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春江纪事 > 第13章 第十三章
    昨晚二人闹的太久,待江若瑜到行止堂给祖父请安时候已经比往常晚了两刻。

    一进门,江若瑜见祖父今日使的不是惯用的青瓷盏,心里没来由的乱了一下。下首处父亲浓眉紧促,嘴唇紧抿。母亲眼睛红红,一脸哀戚溢于言表。

    而往日最活跃的二哥,却坐在对面一言不语。

    江若瑜咽下心中疑问,一一向长辈问安过后,静静落坐。

    过于静谧压抑的气氛,让她看向江则晟的眼神让人无法忽视。

    然而江则晟只朝她安抚的一笑。

    深秋日的早晨已经让人感到些许切肤冰凉。江若瑜又坐的靠近门口,更是觉得冰凉,应该添件衣裳。她的思绪渐渐神游天外。

    良久。江峥才开口。

    “照你的年纪也该娶妻了,再某个差事吧。”

    江若瑜不由的看向父亲,他满脸压抑的怒火。待说完这些话,索性闭了眼睛深深吐出一口气。眼不见为净。

    父亲鲜少发火,晃神后江若瑜才明白刚才父亲到底是什么意思。

    江家不成文规矩,男子志学,学有所成后才议亲,父亲的话意思再明显不过。

    二哥要放弃学业了!

    不是前几日还说要送二哥去南德书院么?怎么今日突然又说不要读书了。

    江府清流府邸,靠的是诗书传世,功名最是要紧,如今二哥以生员之名能谋取的差事少之又少,以后如何立足?难怪母亲红着眼!

    江若瑜想明白的事情江则晟心里只怕更清楚。他自觉不是读书的料。从大哥中了状元后,无论哪里他都逃不开也躲不掉状元胞弟的称号,珠玉在前,压的他喘不过气来。时至今日,是他忍耐的极限了。

    所以江则晟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婚事不急,我打算去外面看看。”

    “你打算去哪?”江母心切,语调高扬。

    “还没考虑好,走一步看一步吧。”

    许是江则晟口气像说今天天气不错一样太过随意。江峥再也无法自制,一把抓起旁边的茶盏猛掷向他。

    “荒唐!”

    挨着二哥落座的江若瑜瞬间头皮发紧,身体一颤,不由得忘了呼吸。

    江则晟反射的闭眼要躲,但最后却身形未动,生生受下。

    杯子从他身上落下,发出泠冽而清脆的破碎声,在诺大的厅堂显出几分孤伶伶之感。

    江若瑜悄悄抹去手背上溅到的水迹才恢复呼吸:还好不是很热。

    江夫人再也忍不住,以帕掩面轻声哭了起来。

    江则晟终于说出自己内心所想,竟然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事到如今他反而有一种绝然而然的勇气。

    江则晟撩起衣袍,毫不犹豫的跪在江峥面前:“望父亲成全!”深深一拜。

    看着他的绷直的脊背,江若瑜知道这次二哥是认真的。

    江父气急,更觉无话可说,索性拂袖而去。

    江母再也压抑不了哭泣,由余麽麽扶着起身离开。

    江老太爷到了这个年纪本不想过多干预儿孙的决定。但今日他也觉得太荒唐了些。

    不由得叹息道:“你先起来吧。”

    江则晟垂首立在堂上,衣服上是被茶水洇湿的大片水渍,那些被溅湿的碎发一缕缕的贴在脸上。整个人狼狈又倔强。

    “叫您和父亲失望了。”江则晟说话的声音暗哑。

    “世事由人,世事不由人。”

    江太傅摆手,阻止了想要过来的搀扶自己的李恪,“都回去吧。”

    长辈们都走了,江若瑜起身走到二哥身边递上手帕。

    江则晟看着手帕上的四散飞舞的蒲公英喃喃说道:“读书当真那么好么?”

    江若瑜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只好轻轻抓着二哥的手。

    江则晟挣开她的手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冯子清听身边婆子说老爷一早摔了杯子后,她连忙带着儿子江元朗慌忙赶到正堂,哪知屋内已经空空荡荡,只余小姑江若瑜独坐在那里。只有明光可鉴的青石地面上未干的水迹提示着当时气氛有多不平静。

    “大家人呢?”冯子清关切的问。

    “祖父他们先走了。”江若瑜答道。

    “我来的路上听说父亲大人发了火,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若瑜还未开口,余光瞥见朗儿手中攥着一抹浅湖色,她今日正是穿的就浅湖色蝶恋花的裙子。

    朗儿是江府两岁半的长孙江元郎。小家伙见姑姑终于注意到自己,忙问:“姑姑姑姑,你看今日朗儿乖不乖。”说完咧嘴一笑,漏出一排整齐的小乳牙。

    江若瑜看着可爱的小侄子心情好了许多,摸摸他的发顶道:“对,我们朗儿最乖了。所以姑姑奖励朗儿吃甜糕吧。”

    冯子清叫一旁的麽麽来抱走儿子。小元朗只知有甜糕吃,拍着小手出去了。

    “二哥不想再读书了。我来的时候父亲已经很生气了.....”

    ........

    待听完江若瑜的话,冯子清不由想起以前。

    她一进门便随着丈夫江则蕴北上,直到临近生产才回江府待产。虽然日子不长,她却曾听婆母说过小叔小时候是很聪明的。当初三公主夭折后,圣上难过不已,想起太傅的小孙子是与公主同一天生日还特意让江太傅把他抱进过宫里来,他一点也不怕,还抓着圣上的手说:“您不难过,祖父说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这话是谁都没教过他的。皇上因而觉得他即使年幼却天性纯善,因此还赏他了一匣子南海珍珠。

    当初寄予厚望的孩子,如今说要放弃读书。长辈生气,多半也是太难过。

    “可惜了。我原以为以小叔的资质起码走到会试不成问题。”冯子清惋惜,“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岔子。”

    冯子清是真的替江则晟惋惜。她进门日子不长但大家都待她真心。江府人际关系又简单,只有江峥一家常住京城。两个小姑一个早已出嫁,一个豆蔻年华不谙世事,纯真可爱。她早拿她当自己亲妹妹对待。婆母和善,一早便手把手教她持家又从来不拿她立规矩。冯子清觉得出嫁后反而比自家日子过得还轻松一些,起码不用与庶弟庶妹勾心斗角。真心换真心,冯子清也诚心诚意的把他们放心上。

    她瞧着江若瑜有些发愣,料想她可能是被长辈发火吓道,她这个小姑最是娇软可爱,因着排行最小直到现在长辈们还拿她当小姑娘养着,不由开口劝她:“小妹勿怕。父亲他心里一定也不好受。”

    江若瑜惊吓过后想起刚才情形有些哽咽。父亲发怒,母亲痛哭,祖父虽未多言但也能看出他的失望和不满。

    读书当真那么好么?

    她心里反复思量着二哥的这句话,。

    冯子清看江若瑜愣愣出身没有回应自己,叫来门外守候的碧玉。

    “将你们小姐看好了,送她回去好生歇息。万一她身子不舒服了你直接叫青宁领了腰牌去找大夫。我这里有事走不开,你们先回吧。”

    江母新配给江若瑜的丫头,一个叫青宁,一个叫甜翘。

    江若瑜心里有事,没听见长嫂前面的话,只知她说有事要忙,便和碧玉先回了自己的院子。

    江若瑜住的是以前小姑的院子,她取名风和日丽,还让祖父给自己提了匾挂在院门上。

    风和日丽的小院子里有一株银杏。如今银杏叶金黄甚是美丽,她心里烦闷,便让青宁她们将从祖父哪里讨来的老藤的雕花摇椅搬到树下。

    她随拿着书,却是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她身体随着椅子上晃荡,前尘往事不觉也晃在了心头。

    那时的她拼尽全力考进最好的高中,从早晨六点起床到晚上八点下课,每天只有一个任务那就是学习!学习!再学习!每个人都是优等生,每个人都拼尽全力提高成绩,但她却越来越压抑,连呼吸都变得沉重的时候成绩也一落千丈。父亲母亲老师从开始小心翼翼的关系到苦口婆心的劝解,再到后来忍不住的责骂,每个人都只关心她的成绩,却没有人问她你是不是不快乐?你需不需要休息一下?当有一天她站在学校最高处的楼顶向下看,才惊醒自己处于多么危险的地方。然而问题没有解决,她麻痹自己,她哄骗自己,她咬紧牙关,带着所有疑问去鼓励自己熬到最后一刻。只是当她考完试回家大睡一觉后睁开眼,眼前已经是另一个世界。

    她问自己:“读书当真这么好么?”

    读书是最好的么?

    江若瑜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

    直到太阳日薄西山,晚霞铺满苍穹。江若瑜看着头顶无数片的叶子被余晖照的金光发亮,那一刻她脑海里突然遍有了答案。

    没有那棵树只有一片叶子。这个问题也不会只有一种答案。大哥是一种答案,二哥也是一种答案,当初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何尝不是另一种答案?这样的事情又何必问别人?你自己的人生,你自己就是答案,你怎么过你就得到什么样的结果。其他所有的都只能是参照,要或不要,是由自己来决定。

    所以身处异世又怎么样,你愿意怎么过你就有什么样的生活。前尘往事,是经历而不是枷锁。

    她笑到流泪,碧玉出来接水被下了一跳。

    江若瑜朝她大叫:“我们今晚给青宁和甜翘准备迎新宴!”

    </li>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好了,女主很弱鸡的原因终于说出来了。她其实还是个没成熟的孩子。</li>                    </ul>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