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抱紧自己的大腿不放 > 第46章 凤鸣5
    “靖王你这是欺君,是谋反!”野心终于暴露出来,在大臣们之间引起轩然大波,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耳朵。

    “本王可未曾想要谋反呢。”不再装作兄弟情深的容烨,停下了要去看望皇上的举动,反而又扭回头一步一步傲慢的重新走回了大殿之上,就站在龙椅左边。

    “皇兄驾崩,本王深感痛心。然而国不能一日无君,这新任皇帝还是早日选出来为好。”话虽如此说,靖王还是成竹在胸趾高气昂的姿态,想一直卖弄风情的野山鸡。

    “先皇只留下了唯一的子嗣,大皇子是理所当然的江山继承人,缘何还要继续选择新帝?!靖王这是置祖宗家法于何地?”一宗室郡侯不可思议的看着靖王。

    随即马上就有另外一个人进行反驳。

    “话可不能这么说。先帝在丽妃宫中被人毒害,丽妃与其生下的大皇子都逃脱不了干系,若将这皇位继承给如此不清不白之人,岂非是让先帝死不瞑目?”

    “你,你们这是在颠倒是非黑白!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先帝中毒事件其中有蹊跷,你们居然不分青红皂白的污蔑先帝唯一的子嗣,到底是何居心?”

    “没错!靖王到底是何居心?凡事可是要讲究证据的。”底下大部分大臣纷纷附和。

    “难不成有证据证明大皇子是清白的吗?况且就算是先帝子嗣,但先帝生前并未立太子,且皇子年龄尚幼,如何能担得起这大雍江山,简直儿戏! 依老夫看来,还是靖王最合适,深得先帝信任暂代监国之职,管理朝政时间未有一丝懈怠,勤政爱民,反而是皇帝的上佳人选,所以臣请靖王登基。众位觉得如何?”

    “荒谬!简直荒谬!靖王的野心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你们这些人居然和他同流合污。老臣哪怕一头撞死在这金銮殿上,也绝对不会承认这个窃取皇位的阴险小人!”能够名留青史的御史台,哪个没有死谏过?他们从不畏惧生死,只为求心中的正义。

    本来是上朝的肃静地方,一朝宫变,喧闹的如同菜市场,而这一切在一个满身鲜血的黑甲将军出现之后,再次恢复了诡异的平静。

    “微臣不负靖王所托,谋害圣上的明妃母家王家满门抄斩,上下一百一十七口人,除吏部尚书之外,皆已伏诛。”黑甲将军下跪行礼,黑的发亮的铁甲上还在一点一点的往下滴血,浑身充满了凶煞之气,此为丽妃之父骠骑大将军柯韦

    “你说什么?!”吏部尚书王机,一个为国尽忠几十年忠心耿耿的老臣一瞬间像是被气疯了一样,面色狰狞可怕,什么涵养气度都消失了,拿着玉牒就想跟柯韦拼命。却被对方面无表情的躲过去,来不及收势,直接一头撞死在了盘龙柱上,划下了一道血印。

    事情的发展太迅速了,一切还未来得及反应,鲜血就染红了金銮殿。

    众人不由得胆寒,司马左相也面色凝重的皱起了眉头。“这是靖王颁下的旨意?”

    “不错,正是本王。自从本王查出幕后黑手是明妃想要毒害皇兄唯一子嗣,结果毒却被皇兄误服,从而导致皇上一病不起。本王就对王家恨不得欲除之而后快。可惜的是皇兄却看不到奸人收到应有惩罚的模样。。”

    现在没有人会把靖王的话信以为真,他们都在想着一个问题。王家因为忠君而被灭族,上一个是他们家,那么下一个会不会轮到我?看到宫殿门外层层把守着的重兵,没有人抱有侥幸心理。

    这已经不是他们嘴炮可以解决的问题,带兵入宫,这是逼宫啊!

    温相遭到皇帝厌弃,可他的长子却手握兵权驻守边疆,每三年和柯韦换防回京,是唯一能够和骠骑大将军抗衡的军队力量,但是远水救不了近火,等对方回来,黄花菜都凉了。

    “老臣恳请靖王登基。”虽然愧对先帝,但他不仅仅是只是作为一个臣子为国尽忠,他的背后还有家族,危难之际,他不得不为家族考虑,反正这天下还是容家的天下不是么?这样想着,左相再次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作为百官之首,丞相的话语在朝堂之上威力是巨大的,在司马相表态之后,一部分意志不坚的人以及左相党羽也纷纷支持了他的决定。

    “微臣附议。靖王德才兼备,登上皇位是众望所归。”

    “臣等附议。”

    刷刷的,朝堂之上跪下了将近一半的人,一张张人脸上都是尴尬至极的谄媚,看起来哪怕是让他们现在口呼万岁都能够立即照做,像极了一出好笑的默剧。

    “身为一国之相,居然是一幅奴颜婢膝的嘴脸,简直枉为臣子!”

    以吏部尚书一群人为首,坚决维护大统的保皇党痛心疾首!

    “真不愧是下品家族,即便登上高位也没有几百年来世家的美姿仪,巴结高枝,真是丢尽了世家读书人的脸面!”

    “祸乱朝纲,其罪当诛。奸相可要清楚后果?”

    …………

    司马骥全当没有听见众人的议论,永远都是温和而又认真的态度,完美的像是面具,只有眼中闪过阴霾。

    “众位大臣可是错了。本王就是欣赏左相这样识时务的人,良禽择佳木而栖,你们也该好好学学才是。”看戏看的认真的靖王直接坐在了龙椅上,狂妄而又嚣张。

    “是生是死,全凭你们自己的选择。希望你们不会让本王失望才好。”

    “我们即便是死也不会臣服于你这种不择手段窃取皇位的小人!”越是关键时刻越是能看出真正的忠臣风骨。

    “既然如此,本王就成全你们。可惜了这金銮殿的太监,怕是要多擦几遍地了。”容烨冷笑。

    “柯伟,全部交给你了。……柯伟?为何不听从本王的命令。”然而本应该是靖王身边一条忠心耿耿的狗却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微低着头,无人看清它的神色。

    “咳,你就不要为难柯将军了,能够让他听从命令的,只有朕。”一道熟悉的病弱温润的声音响起,很是贴心的向容烨揭示这原因。

    “怎么可能,你怎么还会活着?!”然而靖王却被这道声音吓得大惊失色,双目圆瞪,从龙椅上直接跳了起来。

    “没有如皇弟所想的那样,是朕之过。”在众大臣或失望或恐惧或激动的情绪下,容徵从正门一步一步走进。翻飞的明黄色龙袍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光,带着与生俱来的高贵和威仪,与站在龙椅旁边狼狈的靖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种区别犹如山鸡和凤凰,游蛇与巨龙的天堑之别。

    “皇上,您没事儿真是太好了。”

    “臣就说皇上福泽深厚,一定会化险为夷遇难呈祥。”

    …………

    无论是真心还是假意,惯会审时度势的大臣出口的只能是吉祥话语。然而在这群人中,有那么两个人显得格格不入。

    为什么?为什么在我做出如此艰难的抉择之后,你居然还会出现!为什么你没有死?司马骥的不甘简直要突破天际。

    还有一人却是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之中。怎么办?靖王没有登基,皇上一定会严查这次谋逆,难不成我们姜家真的连老天都不帮忙吗?

    “朕竟不知道靖王也会觊觎皇位?为什么?朕自问待你不薄。”

    “哼,别在这里装模作样。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本王输得起!况且本王的计划你一开始就识破了吧?你永远都是这样,装作受害者的模样一点一点的夺走我的东西,父皇的宠爱,名声,乃至于皇帝这个位置,如果不是你陷害我,如何都轮不到你这个命不长久的病秧子来做,本王还真是同情王太傅,至死都不明白这背后的推手是谁。甚至就下一个会轮到谁?本王很是期待。”

    </li>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补完了

    求别掉收藏啦!!</li>                    </ul>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