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当万人迷穿成炮灰 > 第85章 偏心眼一
    慕裕丰从小被抛弃在孤儿院,天生有些懦弱,被小朋友抢了饭后也不敢吭一声,有一顿没一顿的,饿得面黄肌瘦,瘦瘦小小的。

    当据说是他父亲的一个男人来接他后,直接愣住了,他面色冷漠,旁边站着一个白白嫩嫩的小男孩,冷漠看了慕裕丰一眼:“以后你就叫慕裕丰了。”

    慕裕丰后来才知道旁边那个男孩是他父亲慕至徵的养子,深受宠爱。

    有多宠爱呢?

    反正慕至徵这样冷漠的人对那个小男孩笑过,他每一次对慕裕丰都板着脸。

    这个小男孩是慕裕丰见过最好看的人了,又白又嫩,看起来水晶娃娃一样,有一个很美的名字——沈璧云。

    ……

    慕至徵对沈璧云很好,好到诺大的慕家绝对不会出现芒果,只因为沈璧云讨厌,哪怕慕裕丰很喜欢芒果,芒果也不会出现在慕家。

    芒果是慕裕丰第一次除了苹果吃过的水果,那天管家叔叔端来了切好的芒果,结果慕裕丰刚吃了,他觉得很甜,很喜欢,结果沈璧云捏着鼻子对慕至徵说:“爸爸,我不喜欢这个味道。”

    慕至徵当时看了一眼吃得眼角弯弯的慕裕丰:“不喜欢就去房间待着。”

    沈璧云有些难过,眼眶红红的回房间了。

    慕裕丰有些局促地看着这一切,但不可避免的心里面有些窃喜……爸爸还是在乎他的。

    当晚,慕裕丰感觉有些难受,不知道为什么情绪特别脆弱一晚上一直在哭,醒都醒不过来,像是遇到鬼打墙一样。

    第二天一觉醒来就看到了慕至徵躺在他床边抱着他,一看到慕裕丰醒来了,慕至徵就直接冷着脸看着他半响,捏了他的脸颊仔细看了看,“我怎么一开始没发现呢?”

    慕裕丰感觉莫名其妙,脸颊被扯得生疼也没敢吭声。

    慕裕丰忍着脸颊的疼痛感,心中还认为这是爸爸对自己的亲昵高兴不已,下一秒他就听见慕至徽冷冷的声音:“以后不许吃芒果了。”

    慕裕丰睁大眼睛不明白地看着慕至徽,他想问为什么,是因为沈璧云吗,但是他最终什么也没说,闷闷地应了声。

    当天饭桌上慕至徽给管家说了:“以后家里不要出现芒果。”

    沈璧云一听了激动地看着慕至徽:“爸爸,你对我太好了!”

    一旁的慕裕丰一直埋着头吃,脸都要进碗里了,默默听着那边的父慈子孝,结果脑袋被轻轻拍了一下:“慕裕丰,抬起头来好好吃饭。”

    慕裕丰听话地抬起头,努力抑制住眼泪,眼眶红红的,慕至徽看了他这模样笑了:“那么委屈啊?”

    说完吩咐管家:“以后除了芒果多给小少爷准备水果。”

    慕裕丰默默看着也没笑,他不是非芒果不可,只是伤心爸爸的偏心而已……

    自那以后家里再没有芒果了,就这样一晃到了成年,从此芒果成为了慕裕丰心头的朱砂痣,白月光。

    ……

    在学校的日子是慕裕丰难得幸福快乐的时光。

    同学们都很喜欢他,他还有了很好朋友,其中就数言祉深和他玩得最好,两人一起小学到高中,即将相约到大学。

    有一天言祉深被老师叫出去了,然后空了几天课。

    慕裕丰从同学们口中才知道,言祉深相依为命的妈妈病了,他打算辍学打工挣钱。

    慕裕丰想要帮忙他,他知道言祉深家是极其困难的情况,尽管言祉深一直避免在他面前表露出来,但是……慕裕丰没钱。

    慕至徵开了豪车来回接送他,给他平常人努力一辈子也住不上的别墅豪宅,但是没给他钱。

    从小慕至徵很宠爱沈璧云,让沈璧云任意地出去玩,卡都是自己的副卡,给沈璧云安排家庭老师,钢琴小提琴舞蹈书法。

    至于慕裕丰,活得十分简单,手上穷得叮当响,也没家庭老师这个待遇,就在一所普通学校。

    慕至徵不仅不给他钱,还给他下了门禁,晚上八点必须回家。

    虽然没钱,但是慕裕丰想要帮助言祉深,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沈璧云。

    当天慕裕丰回家后大晚上偷偷去了沈璧云的房间,他敲了门,沈璧云打开门,他好像刚刚洗了澡,头发湿湿的,平时对着别人笑得甜甜的脸此刻冷冷地看着慕裕丰。

    慕裕丰敲门的手不知不觉有些尴尬地僵住了,不知道该摆出什么动作,局促地揪着衣摆。

    沈璧云冷冷看着他:“有事?”

    “我想借点钱……”慕裕丰感觉沈璧云好像不是想象中那么好,声音有些小。

    “要干什么”沈璧云眯着眼看着慕裕丰。

    “……”慕裕丰没说话,咬着下唇,他已经后悔来找沈璧云了,首先他不想把言祉深的事情告诉沈璧云,而且沈璧云也不会借钱给他。

    沈璧云就这样直直站着看着慕裕丰咬着唇傻乎乎地不说话,有些嘲讽,土包子。

    结果两人对视的画面就被下来喝水的慕至徵看见了,他皱眉:“慕裕丰,大晚上不睡觉来打扰璧云干什么?”

    慕裕丰一听连忙心虚地缩脚,“……”他也不知道怎么开口解释。

    还是沈璧云开口向慕至徵解释:“父亲,裕丰向我借钱。”说着,沈璧云微微笑着,甜甜的,在灯光下纯洁得像个小天使。

    慕至徵听了一下子皱眉看着慕裕丰:“慕家缺你吃喝了,你要借钱干什么?”

    “我……”慕裕丰低头。

    半响没听到慕裕丰的解释,慕至徵看着低头的慕裕丰,手抬起他的下巴,就看见小孩子满脸是泪,诧异地挑挑眉:“委屈什么?”

    慕裕丰一听眼泪掉得更凶了,一把推开慕至徵:“最讨厌你了!”说着啪啪地跑走了。

    慕至徵看着慕裕丰的背影,脸色发黑。

    最讨厌……

    回屋的慕裕丰打了电话给言祉深。

    言祉深在医院陪妈妈,一看到慕裕丰的电话,感觉最近被压得透不过气的心终于松了一些,他接了电话,一听慕裕丰要和他一起去发气球,想也没想拒绝了。

    言祉深看见过每天来接慕裕丰的慕至徵,他看得出慕裕丰家很有钱,慕至徵也很疼他,肯定是舍不得他吃这苦的。

    慕裕丰总是说自己在孤儿院什么都干过,不娇气,但是言祉深不相信,慕裕丰被养得很好,手上一点茧也没有,也被保护或者是圈养得很好,那么大了还没独立去过什么地方,甚至很多东西都不知道。

    最重要的是,言祉深把慕裕丰当朋友,最好的唯一的朋友,他性格孤僻,只有慕裕丰被纳入他的圈子,他舍不得慕裕丰陪着吃苦。

    慕裕丰早猜到了,所以他早就想好拒绝的方法了:“你工作的地方在游乐园,我就是去玩的,顺便帮帮你好不好?”

    言祉深沉默了,他内心有恶魔在说:慕裕丰是去玩的,你到时间不给他气球不就好了,这样你就可以看见他了,你不想看见他吗?自己独立承担一切很辛苦吧,他去了你就不是一个人了,他多可爱啊,在阳光下看着他干活也会快乐很多吧……

    听到言祉深同意了,慕裕丰高兴得在床上滚了一圈。

    至于每天都要来接他的慕至徵,哼,才不管他了,最讨厌了,他那么偏心,让他去接沈璧云好了!

    隔天——

    慕家司机小心翼翼看着脸色发黑的慕至徵,他们已经在这等了三个小时了,慕小少爷肯定没在学校了,他不明白家主为什么要一直在这浪费时间。

    慕至徵手捏着文件,望向窗外空无一人的校门,幽深了眼睛。

    很好啊,慕裕丰。

    慕至徵打开手机拨打了慕裕丰电话,电话嘟嘟响了一会儿才被接通。

    慕裕丰在帮言祉深发气球,言祉深不给他,那他就帮言祉深招人过来。

    今天游乐园被一个幼儿园包了,一群小朋友不喜欢穿着玩偶服的言祉深,倒反很喜欢在他身边,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慕裕丰就

    当电话响时,慕裕丰一看号码脑门冷汗都出来了,生怕慕至徵听见这些动静,跑到一个安静的角落才接了电话。

    那边慕至徵望着学校大门脸色发冷,语气却很平常:“今天璧云司机有事晚点接你了,你现在先在学校等着,等会来接你。”

    慕裕丰一听一时间心里一半酸涩得想哭,爸爸总是那么偏心,一遇到沈璧云,所有事情都得靠边站。

    一半却庆幸得手舞足蹈,他最终不敢告诉爸爸他没在学校,只能不动声色打听:“那我就在学校做作业等爸爸,爸爸多久来接我”

    “很快。”

    很快是多快,慕裕丰不敢问,他得赶紧赶回去,原本打算破罐子破摔跟慕至徵对着干,但是人很神奇。

    已经做好赴死的准备了,当死亡没来临,那股勇气也就没了,就像慕裕丰,做好了反抗的准备,却发现自己的叛逆还没被发现,那股气就没了。

    这边挂了电话的慕裕丰是不会知道那边慕至徵冷得冻死人的脸,吓得司机都不敢喘气了。

    很好啊,慕裕丰。

    他根本没在学校,他给了他机会,结果他还是撒谎了。

    慕裕丰赶回学校的时候,学校基本没人了,大门关着,他得想个理由告诉爸爸他为什么没在教室,反而出来了。

    慕裕丰脑袋里一直回想各种理由,还有慕至徵的问话,结果——

    夜已经深了,天上星星像乱撒的碎钻,慕裕丰孤零零地一个人,眼眶一热,泪花聚在眼里,鼻子不通……他被遗忘了。

    是不是沈璧云撒娇要爸爸陪,所以爸爸才忘记了他还在学校。

    慕裕丰甚至想要赌气不打电话在这待一夜,但是他害怕他这样待一夜第二天还没人知道他不见了一夜,那样真的太可悲了,也太可怕了。

    慕裕丰犹豫了下还是打了电话给慕至徵,电话嘟嘟响了很久,传出了声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

    慕裕丰挂了再打,一直打了很久都没接。

    他顿时间差点控制不住眼泪了。

    他不知道,远远的一辆车里,他打电话的爸爸慕至徵任由手机响,侧头一直看着他。

    慕至徵看了眼时间,感觉到慕裕丰收到了教训才接了电话。

    慕裕丰一打通电话,一个男孩子眼泪说来就来,止都止不住,声音带着哭腔:“最讨厌你了,我再也不想要理你了!”

    慕至徵淡淡听着他控诉完:“在原地等着。”

    慕裕丰握着手机不动。

    后来上车后脸一撇就没理慕至徵,回去后晚饭也不吃,哒哒跑上楼关了门。

    沈璧云被慕裕丰的反应弄得皱了眉:“慕裕丰越来越不懂事了,今天去帮人发气球被拍上新闻了,如今晚归还不吃晚饭耍脾气。”

    慕至徵听着一下看向他:“新闻”

    沈璧云一听,拿手机给慕至徵,只看见一个叫星月幼儿园的官方大V发布了孩子们的实践经历,其中重点就是孩子们围着慕裕丰的照片。

    阳光下,一群孩子围着,慕裕丰笑得格外灿烂。

    慕至徵看着没有说话。

    第二天,早上,慕裕丰吃着饭,想起和言祉深的约定,欲言又止,吃饭吃得漫不经心了,等到慕至徵吃完要走了,他咬咬牙开口道:“我今天要值日,可不可以晚点来接我”

    慕至徵面无表情看了慕裕丰一会,看得慕裕丰有些心虚:“我记得裕丰你不是今天值日吧”

    慕裕丰干巴巴地笑笑:“我今天帮人。”

    慕至徵看了他一眼:“只要不是撒谎,你说的都依你。”

    他的话搞得慕裕丰上课都有些心不在焉的,一直到和言祉深到了游乐园,一直没异常慕裕丰才感觉好一点。

    放下心来的慕裕丰很快就从言祉深那拿了几个气球,他弯腰给一个小朋友,小朋友拿着气球甜甜地说谢谢,顿时间慕裕丰也笑容灿烂:“不用谢哦。”

    在这时他感觉自己另一只手上拿的气球被人拿走了,以为是言祉深,转头一看顿时间吓得脸色都白了:“爸爸……”

    慕至徵拿着那些气球,手一松气球全部飘起来,慢慢升空,他看着慕裕丰:“这就是你说的值日”</li>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填坑中</li>                    </ul>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