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帽子戏法 > 第4章 梦醒时分
    “你想在上面还是下面?”

    “你来好嘞,我今天早上练体能的时候左膝又有些疼了。”杨圳越侧躺在佟骁的床上微偏着头望向他,视线游走在他笔挺的腰肢上肆无忌惮的游走。

    “行吧...”

    “你有安全X套不嘞?”

    “当然没有撒,我没事儿买那个作甚么?”佟骁笑道,

    “没套子会把你的床弄脏唔...”杨圳越正想着备些纸巾在枕头边上,便被吻封了唇。他在这漫长的吻终止之时轻叹一声,揽住佟骁坚实的肩头,侧头轻吻他的脖X颈。渐渐地,细密的汗珠层层的将他包裹其中亦如那人略微粗糙的手指,那人平日里话便极多,又爱此时更甚。这本颇为恼人,然而偏偏佟骁的嗓音压得极低,声音又极为细微,几近气音。杨圳越轻闭着双眼,沉浸在他细碎的呢喃间,任他毫无章法的在自己的身X体上探寻。

    佟骁做前X戏的技术着实不错,但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可取之处。待这乐章步入主旋律,佟骁便完全乱了节奏,忘记了升降音,直到他感到有大颗的眼泪砸在自己的肩头。佟骁抚上他紧皱着的面庞,被指尖触及的滚烫液体扰得阵脚全乱。那人却睁开噙着泪的双眼,轻吻上他的唇角:“继续吧...”杨圳越紧闭着双眼,紧贴着他的胸膛,与巨大而陌生的痛楚间感受属于佟骁的旋律,这其中有轰鸣浓烈的爵士,有舒缓悠远的民谣,亦有缱绻的夜曲。于是,他尽力的舒展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任自己的血肉合着这浓情的旋律歌唱。渐渐地,他忘却了痛楚忘却了翻涌而至的快感,只感觉自己的心跳与他的同步了节奏,只觉此刻,这世间除却眼前之人皆为虚无之物。

    良久,佟骁站起身子缓步走回宿舍。打开宿舍门后,他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是微笑着靠在桌前,正翻手将身侧摊开的笔记本合拢的杨圳越。随后,铺天盖地的洁白淹没了杨圳越的轮廓,直至将他的视线与意识一同溺毙。

    “小伙子!小伙子哎!回家嘞,要锁门嘞!”

    “嗯嗯嗯嗯...嗯?”佟骁坐起身子打量自己,网上随便淘来的廉价白衬衫已被汗浸润,黑西裤的左裤腿半卷着,他花了足足十秒方意识到周遭是自己所供职的报社。

    “小伙子!小伙子?”

    “哎哎哎,大爷我这就走。”他随手放下裤脚,强装镇定地向着楼梯口走去。下到楼梯间一处露天平台时,他顿了顿,推开了那扇通向平台的白色木门。平台上堆放着十多张残破的塑料桌与几摞颜色黯淡的塑料凳,他绕过盛着煤灰的烧烤架,自平台尽头的栏杆望下去。自从自己莫名其妙回去过八年前,佟骁以为自己已经做好应对一切的心理准备了,但此时此刻,面对如此...的情况,他...还是...

    “艹!”他捂着头蹲下身子,尽力驱逐被无端支配所产生的烦躁。

    然而...再烦躁,日子还TMD得过阿...

    “麻烦来十串羊肉的,五串牛肉的,一串豆腐,一串茄子,一串土豆,一串烤馍,两串腰子,再来罐啤酒,冰的,用微信付。”佟骁走进经常同蒲锦去的那家小店,熟练的走完流程,便前往了平日里坐的位子。

    向前台的小哥借来充电线,佟骁给手机充上了电。一面等手机开机,一面安慰自己,就算再荒唐再繁乱,一切还是得继续不是。班还得上,房贷还得还,离买车的目标还有很远,对了,自己负责的体育版面还得想办法,婚一时半会是结不上了,孩子就更别提了,自己挣这点工资哪里供得起,现在养个孩子比投资股票还耗人。

    吃着热辣依旧的烧烤,灌着冰啤,他聚精会神的盯着小店电视里的球赛直到将烤盘吃了个干净。见没什么继续吃,佟骁叫了两罐啤酒,略一思量,将罐改为了瓶。有了成瓶的啤酒,佟骁的视线遂再没离开过电视屏幕。

    就在他对瓶吹掉第一瓶啤酒之时,蒲锦打了电话过来。然而他还未及接起,对方已先行挂断了电话,他一手提着酒瓶,一手着手回拨之时,另一通电话打了进来。佟骁一面端起另一瓶啤酒,一面半眯着眼睨着自己的屏幕。

    来电显示那一栏清清楚楚的写着“毛毛”二字,佟骁揉揉眼睛,再次端起手机念叨着:“毛毛?毛毛不是杨圳越吗?杨圳...”仅喝了一口的冰啤自他不断颤抖的手间脱出,滚至桌底...而他盯着屏幕上的两个字,却迟迟不敢按下接听键。

    我纠结个什么叻,一个月能改变啥子...就算这一个月我们嗯擦枪嗯走火互表心意了但也不会...也不会对未来有太大的影响。况且这有什么可怕的...真是...一个电话而已...这般想着,佟骁极为坦然的接起了电话。

    “看我发给你的行程了吗?”杨圳越那边似乎颇为嘈杂,

    “行行程?什么行程?”

    “嗯?难不成我发错了。算了,直接告诉你吧,我明天回咱母校和新生踢友谊赛,我们...”

    “约一个?没的问题,回头我叫上蒲锦我们......”佟骁捡起酒瓶,见还剩半瓶,扯过纸巾胡乱抹了几把便再度喝了起来。

    “叫他做啥子?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要约他一起当然也没问题,但是我们二人与三个人聚性质完全不同。”

    “为啥子?不就是人数不一样...”

    “喝你的酒去吧。”那头,杨圳越撇撇嘴挂断了电话。

    两个人三个人...但是吃个饭几个人不都...等等...倘若我回去的那一个月对之后当真产生了影响,那么现在我与圳越就有一定的几率仍然是情侣关系,所以他是想同我...约会?果真如此的话。带上蒲锦确实不大合适哈...

    说到蒲锦,佟骁再度解开锁屏回拨蒲锦的电话。

    “做啥子?”

    “之前约的七点美食街我可能...不行了,我接到临时通知得跑趟省博采访什么什么教授。嗯,顺便帮我带一晚上我姑娘吧,她自己我不放心。”

    佟骁闻言愣了愣,瞄了眼手机上的年月日再结合蒲锦提到的七点美食街,忽而意识到自己回至往昔生活了一个月再回到现实实际上只花了极短的时间,甚至可能没有花费时间。感叹之余,他起身向外走去:“成,阿淼现在在哪儿?”

    “在大商一楼的淘气堡里,我现在就叫她出来,一会儿你直接带她去你家就成。”

    “磊子又出差了?”佟骁转而道,

    “嗯。”蒲锦顿了顿,随即应道。

    大商距烧烤店并不远,过了两条街便是了。佟骁还未及到达淘气堡的入口,便瞧见蒲锦怀抱着小姑娘朝自己飞奔而来,将孩子向自己怀中一递又吻了下小家伙的额头便继续朝着商场的门口冲刺。佟骁低头望望怀中吮着粟米棒的小囡囡,笑道:“阿淼,你爹呢?”

    只见阿淼乖乖地趴在自己怀中,指了指蒲锦离开的方向。佟骁愣了愣,随即笑开了:“不是问你干爹,是问你亲爹,田磊。”

    小姑娘摇了摇头,仍旧望着蒲锦离开的方向。佟骁笑着挑挑眉,抱着小姑娘向着自己的小公寓走去。途径一家肯德基之时,佟骁发觉小姑娘的眼神有些发直,遂道:“吃肯德基不?”阿淼的目光仍落在肯德基的方向,却摇了摇头。佟骁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望见了一块巨大的电子广告版。广告版上,身着火红球服的杨圳越举着一支足球主题的冰淇淋正于晴日下浅笑着。

    “我爹说,那个大哥哥是你男朋友。”小姑娘望着广告版道。</li>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欢迎大家评价~~~留言~~~~~~</li>                    </ul>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