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不准影响我学习! > 70、第七十章
    小书呆子这次没吓飞。

    林间单手拢着他, 屏息等了一会儿,试着放开手臂。

    小僵尸整个人可能跟帽衫的色号差不多。

    规规矩矩坐着的男孩子,就是整个人都不太动, 估计不太记得怎么呼吸,微仰着头,看起来轻轻一戳就能倒。

    林间没忍住, 抬手戳了两下他的肩膀。

    时亦重心不稳,没来得及回神,刚要往后倒, 已经被他同桌探过来的胳膊及时护住。

    他下意识撑了下地, 睁开眼睛, 迎上林间的视线。

    “小书呆子。”林间把他重新戳回来, 有点担忧, “你还记得怎么喘气吗”

    时亦“不记得了。”

    林间“”

    时亦按了按可能早跳飞了的心脏,撑着台阶坐稳当。

    林间护着他,察觉到小书呆子的右手动了动, 就跟着松开了手。

    时亦坐了一会儿,抬起手, 轻轻碰了两下眼睛。

    “难受吗”林间始终注意着他的反应, 有点紧张, 低声开口,“抱歉,我”

    “没有。”时亦说,“别动。”

    林间张了张嘴, 看着他们家小书呆子格外有实践精神地伸手过来,在他嘴唇上又碰了碰。

    他同桌可能是想让他也忘了怎么喘气。

    林间没躲,让他碰了两下,视线落进时亦黑净的眼底。

    亲下去的时候其实没想那么多。

    念头是早有了的,蔓延着螺旋往上,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强烈得没法再忽略。

    其实答案也早就有。

    早就在那儿了,就是他不敢碰。

    “小书呆子”

    林间听见自己的嗓子有点儿哑,顿了顿,调整了下继续说“你不难受吗”

    “不难受。”时亦摇摇头,“这是用来庆祝的吗”

    林间忽然回过神,想起他同桌这个善于学习的习惯,爆炸警惕“只有咱们俩能用。”

    时亦没忍住,绷了几次嘴角,还是笑了出来。

    林间仔仔细细盯了他半天,心头悬着的某些东西忽然轰隆一声落地。

    他在震起来的漫天烟尘里坐了半天,不知道怎么就也跟着乐了,长呼口气,有点儿脱力地往后撑了下台阶。

    这个姿势有点撅手腕,他才撑了一把,就被时亦轻轻攥住。

    林间转过来“嗯”

    “我看看。”时亦握了握他的右腕,“疼吗”

    脑子这时候转的格外慢,林间反应了一会儿,摇摇头“不疼。”

    他顺着时亦的力道换了个重心,把手给出去,指了指他的右胳膊“没事儿,小书呆子,你现在伤得可比我重。”

    时亦没在意“这算什么伤。”

    林间眉峰又蹙起来“怎么不算伤”

    时亦握着他的手腕,抬头看了看,伸手在他眉心揉了两下。

    林间这回没再继续愤怒跟质问,被他揉了一会儿,就把那点儿又突如其来的情绪压下去“时亦。”

    时亦抬头看着他。

    林间看了他一会儿,没忍住乐了“就这么叫的时候不答应啊”

    时亦抿了下嘴角“什么事。”

    林间咳嗽了两声,都没压得住笑“小书呆子。”

    时亦“嗯。”

    林间“小丧尸,小僵尸,小叮当猫。”

    时亦“”

    林间没把最后一个叫出来,慢慢呼出口气,抬手揉了两下他的头发,换了个他同桌能听得懂的语气“时亦。”

    时亦蹙了下眉。

    同桌对他的情绪很敏感,林间没放任自己在心事里待太久,回过神正要说话,肩膀忽然被他同桌的气息整个裹住。

    林间张了张嘴,嗓子忽然有点儿哑,咳嗽一声“时亦”

    小书呆子低下头,靠在他颈间“嗯。”

    “没事儿,不答应也行。”

    林间胸口没章法地疼了疼,圈着他同桌往自己这边挪了挪“这是你新学会的安慰方式吗”

    时亦在他颈间点头“嗯。”

    “不跟别人用吧”林间忽然警惕。

    时亦笑了,没应声,摇了两下头。

    林间忽然觉得眼睛有点儿烫。

    挺奇怪的。

    明明都翻来覆去计划了一宿,亲一口过把瘾就跑,蹲随便哪个房顶上隐蔽着,等他同桌缓过来再回来哄。

    然后在那一秒,就什么都忘了。

    只剩下一直以来挣不脱的,能把他纠缠窒息的无力感,跟胸口已经压不住的情绪纠缠在一块儿。里头的左冲右突毫无章法地往外撞,勒在外头死死束缚着的那张网上。

    撞得生疼。

    时亦不清楚他出了什么事,但还是本能地察觉到他同桌现在的状态跟平时不大一样,收紧手臂抱住他,侧头贴了贴他的脸颊。

    “小书呆子。”林间嗓子哑得不行,低声叫他,“时亦。”

    时亦点点头“嗯。”

    林间没再出声。

    肩上一沉,衣物稍微洇开点儿潮意,有点烫。

    时亦抱着他,一下一下胡噜着他的背“间哥。”

    林间自暴自弃地埋在小书呆子的帽衫里不出来“现在没有间哥,间哥还在天上飞呢。”

    时亦没太明白他同桌为什么要上天,没再出声,调整了两下姿势,下颌也搭在他肩膀上。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才感觉到伏在他肩头的林间动了动,单手撑了下膝盖,轻呼口气从他肩头支起来。

    没等他抬头,两边的耳朵已经都被林间抬手覆住。

    时亦眨了眨眼睛,在林间腿上画了个问号。

    酥酥麻麻痒痒的问号转了个圈,林间扯了扯嘴角,拿下颌蹭了蹭他同桌的头发。

    小书呆子对这个安抚的动作很熟悉,没再动,也没再给他画问号。

    黑净的眼睛眨了两下,落在他可能是有点红的眼角,眉毛轻轻蹙了蹙。

    “没事儿。”林间说了一句才想起来他被自己捂着耳朵,微哑地笑了一声,轻叹口气,“时亦。”

    时亦眨了眨眼睛,目光落在他身上。

    林间深吸口气,压着想再亲他同桌一口的冲动,抵上他的额头“小书呆子。”

    他牢牢捂着时亦的耳朵,半晌才扯了下嘴角,轻叹了口气。

    “我什么时候才能喜欢你啊。”

    中秋的火锅店简直就是决战华山之巅。

    他们这一片都有中秋团圆饭的习惯,这次赶到十一假连放,连上班的都回来探亲,偏偏还都不愿意回家做饭。

    工作量激增到林间都没工夫再考虑他什么时候才能开始喜欢他同桌的事儿。

    “间哥,你可怜可怜我们。”

    吴涛他们几个被林间一脚一个踹回了家,吃过团圆饭就又死皮赖脸跑回来,非要在火锅店帮忙“今天出分,给家长发短信,学校难道不是想要我们死吗”

    “学校应该是好心,觉得至少团圆佳节,家长们不好意思下死手揍。”

    梁见挺理智,抱着个西瓜咔咔咔切块“知足吧,我堂哥他们考研成绩还是大年三十出呢。”

    “凶残。”猴子刚抱着一摞欠洗的盘子回来,一屁股坐在边上咔咔咔吃他刚切的西瓜,“学霸的世界,幸亏我不考研。”

    林间从外头进来,正好看见举着块西瓜皮追杀猴子的梁见“出什么事了”

    “夺瓜之仇。”李磊给他解释了一句,“间哥,你跟家属今天白天是私奔了吗”

    “”林间转回来“你们都传成这样了”

    “这算是传得最理智的了吧。”李磊想了想,掰着手给他数,“你把他抢走按在墙上亲了,你把他扑倒在不为人知的小角落了,你把他抢回火锅店当压锅夫人了”

    “为什么是压锅不是压店”林间揉揉额头,“算了。”

    他放下手里的一摞菜单,走到水池边上,把盘子一个一个塞进带消毒的洗碗机里“没事儿别瞎传。”

    “放心,就热闹两天,他们现在还嗑老万跟老董呢。”

    李磊走过去给他帮忙“间哥,所以你跟家属”

    “没事儿。”林间说,“我跟家属很好,非常好,特别好。”

    李磊被他结结实实堵回去,张了张嘴“哦。”

    林间看起来显然对他这个回应挺不满意,蹙眉扫过来一眼。

    “哦”李磊换了个反应,“所以间哥,你不打算跟他说明白吗”

    林间攥着盘子顿了顿,接着往洗碗机里放“说明白什么”

    “你”李磊气结,压低声音,“我们又不瞎”

    “我们就算瞎了也是晃瞎的。”

    吴涛切着哈密瓜,给梁见跟猴子让了个走位,举刀补充“又撑又瞎,超满足。”

    林间被这帮格外没谱的人气乐了“少瞎说,叫人听见了还以为我们家哈密瓜有问题。”

    吴涛咧嘴一乐,自己吃了两块。

    “间哥,你顾虑的我们其实也差不多都知道。”

    李磊在他身边帮忙,坚持不懈“可你一个人背着这么多,都累成这样了,就没想过找个人帮忙吗”

    “一个人累,所以我就找了我同桌帮忙。”

    林间点点头“我喜欢他,想跟他谈恋爱,就是因为我想让他帮我一块儿扛,想把他拖进这个泥潭里头,跟着我一块儿爬三步掉两步。”

    “不是”李磊有点儿着急,“你怎么能这么想”

    林间很平静“那我应该怎么想”

    李磊忽然语塞。

    林间的事他们是看在眼睛里的,还有他那个人渣生父有多浑,多不是东西,多破裤子缠腿似的甩不脱。

    他们这些人都知道,但也都没法真的体会到那种真被拖住的无力跟窒息感。

    离婚没有用,离开那座城市也没有用。

    哪怕这一次打服了,下得手多狠,放多狠的话,只要下次没钱了,又欠债了,那个人渣依然会从沼泽里伸出手,拖着林间也拖着静姨,死死拖着。

    再多了一个,除了被拖住的人数加一,也不会有任何变化。

    “可你没想过。”李磊张了张嘴,“万一家属愿意跟你一块儿扛呢”

    “不是他愿不愿意的事。”林间把最后一个盘子放进洗碗机,洗了洗手。

    李磊没法反驳,被他说得沉默下来,半晌低声骂了一句“操。”

    “不准在火锅店骂人。”林间踹了他一脚,“出去帮忙,我同桌算账算得快飞了。”

    “我根本跟不上你同桌那个脑子。”李磊说,“你知道吗三十七盘菜他从上扫到下就告诉我多少钱了,我他妈钱盒还没打开呢。”

    林间笑了笑。

    “你就愿意听你同桌好话。”

    李磊算是看透了,认命叹了口气“行,没办法就没办法,算了吧。”

    “谁说算了。”林间说,“我就不能再使点儿劲吗”

    李磊才往外迈出几步,忽然又转回来“你什么”

    “再使点儿劲。”林间字正腔圆,“我普通话这么不标准了。”

    “不是,你还”

    李磊被他气得不行“你看看你现在累成什么样了连轴转也不是这么个转法,好几个新闻都是年纪轻轻因为太累猝死了”

    “不至于,我现在过得挺舒服的。”林间说,“我想再试试,人总得有点儿追求吧”

    “间哥”李磊后悔得不行,压低声音,“就当我们没说行吗你跟他就这么也挺好的,就先这样,等将来”

    “等不了。”林间说。

    李磊蹙紧眉“不至于吧我看他也没说什么啊,不就是个捅破窗户纸的告白,又不是非得要,你们俩现在也挺好啊。”

    “不是我同桌。”林间说,“我。”

    李磊眉头可能拧成了个九宫八卦阵。

    “我说我等不了了。”

    林间笑了笑,冲干净手上的肥皂沫,扯过毛巾擦干“我想告白,想捅窗户,想好好亲他。”

    李磊“”

    “等这次比赛打完,我手里应该就有点儿钱了。”

    林间已经有了计划“还有几场邀请赛,拼一拼打下来,奖金跟邀请赛的红包应该能凑个整,给林女士在她男朋友他们大学里盘个店。”

    “我靠。”李磊重点一瞬间被扯走,“和那个大学老师都进度到这个地步了吗”

    “现在还没有,不过等旅游回来差不多就有了。”

    林间挺冷静“不然为什么这种决战中秋之巅的日子,只有我坐镇火锅店”

    “不是”李磊问,“所以你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静姨从火锅店劝出去旅两次游的”

    “上次算什么旅游,就是去他们大学待了几天。”

    林间跟林女士斗争久了,经验丰富“我抱着我小时候的相册站在桌子上,告诉我妈不去我就撕票了。”

    李磊“”

    “所以我准备给她盘个店。”

    林间挺自然地把话题拉回来,接着往下说“不知道大学什么样,不过我觉得至少应该治安不错,乱七八糟的人也进不去。”

    李磊眼睛一亮“对啊这么一来不就行了吗”

    “试试吧。”林间转回备用菜墩,把切好的毛肚递给传菜员,“试试看,不行再说。”

    “我觉得行”李磊说,“间哥,你也积极一点儿,人生不就得有希望”

    “希望就算了。”林间笑了笑,“我不想再失望了。”

    李磊觉得自己今天可能不适合说话。

    “你什么表情”林间看了他一眼,“我还没计划完呢。”

    “还计划什么”李磊立刻站直,“你说,我听。”

    “盘了店以后要是还剩下点儿钱,就给我同桌租个房子,让他从宿舍搬出来住。”

    林间说“不想回家就不用回,开开心心到高三。”

    李磊不知道剧情,有点没跟上趟“为什么不想回家啊”

    “那是我们俩的事儿了。”林间说,“重点是我要给我同桌租个房子。”

    “哦。”李磊刚答应了一声,迎上他的视线,忽然反应过来,“哦哦”

    “租个房子,让他想干什么干什么,想在哪儿复习在哪儿复习。”

    林间把几根玉米砰砰切好,顺手装盘“最好两个房间,隔音好点儿,我直播他学习,直播完我就去找他补课。”

    “”李磊蹑手蹑脚往外走,被他扫了一眼,僵在门口“我去给家属帮忙收银。”

    “我同桌单手找钱都比你快。”林间说,“别出去给人添乱。”

    李磊“”

    “找他补课。”林间记得还挺清楚,“学累了一块儿睡,早上吃完早点一块儿上学。”

    李磊麻木抬手鼓掌。

    “等这个时候,我差不多就能喜欢他了。”

    林间说完这句话,自己安静了一会儿,笑了一声“然后就告白,就捅窗户。”

    “捅窗户纸都不行吗”李磊忍不住,“差一个字感觉意思都变了。”

    “捅窗户多有气势。”

    林间咚咚几下把带鱼剁成段,铺着生菜摆了个盘“然后老子必须好好亲他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  李磊哦。:

    梁拉姆达同学发来贺电并欣喜若狂地炸成了烟花。

    有加更,爱大家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