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王爷求你别宠了 > 第15章 告状
    一旁的侍卫都在努力的憋着笑,谁人不知九皇子的骑射功夫在众皇子中是最差劲的,如何能与臻王相提并论,恐怕是连年幼的十二皇子也比不过。

    “王爷自然是厉害的。”陶兮脸不红心不跳的道。

    “当然,就是我与三哥比……还是差了那么一丁点的。”萧岩看着来人立马嘿嘿的笑了起来。

    陶兮也立马侧过身,只见身后突然行来一道气势迫人的身影,她低着头心里有些瘆得慌,感觉对方一根手指头就能把她碾的稀碎。

    “半月后我会让父皇送你去山西剿匪,这段时间自己多准备。”萧臻语气不容置喙。

    闻言,萧岩那张脸瞬间五彩斑斓起来,瞪着眼猛地提起一口气,还不等他说话,面前的人已经迈步离去,他赶紧捂着胳膊追了上去。

    “三哥——”

    陶兮也连忙跟在身后,直到这时“咻”的一下一根利箭突然朝她飞来,吓得她脸色大变,连忙抱着脑袋往后退,直到撞上一堵肉墙,她胳膊突然被只大手紧紧锢住。

    娇小的身子突然撞了过来,萧臻一手握住她胳膊,只要一用力那胳膊绝对能断,却只见女子吓得还眯起了眼睛,也不知半夜偷看他的胆子去了哪。

    那只箭速度很慢,显然力度不够,就这么戛然而止的掉在了她一米处的地方,陶兮屏住呼吸,心跳依旧跳的飞快,她还以为出门就要遇刺客。

    “王爷恕罪!”

    这时一个侍卫拉着个八九岁的男孩连忙走了过来,男孩穿着一身骑射装,看起来似乎有些胆怯,一直在偷偷往这边看,很快又低下头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恰好先前那个国字脸的中年男人也走了过来,一边拱手行礼,“王爷恕罪,十四皇子只是近日才习的箭术,并不是有意冒犯。”

    萧臻扫了眼刚刚躲的飞快的女子,眉间一皱,“跑的倒挺快。”

    小脸一红,陶兮从来没有这么窘迫过,饶是平日理由再多这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狡辩,但这是下意识反应,早知道她就应该挡上去,说不定还能树立一个忠心为主的形象。

    易木在一旁脸色十分不好,那股不满都快冲破天际,平日有危险都是他第一时间挡在王爷面前,这小细作倒好,居然跑的比王爷还快,从没见过如此胆小如鼠的奸细。

    “就这力度,怎么可能会伤到三哥,去吧。”萧岩倒是笑着挥挥手,那个十四皇子像是如获大赦般连忙就走了下去。

    纵然年幼,可身在皇宫,早就见多了人情冷暖,像他这种皇子实在太多,而这个传说中的三哥才是最得父皇看重的那一个,若是惹怒了对方,怕是连母妃都救不了自己。

    “三哥——”萧岩赶紧锲而不舍的追了上去:“我这功夫还不到家,怎么能去那么远的地方剿匪呢,母妃肯定不放心,要是我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要怎么和母妃交代呀?!”

    陶兮心虚的跟在身后,努力做个透明人,直到出了练武场,车夫立马驾着王府的马车走了过来。

    “王爷也是为了您好,若要入朝,自然得拿出点功绩才能堵住悠悠之口。”易木突然拦在他面前。

    后者苦着脸,脑袋依旧往马车那边伸,他才不想入什么朝,当然,如果给他个闲职也是可以的,但去剿匪这么危险的事他可不想去,那一片官匪勾结哪有那么容易剿的。

    “三哥——”他还在不死心的叫唤着。

    易木坐在车夫旁边,陶兮只能跟在马车后头走,可是那个易木分明是在整她,居然把车赶的越来越快,她最后只能小跑起来。

    扫了眼后面的小细作,易木故意用力抽动马鞭,一旁的车夫一直往后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这可是王爷身边的陶兮姑娘,易侍卫这样怕是不好吧?

    直到马车进入闹市,但速度依旧不见减慢,陶兮追的满头大汗,叉着腰一脸怨念的瞪着前面,这个梁子她们是结下了!

    外面不时传来嘈杂的喧闹声,许是感觉到速度的不对劲,车厢里正在假寐的人突然眼眸一抬,抬手撩开帘子,只映入一片人来人往的场景,直到余光扫过一道娇小的身影时,他才视线一转。

    人流涌动的街道动不动就会撞到人,可陶兮哪敢慢下来,主子从来都不会等奴才,迟了就是她的罪过。

    见后面的人居然还没追丢,看起来弱不禁风,说不定还真会功夫也不一定,易木正欲加快速度,车厢里突然传来一道声音,“你如今的心眼倒跟女子一般小了。”

    马车戛然一停,易木欲言又止看了眼后面的帘子,又把视线投向那个追上来的小丫鬟,最后还是一把跳下马车,一点怨言也不敢有。

    好不容易追了上来,陶兮还想看为什么马车会停下来,却见那个拽的不可一世的易木跟在了后面,似乎要把位置让给她一样。

    既然如此,她自然不客气的坐了上去,一旁的车夫还客气的对她笑了笑,很快就继续赶车。

    车夫额前冒着虚汗,就连王爷也偏袒陶兮姑娘这边,这可是易侍卫头次吃瘪。

    等马车停在王府时,周管家也很快就迎了上来,似乎是有话要说,陶兮也识趣的加快脚步走在了前头。

    一想到惠妃送来了一批丫鬟,不知道玉竹会怎么安排她们,如果能替了她位置就最好不过了,这样陶兮才有机会脱身,正准备回去看看,可就在经过花园那处走廊时她又碰到了一个恶心的人。

    “这不是陶兮嘛?”

    马管事远远就瞧见了她的身影,当下就嘿嘿笑着走了过来,肥硕的身子顿时拦住她的去路,他身后还跟着两个小厮,同样拦住了陶兮其他退路,最近王府事多,再加上吴侍妾又死了,马管事一时间也拿不准王爷对这小丫头的意思,可这么久了,王爷也没有收下这小丫头,肯定没有看上她才对。

    脚步一顿,陶兮神情也跟着疏离起来,“奴婢还有事,还请马管事让一下。”

    女子身着一袭鹅黄色衣裳,身形玲珑有致,许是近日还长开了些许,那张小脸越发精致俏丽,哪怕比起府中的侍妾也惶不多让,马管事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又嘿嘿笑了起来。

    “听闻王爷颇为宠信你,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咱们都在替王爷做事,理应多交流走动走动对不对?”他笑的肆意。

    秉着反正都已经得罪了心思,陶兮突然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向对方冷声道:“有些话奴婢已经说过了很多次,不管马管事听不听得懂,奴婢还是那句话,若你继续纠缠不放,我可什么事都做的出。”

    闻言,马管事瞬间脸色一沉,没想到以往那个唯唯诺诺的小丫头居然敢这样和自己说话,以为到了王爷身边自己就拿她没办法了吗?

    他骤然一把抓住陶兮胳膊,脸上横肉挤到一块,“给你脸还不要脸了!能被老子看上是你的福气,这府中还没有老子得不到的人!”

    说着,他立马瞪了眼旁边的人,后者们显得有些犹豫,这可是王爷身边的人,可当对上马管事阴冷的视线时,吓得立马就去拉陶兮。

    一个小丫鬟而已,就算是玉竹又如何,他可是惠妃娘娘的人,就算是王爷也不能拿他如何,想到这马管事面上又带着点得意,指挥着人就把陶兮往假山那边拉,就算今天得不到这臭丫头,怎么也得讨点利息来才行。

    陶兮挣脱不得,突然就抬起一脚踢向那个马管事的命根子,后者“啊”的一声,脸色有些狰狞。

    “老子今日非得弄死你这臭丫头不可!”

    他一脸扭曲的要去抓陶兮头发,却发现另外两人突然松开手,神情慌张的跪了下来,他僵硬的回过头,只发现发现周管家不知何时站在了那,更让他畏惧的还是为首的那个气势迫人的男子。

    “王爷……”陶兮立马凑了过去,一脸委屈的低着头道:“马管事他……他不仅要玷污奴婢,还说就算奴婢是王爷的人又如何,这府里就没有他得不到的人,先前奴婢大胆偷梓蓝草,也是因为这个马管事断了奴婢和主子吃食,这才迫于无奈而已。”

    “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马管事浑身发抖的低下头,一边还瞪了眼陶兮,面上全是惶恐,“王爷明鉴,这陶兮向来偷奸耍滑,刚刚还辱骂奴才,奴才一再忍让,可她居然仗着是王爷身边的人,居然还敢对奴才动手,奴才一时气不过……这才想教训她一下而已。”

    见多了颠倒是非黑白的人,陶兮并没有多加解释,他相信是个人都能看明白谁才是被欺负的那个。

    易木抱着剑干脆扭过头去,结局已经不用想了,就连他也被王爷赶下了马车,更何况是这个向来不老实的马管事。

    女子青丝倾泄,手中还紧握着簪子,可见刚刚发生了什么,萧臻目光毫无温度的扫过地上跪着的人,声音微沉,“是吗?”

    </li>

    </ul>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