深心生嫌隙,徒惹他人笑话。今后行事,望你慎重。国师可以给你血玉箫,我也可以收回血玉箫。”

    果然,傅青阳知道是她做的。他作为一庄之主,不可能插手仆役这等小事,事先也不曾知道慕白蔹来了昆仑山,自然不可能安排她去天权峰。

    高若兮扑通跪了下来,伏地一拜:“师尊,若兮知错。”

    傅青阳吐出一口烟气,心中隐隐有了忧虑。这高若兮心思复杂,城府颇深,这血玉箫在她手中,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那边,慕白蔹送完了七日份的公文,与慕深约定取走时间,便回去了天权峰。

    慕深叮嘱她要跟紧言疏桐,可是,她根本没有跟着言疏桐的机会。容瑾以双手受伤、言疏桐架子太大指使不动为由,让慕白蔹负责一日起居,端茶送水、捏腿捏肩、喂饭喂汤一件不落。

    如果只是简单的日常起居,慕白蔹倒也没什么怨言。可是,容瑾却时不时能找个事情来折腾她。

    比如,本是好好散着步,林子里跑出一只花孔雀正开屏。慕白蔹刚夸了一句孔雀好看,容瑾却很挑剔说难看,让她拿剪刀把孔雀尾巴剪了。最终,她没能剪掉一根孔雀尾巴,却被孔雀啄了个遍体鳞伤。

    再比如,容妖孽乍见屋里跑出一只蟑螂,便要她把屋里上上下下打扫一遍。打扫完毕,还要将他一柜子衣服也洗了。洗到日落西山,她才勉勉强强洗完。

    短短几日干的活,比她之前二十多年干的还要多。她突然就有些后悔,那日就不该为里两枚迦叶果留在这里任由容瑾折腾。

    慕白蔹躺在床上叹了口气。

    夜深人静,忽起一阵埙声,悲凉、哀婉。

    这么晚了,谁在吹塤?慕白蔹想起身去看看,却发现眼皮不自觉地合了起来。

    迷迷糊糊中,她感觉有人推开房门走了进来。</li>

    </ul>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