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太子妃是假怀孕 > 第13章 (13)
    再度往回走,日落西沉,金色的阳光点缀在身旁的人的肩头,面目的线条在夕阳西下柔和了几分,最令人奇怪的也是,他脚步明明那么快,今日非要与自己一起走是什么缘故。

    “太子今日不是还要去太学么,让人家的学生子弟在一旁就这样等着也不是个办法……”

    “不急。”

    他的声音坚定而有力,夏日的气息里夹杂着傍晚的草木味,华柔柔无心去探讨他话背后的深意,只因那群蚊虫实在令人心生厌恶。

    可挠痒这一件事,得露出手臂来,光天化日之下,掀起自己的衣服来,华柔柔可不好意思。

    抓耳挠腮的丑样,更是在这样的场景很不合适。

    好歹算是前夫,也得保留些基本的外在形象。

    “可是……”

    一边说着可是,一边的步伐又跟上了太子殿下的华柔柔面无表情,眼神呆滞,一只小手轻轻地给自己挠了挠后背。

    太子的目光不偏不倚地对上,“可是蚊虫叮咬?”

    华柔柔恍若回神,略有些腼腆道,“是。”

    “孤这里有药膏,孤背过去,你自己涂。”

    干脆利落也不拖泥带水,看上去不像是存有私心的模样,可华柔柔怎么总觉得对方这张阴郁的脸像是拖累了他样子……

    那就干脆不要去呗。走到那湖边,看鸳鸯戏水到底有什么意思啊???

    她也不知太子殿下何时起得这样的心思,要让她感恩戴德的方法有很多,非要把童年往事记起来有什么意思?

    就算上辈子落了个这么个不愉快的下场,她也没有想过让成煜也拥有这段记忆啊,她默默承受所有,可不就是希望那一晚她拐他的事,没有人再提及么?

    接过小小薄柿色盒装的药膏,清清凉凉,确实挺舒服的,她都想既然自己用过了,有洁癖的太子未必会再用,于是自己赶紧收起来,跟在太子身后,“可以出发了。”

    “还我。”

    华柔柔神色纠结地递上,本还想让阿瑶拿着这盒子去买些,她向来招蚊虫,那……还是算了吧。

    “去湖边坐坐。”

    他已然从杂草丛中穿过,自辟一处唯幽静,还用帕子擦下灰尘……

    洁癖啊洁癖,原来什么也没有变。

    她前世还偷偷吐槽一个大男人如此的作风……如今习以为常了。

    “你到这里坐下。”

    那位置竟然是留给自己的。

    而他坐在身旁的杂草之上,面容略有几分苦恼,但还是就这么坐下了。

    “你过来,自己仔细想想。”

    可不知是踩到了什么似的,夏雨冲刷以后泡烂的瓜果般粘稠,一不小心她便就这样往前滑去……

    怎么前世她自己爬了高楼,今生就这么淹在了水里?

    几乎来不及呼吸与思考——

    一不小心又进入了谁的怀抱。

    胸膛是燥热着的,也仿佛无比焦急地张开双臂环抱住了她,她猛然间回过神来,只看他面色愈发沉郁顿挫,黑云压城般开口,“你用来回忆的办法还真是特别。”

    “还想再下一次水?”

    “不想。”

    不想要再欠下他什么了,也不能再这样以“回忆”的名义继续和他相处着了。

    “臣女要回家了,那些幼年的事臣女也都记得,耿涵之那一句话没有错,我想避嫌,我还想嫁人……”

    她几乎都快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了。

    “你接着说。”淡淡的口吻,可如果察觉到对方微微别过去的下颔,眸中带着的几分厉色。

    华柔柔就什么也不想说了。

    女大当婚,她虽不急于此事,但拿出来当借口总是极好的。

    “你怎么不说了?”太子缓缓收回下颔,面色清冷依旧,“你就这么着急。”

    “该不会那天晚上也是你的阴谋,你着急着想嫁人,遇到了孤,二话不说就将孤放置在自己寝室里……”

    “太子,臣女不是怀着这样的心思,而且这件事我已经解释过很多次了,都说是误会,也是臣女一时鬼迷心窍,想骗点嫁妆,哪里会有……会有其他的心思?”

    “你有就有,无则无,难道还要孤鼓励你可以有?”

    “太子真是说笑了。”华柔柔涨红了脸,手腕撑在后面,很是艰难地爬起来,可站起来却偏偏很是轻松。

    原来太子扶了她一把。

    “太子,您真是心善。”

    成煜的脸好像终于不那么紧绷了。

    “这湖的水质很是一般,你要是真想游,哪天孤带你去青云山后。”

    “……”

    华柔柔是不想去的,这孤男寡女在一个湖里,人家看了保不正以为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呢。

    “你不想去?”

    华柔柔只能心里感慨世道为艰,她一个水性差到极致的人就这样在太子面前郑重其事地点了头,这大概也是她唯一一次拒绝他吧。

    看在前世的情面上,她寄希望于这位仁慈宽厚的太子殿下就不必再追究了偶尔的拒绝了。

    “也没说要和你一起游啊,你脸红什么,孤想要教导你,你有什么好担惊受怕的呢?”

    成煜嘴角露出轻微的弧度,淡淡的口气,华柔柔却没有了恼怒的神气,她怂了一整张脸,不愿再继续交流。

    “你不喜欢那里,孤也想到了让你补偿的办法。”

    什么,还有补偿,为什么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不能允诺一件事就去做另一件事?

    “太子,您说是什么事?”

    “与孤去一起去太学。正好晚间送你回府时还能遇到两家书肆,新开的,孤以为颇有意思。”

    这是已经都明明白白地……安排好了吗?

    “我这样一介女眷,随意出入太学会不会被说不大好?”

    “我朝本就是社会风俗开放之朝,而太学每日出入的女子也都是有,你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见华柔柔保持沉默,成煜像是半威胁道,“也是,将男子带回房内没什么,可去男子读书的学堂说不定就不成了。”

    华柔柔急得一时语塞,又急忙回应道,“我没有这样的想法,也没有带过什么其他人……”

    该死的,她如何能这么说,这不就“太子你多幸运,你是唯一一个被我带到寝室里,还带到被窝里的人”么?

    于是华柔柔愈发加快了语速,掩饰起刚刚的解释的突兀,“臣女想去太学,现在就去,和太子殿下一起去。”

    </li>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恢复到19:30更新,发觉到修饰词不恰当的也在竭力整改~所以,可以拜托大家留一个收藏吗,收藏是对文章最有利的发展的前提(感恩)

    一直想讲一下前世假孕这一件事,回答大家评论时也很难说全面。话说华柔柔自以为这样的方式是见不得光的,加之,牺牲了阿逸这样贴心的朋友,她常年抑郁于这一件事,但不代表她与太子的互动全无,他们有交流,有互动,只可惜谁也无法多踏出那一步,华桑桑的手段不局限于传言误解,失礼数的行为颇多也就不在这里一一提及。

    所以,前世就这么了结了吗?

    ——我也不希望是这样的,所以会开一个平行世界,前世种种,大家也可以窥见,两人也是HE,会撒糖,就承包在番外里。

    第二个问题,关于“假怀孕”这一个主题,这个世界是否会发生与此相关的事件呢,我的答案是相关的都有经历,生包子也是一直想写的啊~

    </li>                    </ul>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