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大人越狱札记 > 第63章 桃花孽(六)

第63章 桃花孽(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绮罗!你去哪儿?”迟悟紧跟在绮罗身后,急声问道。

    “刘府。”绮罗冷冷道,身形极快,片刻不停。

    她回到之前那带着孙儿的老妇摘菜的地方,从一旁树下将马牵出来,翻身上马,一声唿哨,便急奔出去。

    “绮罗!”迟悟在她身后喊她。

    “别跟着我!”绮罗头也不回地叫道,“回客栈等我!”

    留下少年一个人站在原地,清隽的面庞上神情严肃,看着远处红衣白马的少女一骑绝尘。

    “有什么事……不可以同我一起解决么?”少年眉头微皱,喃喃念道。

    -

    “你不带他一起?”陆云卿嗤笑一声,语气里却全然是冷意,并不是真的要问的意思。

    “又不是什么好事情,说不定要见血,不能带小孩去。”绮罗也冷笑道。

    此时这一人一鬼,竟像是有一种奇妙的默契,心照不宣。

    绮罗寻思,这大概是因为本性的缘故,她骨子里与恶鬼同道。

    “你可是个逃犯,不怕全城的通缉令了?”

    “我又不做什么。看着你做就好了。”

    “你也不拦着我?万一这世上真有什么阎罗阴司,杀了人,判我永世不得超生呢?”陆云卿咬牙切齿地笑道,她是努力想要让自己显得从容一点,可是做不到。

    要是她此刻有自己的身体,怕是要气得发抖。

    “那就不得超生吧。”绮罗道,“换做我,我宁愿永世不得超生。”

    -

    绮罗骑了马,此刻也顾不上避人耳目了,直接纵马上了长街。一路呼喝,惊得路人纷纷退避。

    “这是要赶去投胎么?”

    “长点眼行不行!”

    绮罗也顾不上这些了,她也不知道,是因为陆云卿与她同居一体的时间太久了,她能与陆云卿感同身受,还是因为她在此之前不久也想做同她一样的事却没能做成……

    她现在只觉得怒火中烧。

    绮罗一个走神的时机,眼前道路上猛地多出来一个少年,近在咫尺,下一刻,白马的马蹄便要踏上去了,绮罗瞳孔骤然一缩,猛地一拉缰绳。

    顿时马儿放声嘶鸣,前蹄高高扬起,那少年此时面上才显出惊恐的神色。去势太急,千钧一发的时候,绮罗右手拉住缰绳又是一拉一带,生生将马蹄落地之处拉偏了两尺。那少年倒是没被踩到,绮罗却一个翻身,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那马儿那经得起这妖精这么大的力道,一时间竟然口吐白沫昏死了过去。绮罗从地上爬起来,心道一声罪过,连忙去看那少年,将他浑身上下摸了个遍,确认了胳臂和腿都没断,这才问道:“小哥,你没事吧?可有哪里摔痛了。”

    那少年看起来不过十二三岁,长得面目清秀,真真是一副好相貌。虽说错在绮罗,却也没说什么,被绮罗不管三七二十一摸了一通,脸竟然还红了,只是抿着唇微微摇了摇头。

    “那就好,那就好。”绮罗长吐了一口气。她这厢还待要说什么,一旁就又一个尖细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一个中年的男子,带了两个小书童打扮的小童子,急急忙忙奔了过来。

    那男人说起话来尖声尖气的,扑上来就将那少年搂在怀里,上下又是一通摸:“我的个少爷啊,你怎么又一个人乱跑出来了啊!老爷叫我看着你写文章,你这万一要是出什么事,我怎么跟老爷交代啊!你要是断胳臂断腿的,我还不得拿命去赔啊!”他说完这才抹了一把头上的汗,一副虚惊一场的模样。

    缓过一口气来,立时便转过来,换上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指着绮罗的鼻子将绮罗一通数落。

    绮罗自知理亏,也只好连连陪笑,道:“是我的不是了,眼下先不说这个,先找个地方歇歇,给孩子压压惊。再去找大夫来瞧瞧。医药费算我头上。”

    那男人这才歇了一口气,拉着绮罗道:“你可不许走!倒不是要你钱财,只是万一我们少爷哪伤着了,你得但这个责任!”回头安抚道:“少爷,咱先找个茶楼酒楼歇歇,我回头叫流风堂的大夫来给你瞧瞧,昂。”

    那少年腼腆一笑:“不必了,我真的没事,叫陈叔叔担心了。”又小声道:“你别拽着人家了,这位姊姊想来是有什么急事,才那么急着走的。”

    那男人这才哼哼了两声,放开了绮罗,不满道:“算你走运。该干嘛干嘛去吧,赶紧的!真是晦气!”

    绮罗见那少年似乎也没什么事了,当下又道了声抱歉,便起身走开了。身后,那少年的声音却又响起:“陈叔叔,我爹爹还在县衙吗?我真的没事,这点小事就别去打扰他啦……”

    旁边的小童声音糯糯地道:“轻歌少爷,你走丢了,可吓死我们了。下回可不能这样了!”

    那少年笑着答道:“是我错了,以后不会啦……”

    绮罗的脚步却忽然顿住了,陆云卿的声音回荡在她脑海里,微微颤抖。

    “转、转过去……让我、让我再瞧瞧他……”

    绮罗依言回头,看见几步开外那眉目清秀,像个粉嫩嫩的糯米团子似的少年,此刻正朝两个小童一脸诚恳地道歉,温和的笑脸里还透着一团稚气,却又莫名显得很是成熟。还是少年时,便能看出将来翩翩如玉君子的影子来。

    原先只是打眼一看,倒是不曾注意,此刻细细瞧来,才发现这少年的眉眼,与陆云卿竟是有六七分的相似。

    绮罗似乎能感受到陆云卿此时的感受,一颗心跳的沉重而缓慢,酸涩之感溢满了胸腔,脚下的步子却迈不起来,仿佛钉在原地似的,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连眼睛都不愿眨一下。

    “过去,过去,让我……去摸摸他。”过了片刻,陆云卿才想起来说话,声音仍在发抖。

    绮罗正要抬步过去,那厢那男人又开口了:“轻歌小少爷,咱要不要先找一个地方歇一歇?”

    街边这一场闹剧着实吸引人,旁边一家酒楼的老板娘在一旁看热闹已经看了好半天了,听见这话,连忙请他们进去。轻歌腼腆一笑,躬身行了一礼,而后才迈步往里面走去。

    好巧不巧,就在这时,那酒楼的二楼探出来几个脑袋来,竟是几个衣衫不整的女子,朝着楼下一个喝得醉醺醺的,走起路来都东倒西歪的客人娇笑着招手:“爷,下次再来啊!”

    陆轻歌抬头正看见这一幕,尚显稚气的眉头忽然就皱了起来,再细一看这酒楼的牌匾,眉头就皱的更紧了。

    说是个酒楼,不错,说是个青楼,怕是更合适。

    他面露不豫,淡声说道:“我不要进这里。”言罢扭头就要走开。

    “诶,少爷,只是歇歇脚啊,这周遭可以歇息的地方不多,好歹坐下来,让我瞧瞧你有没有伤着。”

    “爹爹一向洁身自好,我怎可到这种地方来,瓜田李下,难免落人口舌,平白的给爹爹招来闲言是非。更何况……”

    小小的少年一抬头,就看见楼上的女子朝他抛了个媚眼,娇声叫他上楼坐坐,登时就满脸通红,两忙扭过头去:“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疾步走开,摇头嫌恶道:“不知礼就罢了,连廉耻也不知了。”

    少年看起来是个脾气温和的性子,连与小童说话,都温声细语的,此刻却露出了这样的神情,显然是厌恶到了极点。陆云卿看见了这一幕,声音忽的一颤:“别……不用过去了……”

    绮罗奇道:“怎么了?”

    “别过去,歌儿他……怕是不喜欢我。”陆云卿轻声喃道,一时间绮罗也不知道她是在同她说话,还是在自言自语。

    绮罗听她这话说得,一时竟没琢磨出味儿来,过了好半天,才明白了些许。

    “你同她们又不同,更何况,即便……”

    “没什么不同的。”陆云卿顿了好久,才淡淡道,“……我们走吧。”

    -

    原来那匹白马昏死在路边,眼看就没有脚力了。绮罗废了些力气,托路边的小乞丐将马看好,自己则步行去了刘府。

    “不知道这些年歌儿是怎么长大的,姓刘的也不知待他好不好。”陆云卿无精打采地念叨着。

    “应该不差,毕竟是他的亲生儿子。虎毒还不食子呢,刚刚看他身边还有两个书童,身上衣服也干净体面,应该没吃什么苦。”绮罗安慰道。

    “那孩子跟他爹倒是像极了……读圣贤书的人都是这个样吧,把面子名节看的比什么都重。我是怎么死的,在这小城里怕是人尽皆知了,也不知他知道他娘……是那样一个不体面的死法,做过那样丢脸的事,心里会多恶心,多难受。”陆云卿闷闷道,“如果因为这个他觉得丢脸,或者被其他孩子笑话了,那……我宁愿当时就死了。嘿,我受辱的时候要是心狠一些自尽了就好了,留一个清白的名声,也不叫他膈应。”

    “我呸、我呸呸呸呸呸呸……”绮罗连忙打断了她的话头,膈应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说什么胡话!你当时要是一时心狠自尽了,那他们父子还能平平安安出来?不是你费尽心思的周旋,他们早就没命了!要我说,你儿子要是因为这个就、就厌弃你,那他就是个白眼狼!”

    “滚!不许你说我儿子!”陆云卿立时怒道。

    绮罗:“……”

    绮罗:嘿,我这吃力不讨好的诶。

    “是是是,不说了,不说了,成吧。我这不是安慰你呢嘛,你还骂我,真是……”绮罗无奈地翻了个白眼,懒懒道,“那你还去不去找刘青云啦?”

    “去,当然要去。”陆云卿道,“我父母坟冢的事情,我得当面跟他问个明白!”

    </li>

    </ul>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