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冬至再见 > 第15章 少年(十)
    这周五贺礼章跟柏悦回来了,给冬至带了很多礼物,下午冬至刚到家时,就看见有好几辆车停在门口。

    冬至推门进去,看见一屋子人坐在沙发上聊天,有人看到她就立马侧过头跟旁边的人窃窃私语。

    “冬至回来了?”贺礼章把她带到沙发边坐下。

    冬至放下书包跟他们打招呼,“叔叔阿姨好。”

    坐在贺礼章旁边的男人说:“你好,小姑娘嘴挺甜的。”

    贺礼章略有些骄傲的笑了,摸着冬至的头对她说:“给冬至介绍一下,这是安恺叔叔,这是叔叔的妻子,这位姐姐是你哥哥的未婚妻。”

    冬至猛地抖了一下,眼神不明的看了眼贺炀晟,垂下头说:“姐姐好。”

    贺炀晟自己倒没什么反应,听到贺礼章介绍也只是淡淡的笑了下。

    安若冲冬至友好的笑,“你好,冬至。”

    冬至大脑一片空白,还是保持着礼貌乖巧的坐在贺礼章身边。

    “冬至在哪读书呀?成绩应该不错吧?”安恺温和的笑着说。

    “在一中。”冬至轻声说。

    “那成绩应该很好了!安若姐姐原先也考上一中了,不过她想出国读书,就没有去一中了,不然她还是你学姐呢!”安母在一旁说。

    冬至应了一声,然后就起身对贺礼章说:“阿叔,我先回房写作业了。”

    “好,你去吧。”贺礼章随意的点点头,跟人谈事去了。

    临上楼前,冬至看到贺炀晟跟安若到庭院去了,紧抓着书包呼了口气。

    写作业本来就是个借口,冬至不想跟哥哥的未婚妻坐在一起,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她很羡慕安若,但也知道自己比不上她。

    一直以来冬至都知道哥哥迟早有一天会结婚的,在自己变得配得上他以前,他怎么可能会等自己,只是她不想看到哥哥结婚,她喜欢哥哥。

    她把对哥哥的喜欢都藏在抽屉里,全是为哥哥雕的木像,每一个木雕都承载着一份厚重且青涩的暗恋。

    哥哥,等等我也不行吗……

    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冬至慌忙擦了眼泪,起身去开门。

    “冬至,我跟安若要出去逛一逛,你要一起吗?”是哥哥,身边站着笑的迷人的安若。

    冬至低着头说:“不去了,作业还没写完。”

    贺炀晟敏锐的听出她浓重的鼻音,奇怪的问她:“怎么了?鼻子怎么堵了?”

    “没有,可能是有些感冒。”冬至连忙摇头。

    贺炀晟不疑有他,继续说:“作业可以先放一放,读了一周的书也该放松下,带你去吃好吃的怎么样?”

    “是啊冬至,一起出去吧,放松一下心情。”安若说。

    冬至感觉心抽痛起来,抬起头对两人笑了下,“真的不用了哥哥,安若姐,你就跟哥哥好好出去玩吧,我不打扰你们了。”

    贺炀晟看见小姑娘眼睛红红的,又碍着有外人在场,不好多说什么,只得点点头说:“那你先写作业吧,我给你带吃的回来。”

    “嗯,谢谢哥哥。”冬至道了谢就关上了门,深吸口气又重重地呼出来,努力想把眼泪逼回去。

    安若姐很美,配哥哥刚刚好。

    冬至想着,眼泪就忍不住的掉下来了。

    贺炀晟跟安若一前一后的走在路上,也没有回头看她一下。

    安若追上去,对他说:“你妹妹,挺可爱的。”

    贺炀晟面色柔和,说话也不温不火的,“嗯。”

    “不至于对我这么冷漠吧?”安若笑说,“放心好了,我们两家只求一个合作,咱们的事成不成还不一定呢!”

    安若知道贺炀晟不想娶她,刚好,她也不想嫁。

    贺炀晟还在想刚刚冬至的事,听到她说也没多大反应。

    “虽然我们的婚约一开始就定下来了,但等到我国内事业稳定了,我会跟我爸妈说解除婚约的。”

    “没关系的。”这个婚约对贺炀晟来说影响不大,他虽然不喜欢被操纵,但对他来说娶谁都是一样的。

    “那你愿意娶,我可不愿意嫁。”安若开玩笑说。

    “那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做吧。”贺炀晟平淡的对她说,一点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你心还真是够大的,就没一个喜欢的姑娘?”安若顺手点了根烟说。

    贺炀晟顿了几秒,“没有。”

    他刚刚怎么会想到冬至?贺炀晟,别太过分了,她可是妹妹。

    “那你感情生活还真单调。”安若冲他吐了一口烟,在烟雾缭绕里她的脸显得分外好看。

    贺炀晟微微别过头去,“这么说安小姐感情经历应该挺丰富的。”

    安若听到就笑了,停下脚步凑近他,声音有些勾人,“怎么?想了解我?”

    “安小姐误会了。”贺炀晟退了一步,笑着说。

    安若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你这样子还挺有趣的,比平时那副油盐不进的样子生动多了。”

    贺炀晟没说话了,轻轻皱了下眉说:“前面有家蛋糕店,我去买东西。”

    没等安若说话就径直往前走了。

    安若慢慢跟在他后边,等在外头抽完了烟才推门进去。

    “给你家小姑娘买的?”见贺炀晟正认真的瞧着橱柜里的巧克力蛋糕,安若问。

    “嗯。”贺炀晟指了指一个蛋糕,对服务员点头示意了一下。

    “怎么不多买一些?你这有点抠啊。”安若半是嘲笑道。

    贺炀晟掏出钱夹来付了钱,说:“晚上甜食吃多了容易发胖,小姑娘在意身材。”

    安若笑眯眯的盯着贺炀晟说:“这么贴心的哥哥,害我都想要一个了。”

    “令兄听到了应该会很开心。”贺炀晟说。

    “先生,您慢走。”

    贺炀晟提了蛋糕就出去了,往回家的路上走着。

    “这就回去了啊?”安若站在原地不肯动。

    “你也可以回自己家。”贺炀晟头也不回的说。

    安若想了想,就说:“那你回去了记得跟我爸妈说我找朋友去了。”

    贺炀晟点了点头就走远了。

    “这男人……”

    安若伸手拦下辆计程车报了个地址就走了。

    贺炀晟到家时客人都已经走得差不多了,碰上出来的安家夫妇,跟他们说了一下安若的去处就进屋了。

    “回来了?”贺礼章坐在沙发上叫儿子过来。

    “嗯,出门给冬至买了蛋糕。”

    “跟安若相处的怎么样?你们之前在国外也见过吧?她是个好姑娘。”贺礼章说。

    “挺好的。”贺炀晟没有明说,只是轻描淡写的讲了一下。

    “那行,你去把蛋糕给冬至吧,这孩子写作业写到现在,估计也累了。”贺礼章摆摆手让他去。

    贺炀晟应了一句,提着蛋糕上了楼。

    “冬至,冬至。”

    里头没有传来动静,贺炀晟看了看时间,才八点,冬至应该也没有睡。

    过了一会儿房里才有响声,冬至给他开了门。

    贺炀晟见冬至穿着睡衣,知道她是刚洗了澡,提着蛋糕说:“给你买了巧克力蛋糕,要不要尝一下?”

    冬至点了点头,让出一条道来,“哥哥进来坐会吧。”

    贺炀晟刚要说不用,毕竟冬至也长大了,但转念一想又觉得没什么,就进去了。

    “来,尝一下味道怎么样。”贺炀晟把蛋糕递给她。

    冬至吃了一勺,眼睛莫名其妙就有些湿润,赶忙低下头去。

    忽然一双手捧起她的脸,贺炀晟紧紧的盯着她红红的眼睛,“怎么哭了?之前哭是为什么?现在怎么又哭了?”

    冬至侧过头去避开他的视线,佯装欢快的说:“没什么,可能眼睛有些发炎吧。”

    贺炀晟紧皱着眉,让她抬头看自己,“到底怎么了?”

    毫无预兆地,冬至眼泪珠子就一股脑的都出来了,把贺炀晟都吓了一跳。

    “怎么了?别哭别哭……”贺炀晟有些手忙脚乱,他还从来都没见过冬至哭成这样。

    冬至吸了下鼻子,泪眼朦胧的看着他,一抽一抽的说:“哥哥……”

    “我在呢,没事的,不哭了啊……”贺炀晟温柔的给她擦着眼泪。

    “我……”冬至好想就这样跟他说出口,这样自己也不会被压的喘不过气了。

    “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学习压力太大了?”贺炀晟把她手里的蛋糕端走,轻柔的把她搂紧怀里,拍着她的背说,“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了,相信自己总会做好的,学习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哥哥相信你可以的,冬至很厉害的。”

    冬至几近失声地哭着,手里紧紧抓着贺炀晟的衣服,“哥哥……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你喜欢我。

    “总会知道的,一切都要慢慢来,有一天你会发现你想要的结果都在等着你的。”贺炀晟安慰道。

    “可是……我等不到了……我已经来不及了……”你要结婚了……

    贺炀晟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了,冬至的哭声引来了贺礼章夫妇,站在门口询问怎么回事。

    “冬至啊,怎么哭了?遇到不开心的事了?”柏悦坐到冬至身边,安抚性的摸摸她。

    冬至连忙从贺炀晟怀里出来,低头擦着眼泪,摇摇头说:“阿姨阿叔,我没事的,只是情绪有些不对劲。”

    贺礼章也走了过来,柔声劝慰道:“情绪不好发泄出来就没事了,明天周六阿叔带你出去玩,让你好受一些好不好?”

    “谢谢阿叔,我给你们添麻烦了。”

    “你这孩子……”柏悦说,“有不开心的事就跟阿叔阿姨讲,你要是嫌我们年纪大有代沟,你就跟哥哥说,好吗?”

    冬至点了点头,“好。”

    “好了,那今晚就早点休息吧,明天才有精神出去玩。”柏悦摸了下她的脸,说。

    “好,阿姨阿叔晚安。”冬至目送着他们出去,见贺炀晟还在一旁,低声说:“哥哥,我想睡觉了。”

    贺炀晟站起身,叹气说:“那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就跟我说,知道吗?”

    “嗯,谢谢哥哥。”

    贺炀晟觉得这样的冬至有些让他不适应,但也只当是小姑娘心情不好了,把蛋糕收拾好就出去了。

    看着贺炀晟贴心的替自己把灯关上,冬至就再也忍不住了,无声的哭起来。

    哥哥不知道自己喜欢她,他也只是把自己当妹妹,可她真的好喜欢哥哥啊……

    休息了一晚冬至情绪也恢复了,清早柏悦就叫她起来了,说是要让她准备一下带她出去散心。

    “阿姨,昨晚真的是不好意思了,还吵到你跟阿叔……”冬至捏着手有些无措的说。

    柏悦一笑,把她拉到身边坐下,“你啊,总是跟阿姨客气,阿姨把你当自己的女儿。”

    冬至不好意思的揉了揉头发,对柏悦腼腆的笑了。

    “好了,你收拾收拾下楼来,你哥哥跟安若姐都在下面等你呢。”柏悦抱了她一下转身下去了。

    冬至愣了下,忍着心里的不适感把自己收拾好下楼了。

    “来,冬至,吃早饭。”柏悦把早餐放在她面前,冬至道了谢低着头安静的吃起来。

    贺炀晟看了看冬至没什么表情,问她:“冬至,没胃口吗?”

    冬至抬眼看了下他,又看了看坐在他身边的安若,摇头说:“没有,肚子有些不舒服吧。”

    安若给贺炀晟递了牛奶过去,闻言就看向冬至,“是胃不舒服吗?”

    冬至顿了下,轻轻地“嗯”了一声。

    “胃痛吗?要不要去看看医生?”贺礼章问。

    “阿叔,我没事的,大概是昨天下午吃太辣了。”

    贺炀晟皱了眉说:“你吃不了辣,怎么在学校跑出去吃辣的?”

    “同学叫我去,不太好拒绝。”冬至低声说。

    贺炀晟话一说完就觉得自己语气有些不好,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

    安若抚上他的手,示意他别太凶,看着冬至说:“你哥哥也是关心你,冬至,要是痛的不行就去医院看看好吗?”

    看着他俩碰在一起的手,冬至吐出口气说:“不是很痛,谢谢安若姐。”

    贺炀晟看了冬至一会,想了想说:“以后中午回来吃饭吧,让管叔接送你,顺便午休,晚饭就让玲姨送……”

    “哥哥,我不用!”没等他话说完,冬至就拒绝了。

    贺炀晟没说话,有些诧异的看着她。

    冬至微低下头,说:“哥哥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吃辣的,不用麻烦管叔跟玲姨。”

    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安若赶紧打圆场笑道:“好了炀晟,冬至也是个大姑娘了,在学校自由自在的,跟同学一起出去吃饭多好呀,你也别担心了。”

    贺炀晟沉默的点点头,没多说什么。

    贺礼章说:“都吃好了吗?吃好了我们就出发了!”

    冬至跟在他们后边,看着贺炀晟跟安若的背影神情有些落寞。

    柏悦上前来环住她说:“冬至,其实这事也不该是阿姨跟你说,但是阿姨很担心你,虽然这不是坏事但难免会有影响,阿姨就想劝劝你。”

    一听这话,冬至心里就一惊,难道阿姨跟阿叔知道自己喜欢哥哥了吗?</li>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对正在看此文的小可爱们说声不好意思,这两天有事所以没有更新,谢谢你们。</li>                    </ul>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