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舔狗不得house > 第2章 第二章
    “你之所以会有五千年的功力,是因为本尊失手在你身上滴了一滴仙露,你的灵智是本尊给你的。你之所以会有心,是因为和我们一起经历了几世情劫,你才知道什么是爱。”

    “现在,你应该把欠我的,都还给我了……”

    眼看长渊帝君的剑即将戳到她胸口,她猛然醒了过来。

    江晚看着远处连天的烽火与战马嘶鸣的声音,突然意识到了这是第五世,长渊帝君本世的肉胎是个将军,名叫楚凌。而此刻,正是长渊率领的人马被敌军包围的时候!她顾不上擦噩梦醒来额头上的汗,直接用仙术飞到长渊身边。

    楚凌率领的人马因为深陷敌军埋伏,现在活着抵御外敌的人,加上楚凌也只有三个了。

    “将军,您快走啊!!”心腹宋铮一脚踢开刚砍死的敌人,朝楚凌大吼道。

    “要走咱们一起走!”楚凌同宋铮,还有另一名心腹杨北固三人背抵背围成一圈。可这次敌国将军乌达派了十万兵马,就是为了生擒楚凌。自然,若生擒行不通,那死的也要。

    可是楚凌太强了,现在就已经杀了他们几百人了。在这样下去,虽然可以继续耗下去,迟早能把他耗死,但这未免也太得不偿失了。反正北凉只有这么一个战神,杀了正好他们可以抢掠北凉好多年,何乐而不为呢。

    就在远处弓箭手搭弓准备放箭射杀楚凌时,宋铮想提醒却已经来不及了。一片箭雨如同豆火般,由远及近飞来。正当楚凌双目透露出绝望的时候,他看到一碧衣女子飞到他身边。她衣衫单薄,在凄苦寒冷的塞北之地看来,未免太过单薄。

    江晚算准了时候来救楚凌。原主生怕楚凌受到什么危险,所以还没在这种要楚凌眼看着自己要死的时候,就把他救走了,所以楚凌对她印象也不怎么深。再加上原主只救了楚凌一个,至于他的心腹,她根本没机会管,这也导致了楚凌的两个心腹当场死亡,而楚凌这世对原主也有点怨恨。他是这么说的:“你让我看着他们两个去死,不如杀了我。”

    江晚想到这冷笑一声,然后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喂了宋铮和杨北固一人一粒续命丹。这是系统送给她的玩家大礼包,里面有两颗续命丹。江晚不想让他的两个心腹死的这么早,她还打算用他们刷一波楚凌的好感度。

    一众人就这么看着楚凌被一个不知从哪窜出来的绿衣女子救走了,心下有点慌。但是看楚凌的两个心腹昏倒在地,探探鼻息还有口气,不如抓回去交差。

    ……

    山洞里,江晚看着躺在干草上毫无生机的楚凌,面色看上去简直心疼不已。这楚凌虽然渣,但是长得还是很好看的。她稳了稳心神,将千年修为化成一颗内丹给楚凌吞了下去。可只是让楚凌还生,就废了她很多功夫,差点变回原型,短时间之内这功力是回不来了,也就是说,后来原主救活了楚凌一家,肯定不是全靠她自己的功力救活的……难道她还付出了什么别的东西?她面色凝重的看着楚凌,这家伙是真的渣,她一想起他和原主说的话……算了,如果不是为了完成任务,她现在就想弄死他。

    “真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系统冰冷的机械音在吐槽。

    “呵,你懂什么。对于这样的人来说,你根本不需要管他痛不痛苦,你只需要让他记住你就可以了。”

    “原主根本不舍得让他受伤。”

    “我又不是原主,和他也没什么关系……不是,你什么意思?你是希望我像原主一样送个人头,然后任务失败,咱们一起灰飞烟灭?”江晚挑眉。

    “是只有你一个人灰飞烟灭。”

    “呵,”江晚冷笑一声:“还嘴硬,不信的话我现在马上死。”说罢,她抽出了楚凌的佩剑就要往脖子上抹。

    “别!”系统愣了几秒,看着江晚似笑非笑的眼睛,它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你……你骗我?”

    “彼此彼此,你不是也在骗我吗。”江晚把剑重新放到剑鞘里,道:“咱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也不是什么坏人,我希望你从此以后别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咱们合作愉快。”

    “……”

    “我拿到能量点应该也是对你有好处的,不然我才不相信你会帮我白做事情。对吗?”

    “……”

    “说话。”

    “嗯……”

    “那好,合作愉快。”

    “……愉快。”

    江晚搜集了一下洞里的柴火,把它们放在山洞口点着,她准备离开一下,去找些药来,给楚凌治身上的伤——她为了救楚凌一条命,几乎把法力都消耗空了,现在和普通人根本没什么两样。而山洞空间大的很,并且山洞上方还有井口大的孔通往外面。她一点都不担心楚凌会窒息而死,她比较担心的就是他昏迷的时候被狼吃了。现在塞北天寒地冻,积雪不化,狼一直找不到吃的,饿的眼睛都蓝了,万一把楚凌吃了,她这任务也做不下去了。

    现在正值隆冬,别说草药了,就是普通的草木也没有能活下去的,如果是个凡人救了楚凌,在这种情况下,也不能让楚凌活下来。但是楚凌命好,遇到了江晚。江晚本体就是颗仙草,对草药的感知能力极强。塞北往西走一百里,有座孤狼山,山腰上有一处住着一颗人参精,只要能得到它一根须子,楚凌的伤就能好一大半。

    “长渊帝君……你坚持一下,我马上就回来。”江晚摸了摸楚凌冰冷的脸,眼神坚定又深情。

    走之前,她又不放心的回头看了看长渊,这才跨过柴火离开。

    江晚刚开始一路飞奔,后来体力渐渐不支,改成了一路小跑,跑不动了又变成了竞走。尽管天气冷冽,寒风刺骨,她还愣是给自己跑出了一身的汗。就这样跑一会,走一会,再加上不知摔在雪地里多少次,她终于在天黑之前赶到了孤狼山。

    此刻她心跳突然猛的跳了两下。是的,她现在用着原主的身体,虽然原主后来因为长渊堕入魔道,但是她是真的爱长渊。此时此刻,原主也算故地重游了,她怎么能不有触动。

    江晚对人参精的位置有感知,所以她直奔目的地,少走了不少弯路。孤狼山山势险峻,更何况此时都是积雪,更加难以攀登。江晚为了爬到半山腰,可以说是扒了一层皮,找个人参精简直难的像取经一样。

    “小姑娘,你来这地方干什么。”一位白衣老者从林中木屋走出来,身上还带着烤了火炉的暖意。

    江晚看到了老者白发上的红头绳,系统提示道:“目标人参精出现了。”

    “小姑娘?”老者看了看江晚单薄的衣衫上都是被树枝刮破的扣子,头发乱蓬蓬的,脸上手上也都挂了彩,他道:“没什么事就赶紧回家吧,这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说罢就要转身离开了。

    “老人家……”江晚看人参精要走,赶忙说道:“我……晚辈,晚辈的……晚辈的主人生病了,病的很严重,但求老人家舍一根胡须救我主人一命,晚辈自当有厚礼相报。”

    “你主人生病了,自当去找大夫,找我干什么。”人参精脸上还是笑眯眯的,但语气却有了一丝冷意。

    “晚辈但求老人家救他一命,他是个英雄,是为了国家安定才来此平叛敌军的,若是他死了,北凉城的百姓又当遭殃了。但求您行行好,此事功德无量。”

    “呵,我管你什么西凉北凉,和老夫又有什么关系。”人参精连笑都不笑了,直接就准备离开。江晚情急之下一把扯住人参精的袖子,双膝跪地,哀求的看着人参精。

    “你这又是做什么,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人参精一把甩开江晚。

    “我知道老人家的身份!晚辈只想求老人家赐晚辈一根胡须,救我家主人一命。”

    “我的一根胡须……”人参精冷笑一声:“这两千年有多少人打我的主意,没想到我跑到这苦寒之地,还是照样有人痴心妄想。趁我没想杀了你之前,赶紧滚。”说罢他凭空生出一把剑,架在江晚脖子上。

    江晚知道继续求他是不行了,于是她准备和人参精谈条件:“我知道你的一根胡须需要修炼一百年。不过,如果你答应给我,我会双倍报答你。”

    “你?一介凡夫俗子,一生不过短短几十年。这世上我什么珍宝没见过,你又拿什么报答我。”

    江晚心里不禁被气笑了,你修炼了两千年,到底还是凡间的东西,我虽然本体是颗仙草,好歹也是天上的东西,还在天上待了四千多年。这可不是比你强了一点半点好吧?

    江晚缓缓的站起来,沉声道:“我本是天庭的一株仙草,后下凡遇到了那人。那人对我有恩,于是我便认他为主人,一直都跟在他左右报恩。为了救主人,法力已经耗尽了。我走投无路,又感知到老人家的方位,才来求老人家的一根胡须。我只要一根胡须,不论能否救活主人,日后我都当双倍报答您。”

    人参精定定的江晚一会,最后才道:“那好吧,胡须可以给你。”

    “多谢了。”江晚拱手。

    “不过我要十倍的报酬。”

    江晚眉头微皱:“只要不伤害到主人利益,我怎样都可以。”

    “我就要你十盅的血液。”

    “没问题。”这次江晚答应的眉头都没皱一下。

    四千多年仙草的十盅血液,就相当于一千年的修为。这人参精可真是个奸商,江晚心想。

    出了十盅血,江晚体会到晕倒天旋地转的滋味。人参精看到她这幅样子,心里也有不忍,准备再送她片叶子。江晚来者不拒,捏着一根长须子和一片绿油油的叶子就准备上路。

    “等等。”人参精从怀里掏出一只盒子:“你就这么回去,非得冻伤须叶不可。”

    江晚看人参精把须叶装好后,道谢一声便准备离开。人参精又叫住了她。

    江晚:“??”

    “……算了,看你这个样子,还是老夫送你回去吧。”

    江晚一路上抱着盒子,开心的不得了,全然忘记了一身的伤,加上损失的一千年修为。人参精看着她这个样子,不由的叹了口气,问道:“小姑娘,你心里只是把他当主人吗?”

    江晚从傻笑中回过神,愣愣的看了一眼人参精,然后低头害羞了笑了,脸红的不行。

    “又是一颗痴情种……”人参精又叹了口气,然后摇了摇头。</li>

    </ul>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