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兄,你这样误会我,我会很伤心的。”

    汤姆环顾了一圈已是一片狼藉的病房,嘴边浮起似有若无的笑意:“我可以帮你找到......锤头。”他刻意的将最后两个音节咬得很重。

    果不其然,托尔眼中的怒火骤然熄灭,取而代之的是欣喜以及难以置信:“你知道我的锤子在哪?”

    “算是吧。”汤姆挪开视线,同时又伸出一根手指在托尔眼前晃晃,“我可以带你去找到锤头,但是以后你得满足我一个愿望。”

    “好,小意思!”托尔也没有多想,答应得干脆利落。只要能找到喵喵锤,别说只是个简单的愿望,就是汤姆要

    他激动地一把揽住汤姆,俨然一副哥俩好的姿态,“那我们走吧,明星老兄。”托尔听到了那群表情浮夸的人对汤姆的称呼,只当这是汤姆的真实姓名。

    汤姆抽抽鼻子,异于常人的敏锐嗅觉令他闻到了空气中一阵诡异的酸臭味,最终他将视线锁定在了肩膀上那条经络分明的健硕手臂:“你先去洗个澡,我们再出医院。”

    他可不愿意在自己喷满名贵香熏的豪车里被粘染上托尔的汗臭。

    刚把托尔推进医院套间的浴室,汤姆还没能在沙发上坐安稳,只听到咣当一声脆响,紧接着便是哗啦哗啦的流水声。

    “明星!明星!”

    荡着浴室回音的雄浑男声在房内响起。

    汤姆眼睑微抬,随手掏出耳机扣住了双耳,将托尔的呼喊声隔绝在外。

    在托尔看不到的地方,他可懒得装出一副和蔼友善的模样——洛基说,托尔是唯一一个有能力可以满足他任何愿望的人。所以,他这才决定将现在这个没有恢复神力的托尔留在身边,以此来换取回报。

    汤姆还在回忆洛基在车上对自己说过的话,巨大的阴影突然就笼罩在了他的头顶。下一秒,他的耳机便被托尔卸了下来。

    “明星,我想你得过来看看。”托尔将耳机扔在一旁,不由分说的就将汤姆拖拽进了浴室,“这个浴缸太脆弱了,我只是刚刚踏进去了一只脚......”

    “哦,喵了个咪!”

    汤姆这才发现自己完全低估了托尔的破坏力。

    浴缸碎成了七零八落的瓷片,砌进墙里的花洒被连根拔出,水管的接头处还在不停地冒水。

    直到地板上积蓄的水打湿了汤姆的裤脚,他这才惊觉不好:“我去叫维修人员,你把衣服穿好我们就可以走了。”

    “我需要一件新衣服。”托尔却拦住了汤姆的去路,“虽然你的身材也很好,但对于我来说,你的衣服肯定很不合我身。”

    他拍了拍汤姆的肩膀:“嗯?你的手感......”还没等他说完,面前的人便突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了下去,然后变成了一只穿着白衬衫的深蓝色公猫。

    “噢!”托尔目瞪口呆,他惶恐的抬起自己的右掌反复察看,“我竟然把你变成了一只猫?不,明星,你听我解释......”

    【“造星”系统提示:宿主在他人面前现出原身,请接受系统惩罚。】

    恶魔的喃喃低语声在汤姆耳边响起,吓得他尾巴瞬间炸毛:“啊!你这个厄运之神!你必须要对我负责!”

    汤姆一溜烟的躲在了托尔身后,并且暗暗祈祷降临的惩罚能悉数落在这个蠢神的身上。

    只是,天不遂猫愿,一块圆形盾牌高速旋转着破窗而入,然后狠狠地砸在了汤姆的头上:“哦,该死的。”

    汤姆瘫倒在浴室的水泊里,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托尔搔搔头,低头看了眼倒在水泊里抽搐的英俊男人,俯身捡起了那块圆形盾牌:“明星,你怎么被敲了一下脑壳又恢复了原型?这是你的武器吗?”

    红银相间的圆形盾牌锃锃发亮,正中央的蓝环中还砌着一颗五角星。

    “这不是我的,喵了个咪,你这个鬼系统!”汤姆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起来,夺过托尔手里的盾牌哐哐砸墙,“你这个不近人情的辣鸡系统!明明他才是令我暴露的罪魁祸首,你凭什么只砸我不砸他!不砸他!”

    “那个你们在做什么?”

    浴室的门突然被拉开一个小缝,露出一张娇俏明艳的脸。

    托尔将右手攒成拳,放在嘴边装模作样的轻咳了一声:“他在发泄自己熊熊燃烧的愤怒之火。”

    “愤怒?”护士将门开得更大了,她好奇的将视线投向了浴室中举止癫狂的男人,“汤姆卡特先生?”她一眼就认出了这正是今天医院同事们的热议话题人物。

    这声低唤瞬间令汤姆重回理智:“护士小姐,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他挪了挪身子,堵住了刚刚被自己敲出的大洞:“我的朋友将整个浴室搞得一片狼藉,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将铁钉重新敲进墙壁。”

    护士环顾四周,整间浴室称得上完好无损的物品大概只有挂在屋顶的吊灯:“你们……”望着两张如出一辙的笑脸,她有些气结。

    “护士小姐,很抱歉对医院造成这样的损失。请院方清算一下这些天来我朋友损坏的全部物品,包括被他打伤的医务人员。”汤姆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湿漉漉的名片,“我的助理莉莉丝小姐将会照价赔偿。”

    他宝石般璀璨的绿眸中漾着真诚,略挑起的眼角饱含笑意。

    护士只觉得自己快要溺死在这双迷人的桃花眼之中,她抬手接过了汤姆递来的名片:“哇,汤姆,你也喜欢美国队长吗?”

    她看到了汤姆握在手中的盾牌。

    “是,是啊。”汤姆将这块“天降惩罚”拄在身前。他也是这时才认出来,这块盾牌和他当年在报纸中见到的如出一辙。

    咕嘟——

    从昨天下午就没有再进食却接连打了四场架,汤姆的肚子终于开始抗议了起来。

    身为一名具有强烈偶像包袱的公众人物,汤姆自然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自己的这种囧事。

    他索性将这口锅甩到托尔的头上:“可怜的托尔,你已经饿到这种程度了吗?”

    托尔:???

    汤姆并没有给托尔插嘴的机会,拉着他边走边说道:“我知道附近有一家味道极好的餐厅,我们去吃东西。”

    这是一家富有格调的浪漫的五星级餐厅,处处弥漫着意大利的风情。

    汤姆选择这样的地方本来是为了掩人耳目,名流贵族出入的场所自然不会因为见到明星而深感讶异,甚至前来搭讪。

    只是……

    托尔一手叉着牛排,一手端着蘑菇汤,狼吞虎咽的吞咽着口中的食物,还不忘向侍应生招徕:“再来!我还要二十碗汤!”

    他的声音响亮,划破大厅中静静流淌的音乐,传到了其他食客的耳中,惹得众人纷纷皱眉。

    “嘿,托尔,你小声一点,可以吗?”

    汤姆俯下身将露出一角的盾牌再次用黑布裹得严严实实。

    哐当——

    镀着金边的白瓷碗被托尔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吓得前来上汤羹的侍应生差点儿跪倒在地:“先,先生,您对我的服务有什么不,不满意吗?”

    “我?”托尔困惑的指了指自己,伸手又探了一碗汤,“我高兴啊,我高兴。”

    他对着侍应生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又转而望向扶额的汤姆:“明星,能和你做朋友,感觉可真不赖!”

    “托尔,你能不能叫我的名字?一口一个明星,你知道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吗?”汤姆压低声音道。

    托尔又往嘴里塞了口肉,神情中多了几分困惑:“你的名字不就是明星吗?”

    “我叫汤姆!汤姆!”

    --

    此时的神盾局却乱作一团,没有人知道为何锁在保险柜中的美国队长的盾牌会不翼而飞。

    “这里安保设施严密,而且完全没有监控死角,无论怎么看来,盾牌丢失都是件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门口的值班人员向匆匆赶来的科尔森汇报着情况:“我们二人守在这里全程都没有离开,可等到班次交接的时候,盾牌就不见了。”

    科尔森特工可没有想到接连两天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凭空出现的锤子,离奇失踪的盾牌,还有那个被纽约警局转送过来的疯癫杀手。

    自从看过了汤姆在红毯上的录像带,科尔森便派人住进了汤姆隔壁的公寓。

    那晚杀手对汤姆的行刺事件,神盾局的人完完全全看在眼里,包括汤姆所谓的“死而复生”。

    当汤姆将杀手送去纽约警局后,科尔森便立刻让人将杀手提了出来。只是神志不清的杀手除了“我一定杀了汤姆”以外,什么也说不出口。

    “科尔森探员,我们发现了盾牌的线索。”

    技术科的人员急匆匆跑来,将自己调取出的监控线索呈在他眼前——只见盾牌在空中高速旋转着,最终砸进了市区一家医院的病房。

    “虽然不知道与盾牌失踪事件是否有联系,但是我们最近一直在留意的汤姆卡特先生,今天也出现在了这家医院。”

    </li>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我回来啦~

    给本章留言的小可爱们送一波红包叭~嘻嘻嘻</li>                    </ul>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