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东宫同人九公主(重生) > 第103章 一百零三
    我真的是惶恐极了,战战兢兢地瞧着李承鄞,李承鄞瞧着皇帝,似乎……没有任何惧怕……

    他可真胆大啊,真英雄!不愧是敢跟皇帝吵架的人,幸好我刚刚带他进来了,不然这会儿我指不定吓得六神无主。

    屋内静得出奇,皇帝不开口,我们谁也不敢出声。

    皇帝瞧了我们稍许,终于道:“明月,劳烦你去取些吃食来。”

    明月姐姐早认出我来了,又急又担忧地瞧了我一眼,我只能对她使了使眼色,让她不要担心。也不懂她瞧懂我的意思没有,但皇帝都开口了,她也没办法,只能退出去了。

    她一出去,我便跪在了地上,李承鄞也同我一起跪在地上,皇帝坐在上头,我们跪在下头。

    我又开始胡思乱想,我想我这下罪过大了,我带着李承鄞来逛窑子,还将他扮成了女子,最打紧的是还被皇帝瞧了个正着……

    我肯定会被重重地责罚,抄书什么的估计都还是轻的了,很可能还会挨鞭子,要是被乱棍打死,我下了地狱也无颜见列祖列宗……

    而且,我要是死了,阿爹阿娘都会很伤心的……还有李承鄞,他一定也会很难过,我是真的想一直陪在他身边的,我要是死了,他娶别的姑娘可怎么办?

    不对不对……我不会死的,我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就是皇帝也来逛窑子了,我们逛是逛,他逛也是逛,难道他还好意思叫我抄书或者将我乱棍打死?

    没事的没事的,我心想,就算被罚,我也罪不至死。

    好一会儿过后,皇帝终于发话了,只听他问李承鄞:“鄞儿,你为何会出现在此?还穿成这样?”

    我的头微微歪了歪,用眼角的光瞟着男扮女装的李承鄞。他会把我供出来,说是我带他来的吗?

    呸呸呸,我瞎想什么,我崴个脚他都要冷脸半日,应该不至于关键时候将我当靶子,让我苦苦受罚。

    李承鄞果然没有将我供出来,而是道:“回父亲大人,父亲大人为何而来,孩儿就为何而来。”

    他这话说得理直气壮,脸色都没变一下。

    皇帝是来找明月姐姐的,难道他也是来找明月姐姐的?为了见明月姐姐,还不惜穿女装扮成女人?

    不对不对,他刚刚都没怎么看明月姐姐,我觉得他就是知道皇帝会在这里,故意来这里见皇帝的。

    “这么说,你是尾随朕来的?”皇帝不动声色地道。

    “孩儿不敢。孩儿只是无意中得知陈氏女尚在人世,而陈家与孩儿生母顾家又有些交情,故而前来寻人。”

    “哦,那寻到之后呢?”皇帝又问。

    “翻案。”李承鄞道。

    “十余年前的旧案?”皇帝居高临下地看着李承鄞。

    李承鄞道:“是。孩儿作为晚辈,自当为母族讨回一个公道,洗刷当年的冤屈。”

    皇帝只是淡淡地道:“你说得倒是简单,人证何在?物证又何在?”

    “物证孩儿这儿自是要多少有多少,至于人证。”李承鄞的声音顿了顿,“父亲大人既已寻到了这儿,心里必定是有数了。孩儿希望顾陈两家上上下下百余条冤魂能得到安息,希望自幼未曾得见的母亲得到安息,因而,孩儿恳请父亲大人重审此案,还顾陈两家一个公道。”

    皇帝道:“你当知道,为政不得罪巨室,这么多年,朕白教你了?”

    “孩儿自当谨遵父亲大人的教诲。可,巨室之为巨室,都是天家给的,父亲大人不担心,给的权力太大,会失去掌控吗?还是父亲大人来此并非为了查案?”李承鄞似乎不怕皇帝突然冷下来的脸色,而是似笑非笑地道。

    糟糕,他这段话分明是在顶撞皇帝,要是皇帝龙颜大怒,他岂不是又要被揍一顿?我战战兢兢的揪着袖子,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皇帝好一会儿没出声,而后只是朝我道:“小枫,你去看看明月,叫她再温一壶酒来。”

    “父皇……”

    “嘘!莫要声张,我只是这里的一个客人。”皇帝打断我的话。

    他这明明是故意支开我,就像刚刚支开明月姐姐一样。可,他是皇帝,他开口了,我哪敢不从?我只得一步三回头地退出门外。

    我真怕皇帝大发雷霆,可我刚刚给李承鄞使眼色,让他少顶撞皇帝,他只是笑,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他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

    我在屋外转悠了一下 竖着耳朵听里头的动静,可却什么也听不到,真把我急得团团转。

    “周公子,周公子!”有个舞姬急匆匆地朝我跑来,声音很是着急。

    “怎么了?”我问。

    舞姬道:“悠娘,悠娘被人绑起来了,那些人蛮横得很,一闯进来就抓人,坊里头都是姑娘家,不敢出头,王妈妈特意叫奴家来寻你。”

    “什么人这么大胆?快带我去。”我气愤地道。天子脚下,居然有这等恃强欺弱的事情。既然我在鸣玉坊的人眼中是个男人,就要拿出男人的担当来,将那些暴徒赶出去。

    舞姬带着我一路来到了前楼,前楼的大堂闹哄哄的,围满了人,我越过重重人群,挤到了最前面,只听王大娘扯着嗓门高喊:“我还是那句话,想带走鸣玉坊的姑娘,没门!”

    “就是,门都没有!”我也张口喊道。

    “你又是谁?凭什么管本大爷的闲事?”那为首的人的目光立即瞪向我。

    只见他身材圆滚滚的,留着两撇黑胡子,是一个满脸横肉的大胖子。

    我说:“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你又是哪里来的混混?胆敢纵人行凶,无故绑架鸣玉坊的姑娘!”

    那为首的哼一声:“你才混混!本大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上京城孙二爷是也。”

    “孙二……”我笑道,“就是那个只会威胁孤儿寡母,到处放高利贷的孙二?”

    孙二脸一沉,“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小丫头,我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不然,二爷我,可不会怜香惜玉。”

    我说:“怎么,要打架吗?我还真不怕你!”我说着就将袖子挽了起来。

    孙二比我长得高一截,大概觉得我只是吓唬吓唬他,不敢动手,还凑近了道:“小娘子,你长得这样俊,凶巴巴的可不好,来,给爷笑一个,爷就放过你!”

    他说着便要抬手往我脸上摸,我简直恶心坏了,正欲一拳揍过去,就听“嗷”的一声,他已经青着脸,手臂咔嚓一声,仿佛断掉了。

    我惊呆了,不仅我惊呆了,这里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li>

    </ul>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