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不准影响我学习! > 71、第七十一章
    中秋的决战直到半夜才稍微消停得差不多。

    还有几桌兴致高的, 在店里边吃边聊,差不多也有了要回家的意思。

    林间在后头收拾得差不多,把赖在火锅店里苟延残喘的梁见几个一人一脚踹出来干活, 擦擦手回了店面。

    小书呆子今晚一直守着收银台,这会儿还在低头收账。

    林间特意把脚步放到最轻,慢慢绕过去。

    刚靠近半米, 时亦已经抱着账本转过来“收工了吗?”

    “差不多了。”

    林间让他吓了一跳,几步过去“耳朵这么灵?”

    时亦摇摇头,把账本递给他“生意很好。”

    “那是。”林间笑了笑, “我们家火锅店超争气。”

    时亦也跟着抿了下嘴角, 点了点头。

    生意确实不错, 今天一晚上差不多就卖出来了平时一周的营业额。

    林间给争气的火锅店拖了个地, 看时亦还想帮忙, 顺手把人拉着一块儿回了里屋“歇一会儿。”

    “不累。”时亦说,“外面——”

    林间跟他一块儿坐下“外面有他们几个,都为成绩忧愁呢, 给他们找点儿事干。”

    时亦微怔“出成绩了吗?”

    “收钱收得这么专心?”林间笑笑,拿了块月饼在他同桌嘴边碰了碰, “排名说是过两天出, 班群都炸了, 哀鸿遍野。”

    月饼是手作的,豆沙馅儿。

    林女士亲手做的,听说小朋友有可能在他们家过节,高兴得弄了一宿, 临走给他们留了好几盒。

    放不住,还得尽快吃。

    林间看着他张嘴叼住,往外指了指“这几个人都不敢回家,准备在外面打一宿扑克,今晚让他们守着就行。”

    小丧尸咬着月饼,挺努力地发出了几个音。

    “不着急,吃完再说。”

    林间没忍住乐了,帮他同桌把剩下大半块掰下来,塞进自己嘴里“行了,说吧。”

    时亦把月饼咽下去“家里不找吗?”

    “在我这儿就不找,这一片挺认我们家的。”

    林间嚼着月饼,又给他同桌塞了罐牛奶“他们有想下来玩儿的,说是来我们家写作业,家长一般都不管。”

    小书呆子听的挺认真,点点头,抬头看了看他。

    林间扬扬眉。

    时亦抿了下嘴角,又看了看他。

    林间了然,转身拿了罐牛奶,跟他同桌干了个杯。

    时亦“……”

    “不闹了不闹了。”

    林间笑得有点儿咳嗽,按着扑棱一下站起来要走的小丧尸,把人圈回来“我还行,比之前提了五十来分。”

    时亦目光亮了亮“真的?”

    “真的,我妈高兴得给我发了五百红包。”

    林间迎上他的眼睛,笑了笑,伸手轻碰两下“没考好,攒着呢,等我厚积薄发。”

    小书呆子看起来就喜欢听这个,嘴角压都压不住,格外认真地点了两下头。

    时亦的成绩是林间一道题一道题对出来的,除了语文作文没有准确分数,根本用不着关心答题卡考了多少分。

    林间拽着小书呆子随便说了会儿话,抓紧时间蹲在床边检查了一遍他的伤口,换了新的纱布跟药,认认真真把纱布打了个非常优秀的结。

    林间端详了一会儿自己打的结,挺满意,抓过支笔在边上判了个对号“完美。”

    “……”时亦抿了下嘴角,看着他在纱布上即兴创作“林间。”

    “嗯。”林间抬头,顺手把月饼盒子扯过来,“还吃哪个,自己挑。”

    时亦本来不是想要吃的,看了一眼,还是没忍住挑了一块“比赛要几天?”

    “头尾都算上,三四天吧。”林间说,“争取四号晚上回来,怎么了?”

    “我想回家一趟。”时亦说。

    林间扬扬眉,抬头仔细看了看他同桌。

    时亦被他看得有点不自然“怎么了?”

    “我同桌刚才这个语气。”林间说,“特别像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回家不复还。”

    时亦“……”

    林间纠正“一回家兮。”

    时亦没绷住,笑了笑“还。”

    “还就行。”林间索性直接就地坐下去,在身边拍了两下,“来。”

    “我也……大概三四天。”时亦跟他一块儿坐在地上,“回去复查一下,解决点事情。”

    林间没立刻出声,拢着他的手,捏了两下。

    “店里有人吗?”

    时亦不太习惯他沉默,捏了捏月饼,莫名有点紧张“我尽快回来——”

    “哪有这么雇佣童工还连带压榨的。”

    林间失笑“没事儿,本来十一也打算关门的,咱们这儿又不是旅游城市,黄金周门口撒把米都能抓麻雀。”

    时亦跟着笑了笑,落下视线,没再说话。

    “刚走神了。”林间挪过去,揉揉他同桌的脑袋,“忽然有点儿后悔。”

    时亦怔了怔,抬头看他。

    “早知道不报这次的比赛了。”林间单手揽过他,圈着颈后揉了揉,“干什么不能挣钱,怎么就不能这会儿好好陪着我同桌呢。”

    小书呆子在他胸口怔了一会儿,放松下来,靠在他颈间。

    林间几乎能猜得到他同桌要回家干什么,呼了口气,叫人更往自己身上靠了靠,让他尽可能舒服地多歇一会儿。

    ……

    道理都懂。

    不破不立,不战胜那个核心的症结,问题就永远解决不了,再多的表面好转都没有用。

    像是在稻草上搭积木。

    只要那个症结再一次出现,一切好转一切进步,一切搭出来的东西都会轰然坍塌,全部归零。

    所以他才一直坚持着不让林女士再见到那个人渣,一直把那个人渣牢牢封死在了火锅店的范围之外。

    林间深吸口气,慢慢呼出来。

    道理都懂,但还是心疼。

    至少本来他是能陪着他同桌一块儿的。

    他几乎有点想查查能不能换几天赛程,刚摸到手机,时亦忽然在他颈间碰了碰“这次的钱多。”

    “……”林间张着嘴“啊?”

    “给的钱多。”时亦认真给他算,“这次参加合适。”

    林间“……”

    小书呆子说得非常正确,他居然一点都没法反驳“对,我同桌说得对。”

    时亦牵牵嘴角,拉过他的右手腕,还想再问,林间已经及时向他同桌汇报“手腕是电竞普遍问题,这次有专业的复健师,还有专业队医,正好检查一下手腕,看看有没有什么系统的治疗手段。”

    时亦仔细听着他说,目光一点点亮起来“一定要去。”

    “嗯。”林间闭了下眼睛,深吸口气笑笑,“回来争取给我同桌个惊喜。”

    时亦看着他,嘴角抬起来,点了点头。

    正好早约了第二天要回去看老师,时亦计划直接顺路回家,解决完就尽快回来。

    林间索性直接收拾好行李,一块儿跟着上了车。

    “从你们家上车,改个签就行,不折腾一趟了。”

    大巴车有点儿闷,林间摸出那个小电风扇,对着他打开开关“你们家这边旅店熟不熟,有没有随便哪个能收留我一宿的?”

    时亦点头“想住什么样的?”

    “……”林间震撼于他同桌这个语气“选择这么丰富吗?”

    “车站边上有两家。”时亦给他介绍,“一家在门口,只有床,一家不太好找,里面条件好一些。市里有四家,两家临街,有一家楼层很高,可以看夜景。”

    林间本来还拿着小风扇对他嗞水,听着听着,眉峰已经不自觉蹙起来。

    时亦挡了两下,看他没嗞第三回“怎么了?”

    “心疼。”林间把风扇戳到他面前,“嗞不动了。”

    时亦怔了一会儿,没再往下说,试着把他的手拉过来,捏了两下。

    “我同桌试图学我哄他的方法。”

    林间靠在椅子里“但这看起来并没有用,他同桌现在超不想去比赛,超想陪他回家,陪他过假期。”

    时亦被他这个乱七八糟的表述逗得笑了笑,握住他的手“脱一下衣服。”

    “我同桌还想扒我衣服。”

    林间下意识重复了一遍,忽然回神“我同桌还想扒我衣服?!”

    车上人坐得挺满,他的声音压得很轻,但整个人还是忽然精神了百分之九十。

    时亦吓了一跳,比划了一下“外衣。”

    “……哦。”林间不知道是该松口气还是该超失落,脱下外套递过去,“有用吗?”

    时亦点点头,把外套蒙在他脑袋上。

    林间“……”

    他同桌可能是想趁机跳车。

    要么就是变魔术。

    他是道具,一扯开外套就没了那种。

    就没见过往头上罩衣服安慰人的,他脑海里的乱七八糟想象排着队过马路,忽然又冒出来急着找同桌的时候林女士的话。

    林女士好像是说他同桌特别能打。

    也不知道特别能打是个什么级别,毕竟从林女士那儿,上到他单手抡人渣,下到他们家门口的野猫旋风螺旋大转盘挠他,都叫特别能打。

    他没逗得太过分,小书呆子应该不会拿衣服蒙着他,动手打他一顿。

    他们本来坐得就靠后,后视镜都照不着,一车的人都昏昏欲睡,打他一顿倒是也应该没人会注意。

    林间没放任思绪继续脱缰飞驰,深吸口气,慢慢呼出来。

    小书呆子哪儿都好。

    特别好。

    要是真特别能打就更好了。

    这个念头才在脑海里停了一瞬,他同桌忽然也跟着钻了进来。

    林间吓了一跳“小书——”

    “眼睛。”时亦说,“闭一下。”

    林间怔了怔,下意识跟着闭上眼睛。

    ……

    隔了几秒,他鼻梁上架着的眼镜被轻轻往上挪开。

    什么都敢学的小书呆子至少还知道拿校服外套挡一下。

    林间觉得自己的心跳说不定都能给这辆车供电,胸口稍微有点儿缺氧,还是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小丧尸冰冰凉凉的,在他闭着的眼睛前头停了一会儿,一点点、格外谨慎地凑上来。

    “分工。”时亦没伤的胳膊撑着外套,声音跟他心跳混在一块儿,“店你盘,房子我来租。”

    林间脑袋轰的一声,整个人都懵了几秒钟“……什么?”

    “你做隔音。”时亦说。

    林间“……”

    要不是还在车上,他说不定已经发热爆炸螺旋升天,顺便呈分散状态散落在方圆三百米的圆形范围上了。

    ……

    为了严守秘密,甚至还特意没让李磊看见小书呆子。

    还他做隔音。

    火锅店的隔音都让他做废了。

    以前睡里屋防火防盗防人渣的时候,居然还特么觉得这是个优点。

    林间不知道自己这会儿在想什么,脑子里彻底乱成一团,下意识摒了摒呼吸,本能地抬手找人。

    他同桌就在他身边,一抬手就碰着了。

    林间张张嘴,咽了咽唾沫,深吸口气“小书呆子,我——”

    时亦没让他继续说,抬手捂住了他的嘴。

    林间挺顽强,艰难挪了挪嘴唇“你——”

    时亦轻轻叹了口气。

    他同桌哪儿都好。

    都特别好,好得不行。

    就是要能不能这么啰嗦,再能打一点儿就更好了。

    时亦努力捂住了他的嘴,继续说下去“窗户我捅。”

    “呜呜嗯。”林间,“啊呜呜噫。”

    “剩下的。”

    时亦说“该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  间哥三连炸。

    这世界已没有毛线团。

    我们11抖抖耳朵,抱着尾巴叹了口气,在小本本上记。

    我同桌超啰嗦。

    还不亲我。

    爱大家!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