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少年他眼底有光[电竞] > 第7章 放逐之刃.锐雯

第7章 放逐之刃.锐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魏焱虽然打得浪,但是毕竟技术过关,在拿到第一条大龙后,一三一分带推掉对面三路高地,魏焱在对面野区逛一圈,打了个红爸爸吸血补了些状态后五人集结点爆基地。

    江淼淼嘘了口气,小心觑了眼魏焱的神色,只见他面色淡淡,看不出对自己的表现到底满不满意,她咳了咳清清嗓子,低声问道:“焱哥,还排吗?”

    “不了,你自己玩。”

    江淼淼一瞬间以为他是在嫌弃自己,抿了下唇没说话。

    魏焱推开椅子起身,走上二楼,王礼正站在楼梯口等他,两人一起走到王礼的办公室,罗志渊、季阚和纪舒也在,几人面色均算不上好看。

    魏焱走到沙发边坐下,问道:“你们想怎么处理这个事?”

    王礼烦躁地薅了把头发,一头仔细打理的头发被薅得乱糟糟的,咬牙踹了脚墙角,挥手一指纪舒,“你跟他说。”

    纪舒是BYM的数据分析师,她打开电脑桌面的一个文件夹,一边翻看一边说:“春季赛才刚开始,如果换下了马元凌我们就只有用邱越,但邱越那孩子的风格……”

    她顿了一顿,继续说:“他暂时还不能顶替马元凌的位置,不论是操作还是心态邱越现在都不合适,如果一定要让他上场的话,我们这个春季赛会打的很艰难。”

    辅助的重要性不会有谁比AD知道的更清楚,他知道纪舒的顾虑,但不代表他要认同,他讽刺地扯了扯嘴角,“所以,我要容忍这么个玩意儿继续留在我的战队?”

    “魏焱,”罗志渊说,“我知道你不能容忍这个事,你觉得他这种做法是对这个职业的侮辱,但是,如果换下了马元凌,邱越能不能扛起这个大梁你心知肚明,BYM不止你一个人,云客,乔席意,顾安,他们每天训练十几个小时为了什么?今天如有别的选择,我们都不会纵容他,你放心,我们会尽快找到新的辅助,等到夏季赛你想怎么处理他都可以。”

    魏焱眼底的阴郁弥漫,他嗤笑了声,起身理了理衣角,“随意,你们愿意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和魏焱打完游戏见他上楼,江淼淼去冰箱拿了水果洗干净抱着盘子窝在椅子里看昨天DW和EM的比赛回放,这两只队伍水平差不多,在lpl都数中上流,不论是打架还是运营都有自己的一套。

    看着可谓神仙打架,江淼淼正看的兴起,耳朵上的耳机倏的被人取下,微凉带着薄茧的指尖擦过她被耳机捂的有些烫的耳朵,她瑟缩了一下,扭头看见是魏焱,心吓一跳,见他面色难看,踩在椅子上的双腿放下去,穿上拖鞋站起来面对魏焱,轻声问:“焱哥,怎么了?”

    魏焱把耳机放到桌上,看了眼她电脑屏幕,“打游戏,双排。”

    只有五个字,血腥气十足,她摸了摸脖子,点头,“好。”

    回神正和一脸诧异的云客多上目光,云客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指了指魏焱,目光疑问。

    江淼淼摇了摇头,一进游戏看魏焱秒锁了个德莱文,她轻轻叹了口气,按了泰坦。

    陪魏焱在整个王者峡谷浪了一个晚上,江淼淼一辈子打游戏都没有打过这么疯,越塔都不算什么,虐泉一打五都给安排上了,她按了按额角,凌晨四点,看着对面基地爆炸,她靠着椅背低低笑起来。

    痛快,真的痛快。

    魏焱听见她的笑声,伸手拿水的动作顿了一下,眼底的郁气消散了许多,嘴角略略勾起,起身关了电脑,把手里的矿泉水抛给江淼淼,“睡觉。”

    江淼淼手忙脚乱接住水,点点头,“焱哥晚安。”

    魏焱摆摆手,往楼上走。

    江淼淼等他走回房间关了门,伸手关了电脑,光着脚走过去关了客厅的灯,诺大的客厅顿时陷入黑暗,仅有的一点光来自落地窗外的月光,她靠着墙一点点缩下去蹲在地上,抿着唇眼神落不到实处。

    微凉的空气落在她裸露的胳膊上,激起一小片鸡皮疙瘩,搓了搓胳膊,她额头抵在膝盖上闭着眼,脑里思绪万千,许久,她低低笑了声。

    和刚才那轻松愉悦不同,这笑太压抑了。

    不过这种整个世界只有自己一个的感觉她上辈子已经习惯,又沉默着坐了一会儿起身拍了拍衣服,转身往楼上走。

    这时候玄关处传来门锁转动的声音,在这安静的客厅里显得分外明显,她顿住脚,扭头看去。

    门锁打开后,门被从外面拉开,门口灯光扑进客厅,照亮了门口的人。

    她穿一身浅粉色及膝连衣裙,斜挎着同色的链条箱包,一手扶着行李箱,一手推开门,微卷的长发蓬蓬地铺在肩上,一张脸可爱精致,就像是摆在橱窗柜台里标着“不可售卖”字样的精美洋娃娃。

    精美洋娃娃似察觉到了她的目光,疑惑地朝她的方向看过去,伸手按下开关,明亮的灯光充盈整个客厅。

    江淼淼不自在地抬手遮住眼,缓了缓才放下手。

    官愿已经换了鞋拉着行李走到客厅,仰躺在沙发上,奔波一天的她舒服地叹了一声,偏头看向还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看着自己的江淼淼,弯弯眼睛,涂着橘色调唇釉的嘴唇勾出甜蜜的弧度,“淼淼,怎么还没有休息?”

    面对她的问候,江淼淼不仅没感受到友好,甚至还有些慎得慌,她眼前这个穿着打扮像个高中生的女孩子却是书里魏焱黑化后最锋利的一把刀,有的时候甚至比魏焱这个反派更心狠手辣,手段也更龌蹉上不得台面,好几次若不是魏焱不同意,她早找人打断男女主一双手了。

    可她长的也是真的无害,就像是水蜜桃味的水果糖,可谁又能知道甜蜜的糖衣里面包的是什么呢?

    原主看不破,可是曲远晴只在第一天陪原主来到基地接触到官愿以后就清楚察觉了她的恶意,原主在她的提醒下也察觉到了官愿对自己的排斥,她也不是愿意热脸贴冷屁股的人,既然知道她排斥自己,那么原主也就对她没什么好脸色,和她闹过几次,偏偏每次官愿都是一副好脾气任她欺负的模样,这也就更导致了原主在基地里不受人待见。

    江淼淼对于这种口蜜腹剑的人没什么好感,她自觉自己不是软妹币,不是人人都喜欢自己,所以她从来不愿意去讨别人喜欢和与自己讨厌的人虚与委蛇,故而她像是没有听到一样,打开冰箱拿了一瓶矿泉水往楼上走。

    “听说你向wik出卖了我们战队的消息?”官愿的双手交叠搭在沙发靠椅上,歪着脸枕在上面,面上是可惜的神色,眼底却是毫不掩饰的恶意,“真可惜,按着阿焱的脾气你恐怕是不能继续待在BYM了,唉——淼淼,你要是一开始就没来BYM就好了,哪里会闹出这一场呢?看看,微博上闹得多难看。”

    江淼淼捏着水瓶的手微微用力,面上却带着云淡风轻的笑意,略略颔首表示自己知道了,口吻敷衍:“多谢你的关心了,不过有心思在这跳脚不如想想怎么保养皮肤吧,毕竟……呵。”

    她意味不明得扫了她一眼,摇了摇头,兀自走上楼。

    感受得到官愿投在自己身上如刀如剑的目光,江淼淼高兴地咧了咧嘴角,官愿的皮肤当然没什么问题,不仅没什么问题,还特别好,不过不妨碍她要拿这来说事。

    官愿喜欢魏焱,不然一个相貌好家世好学历高的娇小姐愿意来BYM当心理辅导师?

    可是她比魏焱大了快整整十岁,所以才会拼了命的往年轻上打扮,所以才会这么看重自己的一张脸,按着修养,这么戳别人伤处是一件极其不礼貌的行为,不过江淼淼的素质一向不怎么稳定,时高时低、因人而异,对于这种一见面就踩自己痛脚的人真没什么好客气的。

    回到卧室,江淼淼舒舒服服洗了个澡,关灯窝进被窝里,翻来覆去烙煎饼一样不知道来回转了多少回仍是一点睡意也没有,按着她一贯的生物钟本该是睡的最熟的时候。

    她伸手摸到枕边的手机,按亮,点开微博。

    不可否认,官愿的话对她有影响,今天因为时间已经晚了,而且澄清……洗白的事还要和wik战队那边商量着来,所以今天官博并没有就马元凌传出去那些话做出应对,这放在不知情的网友眼里,妥妥的就是江淼淼的确是和wik有见不得人的勾当,而BYM官博至今还没有动静就是默认了这件事情。

    在吃瓜网友、战队粉丝、战队黑粉和某些居心叵测之人的共同推动下,这事越炒越热,在热搜榜上的位置越来越高,甚至把一个三线小花出轨的热搜压在下面。

    尽管近两年大众对电竞圈的关注力度有所上升,但和娱乐圈还差的远,就江淼淼这知名度,能碾压个三线小花出轨的新闻,说没人买热搜她都不信,点开热搜话题。

    胡乱看了一些网友的微博,忍不住想宰了自己这不听话的手,都说了这里面肯定没什么好话,还非要点开,看着一群群明明什么都不知道还非要出来透露各种“真相”的人,江淼淼只觉得可笑,写细节描写真是绝了,要么就是这些人集体在BYM安摄像头录音机了,要么就是BYM地板成精自学成才学会玩微博写故事了。

    江淼淼木着脸面无表情退出话题,随手往下划了两下,退了微博,顿了顿,她倏然想起刚才看到的字样,她眼神一变,重新打开微博,找到刚才看到的那一条热搜。

    #BYM官愿点赞#</li>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锐雯:断剑重铸之日,骑士归来之时!

    我超爱她这句话~</li>                    </ul>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