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穿书后我只想当寡妇 > 第19章 第19章
    阮依诗嘟着嘴巴,眼睛水汪汪的,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景临哥哥,你结婚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她咬了咬下唇,继续说:“景临哥哥,你就这么讨厌我,连婚礼都不愿意让我参加吗?”

    听到这里,姜遥哪里还能不明白这位阮小姐是对霍景临芳心暗许了。

    可看霍景临对她避之不及的模样,大约是根本不喜欢她吧。

    但这和她姜遥又有什么关系。

    这俩人的事情就该他们自己解决,她才懒得掺一脚。

    姜遥轻轻拂开霍景临的手,将自己的手腕解脱出来,她微微一笑:“阮小姐,不如你们找个咖啡厅坐下来慢慢聊,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阮依诗原本以为这女人是个难缠的对象,已经做好要先解决这个女人的准备了,可她没想到,这女人居然主动退出,还把霍景临推给她。

    算这女人识相!

    阮依诗心里冷哼一声,面上却一脸期待的看着霍景临。

    但她又怕自己的心思彻底暴露,于是又装得一副白莲花的模样,“景临哥哥,这位姐姐的提议你觉得如何?”

    “她的是我的太太,你该叫她嫂子。”霍景临沉着声,这短短的一句话,却让阮依诗愕然愣住。

    霍景临凉薄的眼神让阮依诗有些发怵,她从没见过霍景临这副冷冰冰的样子。

    阮依诗走上前,眼睛里满是委屈,不情不愿喊了一声:“嫂子。”

    阮依诗这一声嫂子,让姜遥听了感觉能折寿半年。这女人心里指不定怎么骂她。

    霍景临再次伸手,把姜遥往怀里一揽,男人的气息瞬间就席卷了过来。

    姜遥的手指微微蜷缩,颤了颤,她小声说:“你们俩的事情能不能别牵扯我,我可不想当炮灰。”

    霍景临低下头和姜遥的眼神对视着,嘴角勾出一抹弧度,而后眼眸一抬,直视阮依诗,“和别的女人喝咖啡,我太太会吃醋的。”

    姜遥瞪着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了什么话。

    阮依诗则捏着粉拳,死死咬着下唇,阴狠毒辣的眼神落在姜遥身上,若是眼神有热度的话,恐怕姜遥的身体已经被高温度灼烧了。

    “阮小姐若是没什么事,我和我太太就先离开了。”

    说完,霍景临就拥着姜遥离开了。

    阮依诗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两人离开,气得狠狠跺脚,手里拎着的奢侈品也被她一气之下扔了出去。

    坐上车子,姜遥觉得有些奇怪,阮依诗叫霍景临哥哥,那想必两人是从小便认识的,可她从未听人说起过这位阮小姐,甚至在书里,这位阮小姐也从未出现过。

    那么,她到底是谁,霍景临又为何对她如此冷淡?

    “不该知道的事情不要问。”男人冷淡的声音传来,激得姜遥瞬间瑟缩了一下。

    姜遥拉过安全带系上,正襟危坐,“你的事情,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车子行驶路程过半,姜遥接到了霍夫人打来的电话,让她晚上和霍景临一起回老宅,姜遥答应下来之后,让霍景临直接送她去老宅。

    到了老宅之后,霍景临索性就留了下来,只打了个电话给秘书韩让,让他安排好一切工作。

    姜遥奇怪霍夫人为什么叫他们回来,只是她是小辈,不好询问,于是便耐着性子焦灼的等待。

    下午五点左右,霍老爷子品茶下棋的下午茶时间结束,从老友那边回了宅子。

    “明家那个老头子,棋品差得很,眼见要输了就悔棋,真是气人。”霍爷爷摆摆手,“我以后,再不和他下棋了。”

    这样的话姜遥听得耳朵都快要起茧子了,霍爷爷退休之后,在家闲不住,就喜欢叫上老朋友一块钓鱼品茶下棋,这前两项还行,只有这下棋,霍爷爷总是不能满意,每次都说不再和老友下棋了,可第二天呢,又会忘了之前说的话。

    “爷爷,您棋艺精湛,就让让吧,否则那不成欺负旁人了?”姜遥开口劝慰。

    这一句话说到霍老爷子心坎里去了。

    霍老爷子年纪大了,年轻时的那些好友活到至今的也没剩下几人,这其中还有不少去了国外修养,能和他说上话的也就明家的老爷子了。

    他嘴上是嫌弃明老爷子,但心里确没有半分怨念。

    管家上来给霍老爷子递上茶杯,霍老爷子细细品了一口,“遥遥这话说的对,那明老头棋艺差得很,就当我让他了。”

    霍老爷子把手里的杯子递给管家,“景临,你随我去楼上下盘棋。”

    “好。”霍景临应声。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楼。

    姜遥则陪着霍夫人在偏厅休息。

    两个小时后,管家急匆匆来了偏厅,脸色大变,“夫人,太太,阮小姐来了。”

    霍夫人一时没想起是哪位阮小姐,“哪位?”

    管家小声提醒:“阮依诗小姐。”

    霍夫人表情一下子严肃起来,“她来干什么?”

    “说是来拜访您和老爷子的,您看,要不要请进来。”

    霍夫人沉默了半晌,“请她进来吧。”

    ……

    阮依诗进来后,手里提着燕窝和大红袍,分明就是打听清楚霍夫人和霍老爷子的喜好,准备投其所好。

    与下午见到她时不同,这次,她换上了一身大方得体的衣服,“阿姨,我们好久没见了,上一次见面都是五年前的事情了。”

    霍夫人表情立刻冷了下去,显然是不欢迎阮依诗的到来,“阮小姐不是举家迁往国外去了吗,怎么有空回来?”

    阮依诗眼睛水汪汪的,委屈极了,“阿姨,您从前都叫我依依的,现在为什么这么见外了?”

    “霍家与阮家并不相熟,这么叫恐怕不合适。”霍夫人沉着脸,声音也透着寒意。

    姜遥还从未见霍夫人这么生气过。

    她越发好奇阮依诗和霍家到底有什么愁怨,竟能让一向温和端庄的霍夫人动怒。

    阮依诗示弱:“阿姨,从前是我不好,我已经知道错了。”

    霍夫人冷笑一声:“阮小姐不必这样,东西拿回去,霍家并不缺,以后也不用上门来了,我们霍家招待不起。”

    “阿姨……”阮依诗一张脸泫然欲泣,似乎是受到了巨大的委屈一般,眼眶里都蓄满了泪水。

    “怎么了?”霍老爷子沧桑的声音传来。

    等进了门,看见了阮依诗,立刻勃然大怒,“谁让她进来的,出去,立刻出去。”

    姜遥吓了一跳,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这其中的来由。

    阮依诗眼角带泪,“霍爷爷,我……”

    “管家呢,还不把人送出去!”霍老爷子声音厚重,听得人耳膜都跟着颤动起来。

    霍老爷子气上了头,剧烈咳嗽起来,姜遥忙上前帮他拍背顺气,“爷爷,您别生气了,身体要紧。”

    霍老爷子情绪慢慢稳定下来,手颤巍巍的指着阮依诗,“让她走!”

    姜遥下意识看向一旁的霍景临。

    男人欣长挺拔的身子立在偏厅中央,一身黑色的西装衬得他俊朗非凡,英俊的脸庞疏离而又冷淡,他眼眸深沉,像一汪深不见底的潭水,眼神所到之处迸发出的寒意,让人心尖都忍不住颤动。

    “阮小姐,霍家不欢迎你,请你立刻离开。”

    阮依诗没想到连霍景临也会出言赶她离开,她的尊严立刻碎落成片,一片一片宛如锋利的刀片一般,割裂着她的心。

    她眼神有些愤懑,也有些不甘,“景临哥哥,为什么不能原谅我呢?那件事,我不是有心的,我也是受人蛊惑一时蒙蔽了心智……”

    霍景临的眼神更为疏冷,脸色阴沉得宛如修罗一般。

    显然阮依诗的话再次揭开了他不愿意回想起来的伤疤。

    “请你离开。”

    男人的声音低沉暗哑,却不容拒绝。

    阮依诗知道此刻眼泪没有用,便轻咬着唇,带着哭腔说道:“既然大家都这么不欢迎我,那我走就是了。”

    门外的管家立刻上前,动作迅速的拿起阮依诗带过来的东西,“阮小姐,我送您出去。”

    阮依诗念念不舍,眼含秋波望着霍景临,期盼着能从霍景临的眼神里看出些什么,可霍景临却连一个眼神都不曾施舍给她。

    阮依诗一口银牙几欲咬碎。

    ……

    姜遥默默站在一旁,没有出声,她明明白白感受到空气中飘散出来的愤怒。

    她不知道阮依诗做了什么让人不可原谅的事,但她能猜出这一定不是件小事,或许是牵扯到了霍家。

    她虽然很好奇,但她也知道,这件事并不是她应该过问的,于是她便三缄其口,只当什么都不知道。

    “遥遥,吓到了吧?”霍老爷子柔声细语。

    姜遥轻轻摇头,“没……没有。”

    “爷爷您多注意身体,不要生这么大气了,对身体不好。”姜遥劝道。

    霍老爷子叹了一声,摆摆手,“罢了罢了,用餐去吧。”

    姜遥偷瞄了霍景临一眼,见对方脸色阴沉,便上前扶着霍老爷子去餐厅了。

    霍景临身体笔直立在原地,肃穆而又萧寂。

    霍夫人轻轻一叹,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声音有些哽咽:“景临,这么多年了,放下吧,你爸爸他……不会怪你的。”

    </li>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阮依诗到底做错了什么?霍爸爸到底怎么死的?一切尽在明晚的更新~

    *

    安的预收请各位小可爱赏脸看一眼,如果能收藏一下的话就更好啦,戳作者专栏可看【球球大家收藏一下(^з^)】

    *

    感谢“见枫秋意”送的营养液,笔芯~(^з^)~</li>                    </ul>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